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这是在帮我吗?

  “何意?”威严的声音重复着这两个字,眉毛一挑哈哈大笑,可是他的笑却让人感到发毛,冷眼看着他:“你曼昆国居然敢拿这等朽木来糊弄朕,既然是无法弹奏的琴,又怎么能称为神物?既然是连造琴之人都无法弹奏一曲,那何人能弹?尔等可是在戏弄朕?啊?”这一连串的发问使乌冬尔应接不暇,而我现在看着他这个发狂样,终于印证了他如传说那帮残暴多变而又无情,大家惶恐的跪下,嘴里大喊“皇上息怒”

可是他这样的情绪波动也太不对了吧,我嫌弃的想着,这时锦熙压低嗓音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着:“别怕,皇兄在帮你”听他这样一说我的嘴角抽动着,恍然大悟,这死变态演这么一出,原来是。。。原来是。。。是为了帮我吧?因为听见没人能够弹奏完整的一曲,所以怕我为难?心间对他的好感油然而生,还是有那么一丝人性的呀,

可我转念一想,诶,不对呀,我和他萍水相逢,再说了他没有什么理由要帮我呀?有了!我突然想到,是怕我丢了云锦国的面子吧?我现在挂着的可还是云锦国天女的头衔可不能出丑呀,这么一想思维顿开,而这一切也就说的通了,对他还是不能想的太天真呀,

见乌冬尔不再回话,一脸冷汗直流,本想当一个看戏的,可是当他朱唇轻吐说出“拖出去,杖毙”时,朝堂静寂,而我被再次震撼到了,那一丝好感破灭,果然是变态,没事就喜欢弄死人,看着那个使者

我顿觉于心不忍,再加上我想着就因为一把吉他和这个变态的无知而让他被处死的话很划不来,准确的来说是很无辜,一想到这里,我揉了揉我的太阳穴,看来我还得出一次名了

于是我在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时起身高声说道:“启禀皇上,此琴,我略通一二,不知可否容我一试?是否是朽木,等皇上听后可再做定夺”见我这样一说,他面色缓和但颇为惊讶:“哦?天女会弹奏此物?刚才朕可是听说此物连造他之人都未曾弹成曲过啊?”挑衅的挑眉,那意思分明是在说,我在帮你,你怎么还死活往火坑里面跳啊,但我实话实说:“禀皇上在我的家乡此物实属平常之物,略通音律之人都会弹奏”我这一番作答,在我看来没什么不妥,但在大家心里更是把我当做了天女,此物在我等凡夫俗子中已觉惊奇,而在天女的家乡却是如此稀疏平常,一想到这里,大家有默契的肃然起敬,而看我有把握,锦以陌便松了口“既然天女都这样说了,那朕就来听听,看看这琴音是不是天外之音”此时的锦以陌,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是因为不忍乌冬尔被罚,而强出的头,但是也不能否定他的确好奇,这个女人会怎么弹奏。

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跪在地上的乌冬尔投来的疑惑眼光,我吐槽着自己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看我,我就是作死行了吧,你前面还想让我出糗,而我还帮你,对,没错,姐姐就是这个死心眼的人,见不得人在我面前死,只要不在我面前死,死哪里都成,所以今天就随带救救你吧,而我表面上我对他微微一笑,也不多言,我踱步走向那个乐器,在我手中拨弄着找着音阶,

趁着调整音阶的时候,我想着我那首模糊不清的茉莉花的乐谱,可千万别出岔子呀,希望自己可以蒙混过去,心里为自己捏了把汗。

本舒
我小叔叔又回来了,哈哈

第四十五章这是在帮我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