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梦醒

  每每去奎无山,我总要绕过墨池后的岩壁,看一看那株冰晶夜昙,顺便为它浇几滴星泽山的雪山水,携几缕清晨的日光。直至今日,这株夜昙终于长出一个不大不小的花苞,如千年寒冰般晶莹剔透,透骨生香,其实冰晶夜昙并不特别,至少整个云枋遍野皆是,而它之所以特别,只因它生在奎无山!

自盘古开天辟地后,清者上升为天,浊者下降为地,自此混沌始开,然这奎无山却蕴含混沌之力,日月不侵,生灵不息,人畜莫近!我原本并不信,后几次三番试验,无论是鲜花蔬果,鸟兽鱼虫,在这里都将会生息散尽!故初初看见这株夜昙,我欣喜万分,三百年来悉心照抚,它才活到今日!我一边想着如何机缘巧合的让舒哥哥看见这株隐藏在石缝里的冰晶夜昙,一边顺着琴音踏上九重天台。琴音清澈空灵,宛若空谷之音,正如他一般,清风月朗,不染尘埃!

奎无山有九重天台,其实只是九层石阶,每一层都摆着密密麻麻的佛揭心经,只是越来越晦涩难懂罢了!所以我总是不解他为何总喜坐在九重天台边缘抚琴!当时他只是微笑着对我说,“在这九重天台上,仿佛可听到清风抚柳,鸟语花香!”可我曾趴在崖边良久,只看到一片黑朦朦!

我上去时,他刚刚将琴收起,那是把玄黑木琴,名为“予禾”,他说它是我们共同所造,便取了“舒之予,黎之禾”,称其为予禾琴,初听到这个名字时,我偷偷开心了好几天!仿佛名字挨在一起,我便离他更近一些!

今日的舒哥哥似有不同,尽管他还是穿着洗的发旧的白色长袍,坐在石崖边,注视着一片黑朦朦的奎无山!我只能看到他宛如青瀑的长发,眉目如画的侧脸!

过了许久,才听到他细微的声音,“黎儿,父亲招我回去了!”我心中一惊,许久才平复下来,朝他微微一笑,“那不是很好吗?你一直盼着回去的!”及出口的话咽在喉间,他不再需要去看那一株冰晶夜昙了吧!离开奎无山便是满城春色!明明该为他开心,我却不争气的红了眼!

我只知他从小便被送来这里,在这空落落的石岩上,面对着漫漫混沌,只有数不清的佛揭心经相陪,日复一日,如此便过了七八万年,当时我一脸好奇的看着他,“我以前来过奎无山,为何从未见你?”他闻言轻拂过我的发髻,衣袖间散发出淡淡墨香,那是墨池的味道,那一方墨池从九重天台贯穿而下,里面浸染着芝兰香草的汁液,可使墨迹浓重,经久不变!“黎儿,你的出现本就是场奇迹!”奎无山生灵不息,人迹不至!

我睁开眼,看着空中飘飘落落的雪花,我捧起一捧洁白的雪花,捏成一只兔子的形状,想着舒哥哥会不会喜欢,只是不知这雪做的兔子在奎无山会不会融化掉,想着想着才记起。。。奎无山已经没有人了!舒哥哥已经离开了一千年!

这一千年来,我不止一次的去过奎无山,而奎无山一无所变,依旧是满室经卷,永远溢满的墨池!只是少了崖边抚琴的男子,和那一把予禾琴!我一遍遍抄写着佛揭心经,总以为下一秒一抬头,便可看到他临台轻笑!然而我从一重天台抄到九重天台,直到我放下最后一本《南归经》,他终是没有再回来!而那一株冰晶夜昙也已化为灰烬,是的,那一日,我躲在水榭楼前哭了三天三夜,再想起那一株含苞待放的冰晶夜昙时,它已化为灰烬!

那一日,临别前,他亲口说道,“我在奎无山已是七万八千年,而最近想起的,不过这千年时光!”

他说,“黎儿,这里有你,我便回来!”

这一晃,便是又一千年!

我仔细打量着四周,整个云枋冰天雪地,一片茫茫!是了,自千年前他离开,这里的雪便再也没有停歇!按理说,在这茫茫雪季,我总该找个地方冬眠才是,只是这千年时光,我依如往昔般,休寝如常!想是化形后便渐渐与从前有些不同!

我是一条滕蛇精,自我有灵识起已是两万年前,至于再久的记忆便有些记不清了!那时我刚刚才能化形,只是总摆脱不了半人半兽的模样,不是人头蛇身,便是一条蛇身上长了两条胳膊,看着实在难堪,便找了一黝黑洞府躲了起来,这一躲,便是八千年!

八千年后我终于化成人形,从那不起眼的山洞走了出来,才发现我这一躲委实没有道理,整个云枋漫山遍野皆是化形未成的花精山魅!时不时走在路上便能看到吊着一只腿的山豹向我仆地行礼,或是一株长着人头的老树向我晗首示意,那一年化形的实属不少,而它们纷纷向我叩拜行礼,噤若寒蝉。我想了许久,终于顿悟,我未化形前定是一叱守一方的山大王,如此一想,方觉我那一躲很有道理,岂能在我的属民前失了颜面,只是再一看自己的青荷藕粉裙,便觉得十分稚嫩可笑,我可是威喝一方的大王!再后来便被拥进半夏宫,那座宫殿里的锦床很得我意,便一直住到了现在!

只是这漫天大雪遮盖了整个云枋,我想了许久,也没想到该如何回去!四周有些冷,我将自己裹在锦袍里,可见即使化成人形我还是怕冷的,怎么也想不起其他人去了哪里?四周黑漆漆的,有些阴冷的气息,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似要与冰雪融为一体。

远远便听到一少女软糯哽咽的声音,在空旷的雪地里格外清晰,“主人,主人你在哪啊?”“是不是不要舞枝了!”

我揉了揉额心,慢慢迁移到她身侧,伸出裹着锦袍的手碰了碰她,半响见她还无动静,才将头从锦袍里伸了出来!见她睁着两只泪汪汪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脸颊上飘下瓣瓣梨花,我朝她会心一笑,又钻进锦袍里!外面真心太冷了!

还没多久便被扑倒在地,我在雪中滚了一圈,半响才钻了出来,只是看着她泪汪汪的眼,终是不忍心再说什么!

“舞枝,飞盛撵呢?”

舞枝环顾四周良久,一脸莫名其妙的道:“主人,我们是要去哪吗?”

我沉默了半响,一副哀其不争的神色,“当然是去找舒哥哥啊!”

她一双眼睁的大大的,漆黑的眼珠转来转去,每次她疑惑时总是这番模样,我一直以为她只是惊讶于我为何突然决定去找他,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她当时疑问的是,舒哥哥是谁?

我也是后来才知,那一千年的相伴,一千年的执守只是我躺在半夏宫软榻上一场沉睡两千年的春梦,我从未离开过半夏宫。

乌里叶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第二章 梦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