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遇刺

  嗖,空气中突然传来一声利箭划过的声音。

“啊,”有个侍卫中箭倒地身亡,一箭穿心,由此可见来人狠毒。

“有刺客!”侍卫喊了起来。

围观的百姓看到有死人。跑的跑,叫的叫,一时间整条大街因为这场婚礼乱做一团。

“嗖,嗖,”越来越多的箭射来,无论是百姓还是送亲的队伍一个都没有放过。

宽阔繁华的大街,瞬间就变成了地狱,死的死,伤的伤,哀鸿遍野。

可是尽管如此,皇城的禁卫军和京畿的守备队依然没有到来维持秩序。

大雪纷飞,寒风凛冽。

白雪皑皑的宇都,红绸飞扬,血流成河,先。鲜血融入入雪中,红雪成画。

马车里,夏瑶蜷缩在角落里早就吓得瑟瑟发抖,而夜落烟透过窗幔看着窗外的一切。

这里唯一武功高强的寂蓝一直挥舞着手中的剑,阻挡了不少向马车射来的箭栉,但他双手难敌四手,有些箭还是射在了马车上,有的则是穿过马车,射进车厢里。

“啊……”看到有箭射进马车,夏瑶吓得惊叫一声,把身子缩在角落里,可是看到夜落烟还坐着不动,很担心她会被箭射中,于是大胆的冲过去,将她护在怀里。

“嗯,”夏瑶一声闷哼,在护住夜落烟的那一刻,一只箭羽直直的插在她的背上。

夜落烟眼角渐渐湿润,她不是不躲,而是不想躲,那一刻,她真想死在这场刺杀中。

她不能为他穿上嫁衣,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夏瑶把她护在怀里的那一刻,她忽然觉得她活着还有意义,为了保护她的人,她应该活着。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有一种爱,如明月星辉。若她为明月,他为星辉,明月在,星辉隐。爱之忧伤,是月不见星,星错过月……

就如同他们之间的爱情,看不到光明。

一阵箭雨过后,马车已经千疮百孔,夜落烟毫发无损,夏瑶却中了一箭,武功高强的寂蓝手臂也被刮破,鲜血打湿了他黑色的锦袍。

此时,在这条大街上,还能呼吸的也就他们三个了。

四周突然静了下来,冷冽的空气中带着浓烈的血腥味,雪白的地上犹如被泼了红色的墨水,到处的鲜红,刺目惊心。

突然,从周边的楼房中飞出十几个黑衣人,提剑齐齐朝寂蓝刺了过去。那速度,极快,不过眨眼功夫,数柄剑形成一张精心织就的死亡之网,罩上他周身。

寂蓝使出全部功夫,也只是勉强与他们打成平手,就在这时候,又出现一一个黑衣人,眼神凶狠,动作迅猛决然,却无声无息。

砰——夜落烟还没有反应过来,马车被人劈开。

剑气带着寒风把她的脸刮的生疼。

黑衣人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回击她一剑,她的身子没有来得及躲闪,一剑刺透她的琵琶骨。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之气,刺鼻。湿热粘腻的液体,溅上她的身。

来到这世界第三个年头,这还是第一次如此直面残酷血腥的搏杀,见证上一刻还喘着气的活人,下一刻瞪着眼,面目狰狞地倒在她的脚下,停止呼她只觉全身发冷,死过一次的人,似乎对死亡格外的敏感。

而只是她浅浅的蹙眉,眼中快速闪过各种不同的复杂神色,唯独没有恐惧,而且很快便回复了镇定,只脸色微微发白。

黑衣人见状,有些意外。“公主!”寂蓝的身子一闪到夜落烟面前,身旁的黑衣人趁机一剑刺穿他的胸膛,寂蓝嘴角流出一道血痕,咬牙怒道:“卑鄙!”

那人没有说话,一把抓起夜落烟,脚尖一点马车边缘,飞身离去。

“公主”寂蓝大惊,刚要上前去追,一阵狂风席卷一下子将那寂蓝席卷到一边,那一掌落空,寂蓝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站起身,可四周除了尸体,哪里还有黑衣人和夜落烟的下落。

“公主,”寂蓝第一次感到绝望,他终究还是没有保护好她。

直到这时,京畿府伊和守备军和才赶来。

看到死了这么多人,京畿府伊慕容修看了看寂蓝,还好有一个人还在,这样,他可以把所有得罪责都推在他的身上。他摆着官威说道:“你是唯一的目击者,麻烦你和本官去一趟府伊大堂问话。”

“吾乃长乐公主的侍卫,公主被人劫持了,大人还是去找公主吧!”寂蓝的口吻还算客气,只是脸上却是疏冷至极,即便是面对慕容修也不卑不亢,丝毫没有顾及他这个身为京都父母官的颜面。

“放肆!你知不知道你在同谁说话?”慕容修最容不得别人命令他尤其是一个奴才,心中相当不快,“来人,给本官带走。”

寂蓝淡漠的看了一眼慕容修,冷哼了一声,似是轻蔑,又似是嘲讽,伸手探入怀中,摸出一块玉物来,高高举起,挡在了慕容修的面前。

慕容修一怔,竟不想这个人居然敢看不起他,正欲张口大骂,然而却一眼望见他高举在手中的金镶玉牌,定睛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只见寂蓝手中的,是一件上等金镶边,内以和田玉制的令牌!牌面上镌刻着腾达龙纹,与两行深刻的字,他见此,一眼认出,不禁心跳一漏。

这……这竟是先帝御赐的金牌令箭!

在夜宇国,金牌令箭意味着皇权,有了它可以免除死刑,除了夜傲天,他可以无视任何人。

金牌令箭象征着至尊皇权,因此,慕容修怔愣了好半晌,咬了咬牙,显然是不甘至极。遵照皇礼,无论持此令牌者是谁,见此令牌,便要跪见的!然而要他堂堂京畿府伊大人,跪一个奴才,这传出去岂不是叫人笑掉大牙!?

寂蓝见他面色铁青的僵立在那,冷冷一笑,森寒的目光一扫而过,望向同样愣在了原地的后面等人众,声音沉冷如冰窖而出一般:“见此令牌如面圣!大人,难不成您要违抗先帝懿旨?”

慕容修一听,大怒失色!气得额头直冒青筋,双拳骤然攥紧,连着深呼吸两口冷气,这才死死地闭上了双眼,笔直地跪了下去。见他跪下,身后的侍卫也都跪下。半晌不敢抬起头来!

“微、微臣……见过先皇!”

他颤抖着高呼出声,双眼却血色密布!

然而当慕容诚双膝跪地的那一瞬,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这一刻在他心中甚至是杀了寂蓝的心都有了,想他慕容修在朝野挥手翻云覆雨,管理着夜宇国都,把弄皇权,辉煌了半世,有多少人巴结他,尊他敬重他,然而跪一个奴才这等的羞愤耻辱,却是从未过的!

“府伊大人,吾以先帝遗授金牌令箭命令你,以先帝之名义,尽快找出长乐长公主,违者当诛!”

寂蓝冷漠的声音响起,字字如刀刃,割据在他心间,如刀锋凌厉,却叫他怒不可遏!然而即便他此时将寂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恨之入骨,却也说不得什么!

慕容修强作镇定地磕下一头,随即抬起眼眸,沉声道:“……臣,接旨!”

“退下吧!”寂蓝说罢,便转身抱着夏瑶离开。

冷风一阵阵扫过,拂起地上的落雪,纷飞飘舞,慕容修却至始至终的维持跪地的姿势,半晌没有反应,此时此刻,心中早已屈辱滔天!

第十四章 遇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