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所谓的流言蜚语

  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是当朝大臣家的公子小姐,她们自然在皇后寿宴那天看到过夜落烟。

有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走到夜落烟的面前,嘲笑道:“呦,落烟表姐又来找钰王,你真的那么饥不择食么?”

表姐,夜落烟一愣,不明白她是谁。

“我是恭亲王府的郡主,我叫夜雪妍,表姐一直在天马寺,没见过我也在情理之中。”

夜落烟对于这个人她曾来没有映像,也没打算搭理。

夜雪妍也不是省油的灯,继续说道:“皇表姐还真是自降身份,一个长公主竟然眼巴巴的在一个男人家门口,真是丢脸。”

夜落烟冷笑,“本宫丢脸也没有丢郡主的脸,郡主是不是多管闲事了,还有,郡主请注意尊卑。”浑身上下的冷意让人生寒。

夜雪妍再也再也不敢多嘴,低头离开。

她骄横惯了,以为刚回宫的夜落烟好欺负,自然想来侮辱一番,所以完全忘了尊卑,她就算骄横,也不会不知天高地厚,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她只是一个不受宠的长公主,可品级依旧比她大。

“哇,这就是长乐长公主。”

“还真是长得漂亮!”

“就是,就是,”

人群中立刻炸开了锅,更多的人来看夜落烟,她就那么婷婷立玉的站着,对那些人的话不闻不问,犹如一座雕像。

王府内,“她还在么?”

“是,王爷,你见还是不见?”

“不见。”

王府外,人开始慢慢散去,不过还是有人会停下来看一眼。

“你说长公主是不是以前被钰王哪个了,所以长公主才来找他算账。”人群中一个尖脑猴腮的笑着说。

“嗯,我看也是,而且钰王还把这件事给忘了了,所以,长公主才一直在这里等。”旁边的人也跟着说。看着那沉寂的大门,夜落烟心底涌起难以言喻的悲怆,不知是在怜悯钰王府的孤寂,还是在悲凉自己即使身处人群也会感到的孤独。

她拼命告诉自己,那些人那些事其实都伤害不了她,再多的痛再多的苦都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能值得她悲凉的?可是,她又清楚地知道,其实自己有多在乎,有多么想冲上前对那些人说,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你们凭什么?

人是哭着来世的,所以就注定了人生的苦痛。以前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道理,当她必须要一个人咬紧牙关往前走的时候才终于明白,其实人活着,真累。

所谓的流言蜚语越传越远,话也越来越难听。

夜落烟浅笑,人总是容易瞎想,他们又有谁知道爱情太美,美的惊艳了灰色的心,不经意间的举动,就轻易掳获了一颗自由行走于尘世的心,眷恋也开始变得执着,为的只是一次回眸,一个微笑。缘分,总会带来太多惊喜,也带来太多无法言语的失落,在你我无法触摸的心田里。

所以,她当初因为他一句诗就向她举手投降。

那年,她还在上高一,学校组织春游,在山顶,她想来双臂,吸收大自然的空气。

突然有一人在她腰上系了一件衣服,她扭头一看,是木槿。

他如无其事理了理腰间的衣服,“别生气了,你自己来月经了也不注意,还弄脏衣服。”

她恍然明目,今天算起来是她月经期,而她却忘记了,所以才弄脏了她的牛仔裤。

“我忘记了,谢谢你。”她低头。

“不用,你也注意点,别吹风了,免的受凉。”他温柔的笑着,普通春日初起的阳光,温暖和煦。

“那老师,明天我把衣服洗了就还给你。”

他点头,然后两人一起随着队伍继续爬山,一路上,他们聊了很多,从书中的知识聊到未来理想。

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就像多年的夫妻。

第二天,她洗衣服时,从衣服里掉出一张照片,正好后背掉在地上,上面有一句诗,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

老,恨生不同时,日日与君好。

她一直熟读古诗词,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不曾想到木槿居然喜欢她,她更不曾想到他会把她的月经来的时间记得那么清楚,甚至,每月来月经的时候,他都会给她准备一杯红糖水。

就那样,她举手投降了。

还衣服的时候,把照片放在他衣服里,顺便塞了一封情书。

而第二天,她的作业本里,夹了一张纸条,约她中午放学在天台见面。

放学后,她去了天台,上面有了一用砖块堆积的桌子,上面还有两份快餐。而他就站在不远处望着操场的风景。

听到脚步声,他转身,干净的脸暇在阳光下透着和田玉的光芒,刀刻的脸型在空中划下一个优美的弧度。

“你可曾想好了,我比你大十三岁。”木槿不敢相信的问。毕竟他已经而是二十多岁了,他玩不起。

“嗯,我想好了,你若不离,我亦不弃。”

“就像我们之间的年龄一样,相差十三年零十四天,代表一生一世。”

“你知道你还问我?”夜落烟似乎是不高兴的撅起嘴。

“可是,我觉得不够,我想要生生世世。”

“讨厌,”夜落烟幸福一笑。

木槿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好了,快来吃饭吧,等一下就冷了,不好吃了。”

“好。”

已是半夜,夏瑶坐在树下熟睡,夜落烟依旧站在门口等着。

秋天的夜寒冷而漫长,夏瑶拉了拉衣服,夜落烟走过去,解下自己的披风,给夏瑶盖上,又继续站着,一身淡然。

木槿,不管你见或者不见我都在这里等你。

木槿,你的腿疼么?

木槿,我们还可以在一起么?

然而,那么多话她终究还是无法亲口对她说。

不知过了多久天开始泛起亮光。不少上朝的大臣从她背后走过,都打开轿帘嗤笑得看着她。

“灾星,丢人现眼。”

“不要脸,”

“哎,可惜了一个那么好看的公主。”

那些话,多多少少有些飘进夜落烟的耳中,而她依旧不在乎,只是痴痴的看着钰王府的大门,别人说什么她从来不在乎,她只想随心而活。

第九章所谓的流言蜚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