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临阵脱逃了吧?

  大家好不容易爬上了城楼以后,就此空无一人,大家不知所措,而锦熙很为我担心,蹙起的眉毛,表达出他的担忧,而锦以陌顿觉得自己被耍了,压着怒火问领他们来的小太监“人呢?”这小太监本也是按我所的做,如今被这一问,再加上眼前的情景,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慌忙跪下:“启禀皇上奴才不知呀,奴才只是听天女的话将皇上带到此处,其余的奴才一概不知呀,皇上饶命啊”

尤妲的声音不耐的在人群中响起:“不知这天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先是让我们等了这么久,现在又让我们在这城里上干等着,莫不是天女不敢应战,此刻临阵脱逃,所以使用的缓兵之计吧”边说着边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想着往着城楼下看去歪着头慵懒的说着:“如若如此,那可就是尤妲获胜了,这不战而胜可真是没有什么意思,想着堂堂的云锦天女,也不过如此嘛。”此时尤妲一副小人得志的摸样,笑的很是猖狂。

“不知尤妲姑娘怎么会如此的自信的认为本王的王妃会临阵脱逃呢,再说了姑娘说的可是本王的王妃,堂堂云锦国的天女,还望尤妲姑娘多谨言慎行才是啊。”锦熙虽然在笑,但他的笑让人觉得可怕,尤妲知道这个男人不好对付,不再搭腔,在一旁的锦以陌脸上已经附上了寒气,脸色很不好看,想不到朕居然会被一名舞姬嘲笑,一想到这里,他的眼神更是深不见底,此刻一片安静,锦熙的双手已被自己的手汗湿润。

另外一边的我想着自己前些时候到处在空地好不容易在变态的这个城楼下寻得这一大片空地,便立即叫了人把所有禁军聚集在此,又叫人搬来了十多面鼓,其中一面平放于地下,在中心位置,其他十二面纷纷的徂立着,我还从禁军中挑选了十二个通熟音律的鼓手,并给他们一一说了我的要求,又把我对其他士兵的要求交待了一遍,让他们将我的要求安排下去,要保证每个禁军都知道,来的那些士兵自然是知道我与尤妲比试一事,其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我的吩咐他们不敢怠慢。

给他们交待清楚以后,我便叫人带我去房间换衣服,我褪下了自己的白衣让丫鬟们为我换了一身祥云云丝红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娇美,三千青丝用红色发带随意束起,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和我满身附上的红色轻纱相得益彰,同时我特意要求她们在额头上画了一朵张狂的曼陀罗花,此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姑奶奶就让那个女人看看什么叫媚,什么叫美,什么叫甩你几条街的气质,你就给我好好等着吧,哼哼!

等我收拾好到来时,黑压压的禁军们只见有一曼妙女子走来,清颜红衫,墨发及腰,发尾处被一根红绳随意绑着,手中一叠折扇轻握手中,气质若仙若妖,那红的灼眼的妖娆仿佛从梦境中走来,惹人着迷,但再细看此人的气质,又自带着和那那妖魅的气息不同的清灵在身,这两者巧妙的出现在一人身上,而她凑近时威严的压迫感,尤为更甚,这番多变的人儿,让人移不开眼,迈不开步。

第三十七章,临阵脱逃了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