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看着舞枝哭得梨花带雨的一张脸,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却怎么也不愿回去,只是继续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盯着前方在白雪上肆意跳动的蓝色火苗,安安静静的等亦枝与戚枝前来。而舞枝自然是躲得远远的,她是草木成精,本就十分怕火,即使这是以她的术法凝聚而成的火焰。

亦枝,舞枝,戚枝是半夏宫前的棠梨花树化精而成,那时我刚入住半夏宫不久,便有一个姿容绝丽身穿雪白长裙的少女半跪在门前,极其郑重的说道:“请主人赐名!”我歪着头想了想,半夏宫是我的,那生长在半夏宫前的棠梨树也应是我的,于是一指那满堂烟白,“洁白如皎,涣然若清,你就叫。。。棠梨吧!”

白衣少女一愣,正不知作何回答,便又见院前另两株棠梨花树纷纷化形,眼巴巴的等着我赐名,须知取名是一个极艰难的过程,尤其是对着三个一般无二的少女,既要突显各自特色,又不能显得厚此薄彼,有所偏私。我苦思良久,最终灵机一动,“就根据你们本体的枝桠来命名吧!”

虽然她们三人都是棠梨花精,但亦枝沉稳,戚枝冲动,只有舞枝最像那一株清新纤弱的棠梨花,总是摆着一双泪汪汪的眼,却也让我最无可奈何。

云枋的雪依旧下着,那小小火苗温度实在薄弱,不知何时起了风,吹得它一抖一抖,零星的火光被吹得七零八落,不知是缠上了什么,火势迅猛肆烈,我被烤的暖洋洋的,微微舒缓了下僵硬的身子,后来便没有了知觉。

再一次睁开眼四周已不是茫茫雪野,而是香帷锦床的半夏宫,我皱了皱眉,正翻身准备爬起,便感觉一股气势汹汹的视线视线朝我射来,这才发现屋里还有两人,此时站在三米开外对我横眉冷对的便是戚枝,而她身后还有一看似温和的少女正慢慢悠悠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蓝色瓷瓶,再慢悠悠的倒入雪山水,慢悠悠的摇摇荡荡。

我面上闪过一抹尴尬,欲言又止的盯着面前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清洗瓶子的白衣少女,良久,她才回过头来,平静和缓的说道,“她无事!”

我闻言终于松了口气,却听一个不急不缓的声音继续传来,“只不过被烧得体无完肤,估计没有三四个月好不了!”

我一下子瘫倒在床上,许久才从床上爬起,瞠目结舌的看着她们!

说起这只蓝色小瓶我可是一点点都不陌生,当然更不陌生的便是它的主人!

这还要从云枋之南的星池海说起,星池海并不是海,而是一条从星泽山上流下的雪山水,星泽山上住着一位星泽神君,每到夜幕降临,星泽神君沐辰便会驾着他的水晶车,载上满车星辉,布满整个夜空,而整个星池海也会因此镀上一层星辉,散发满池星光。

本来这也没什么特别,偏偏不知从哪刮起一股传言,于是一夕之间,整个云枋的花精山魅全部都知道星泽山的星泽神君沐辰是三界之中最美的男子,只要得他回眸一视,再看其他人便觉得形容污秽,不堪入目。

虽然传言不可尽信,但当天空最后一丝余晖还未散尽,星池海周围已是人满为患,星泽神君沐辰本就爱美,更喜欢别人欣赏他的美貌,更何况这群追随者容貌并不差劲,于是他路过星池海时特意将水晶车驾的慢悠悠,摆弄出一个看似毫不在意,实则被仰视时最美的姿势,并随着高度距离的不同随时加以调整,然天有不测风云,所谓福祸相依,正在沐辰与众人都沉醉在他无尽的美貌中时,一向稳稳当当的水晶车被一个不知从哪冒出的石块颠了一下,于是便有人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美男变成了落汤鸡,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沐辰从掉下星池海的时候便呆了,待回过神来连他心爱的水晶车都不曾理会,施了诀便躲进了星泽山,开始沐浴,更衣,梳理他泛着蓝光的银色长发,待他再看到自已衣冠楚楚,神采飞扬的摸样时,已日上三竿,这才想起之前天帝命他布置出最美的星空,天帝将携天后同游满天星河!

正在这时外面金光一闪,天帝旨意到了,指明沐辰玩忽职守,特罚去天河浣星三月!

而天河浣星正是一般粗使小仙的工作,沐辰却是得了神母娘娘点化的神君,断不肯去做如此差使,可旨意难违,他只得怏怏不快的出发了!于是他只得把这一切都记在那块突如其来的石头身上,偏巧整个大荒之南除了他住的星泽山,就只剩下了云枋。

而云枋之主,名叫畲黎。

当时我正躺在半夏宫的软榻上,尝着膳楼新出的落星糕,星池海之事成了整个云枋茶余饭后的谈资,膳楼更是以此为主题做出了一系列的新式糕点,这落星糕正是其中最出名的一样,一半款款如星群,一半浑浊如泥浆,其实谁也没看到星泽神君出水的模样,只是他逃跑的忒快了些,反而让人浮想蹁跹。

舞枝跌跌撞撞跑进来告诉我星泽山的星泽神君前来讨个说法时,我着实吃了一惊,毕竟我与那位相处多年的邻居并无任何交集,倘若不是他突然掉到星池海,我或许永远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但更让我吃惊的却是见到他之后。

他走进来时步子行云流水,洒阔,自然,及腰的银色长发披散下来,泛着蓝色流光,一身天蓝色锦袍,衣角袍尾点缀着点点星光,看起来确实身姿卓越,气度不凡。只不过他长相如何,我却是真真没有瞧见,因为他进来时正捧着一柄七面水晶菱花镜,不偏不倚的遮住了大半张脸,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只用眼角扫了我一眼便转身溜了,连他的优雅气度都不顾,消失的无影无踪,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眨眼功夫,我既没想通他为何来,也没想通他为何离开。

本着这不算交集的交集,我本以为我们可以如往常一般做一对邻近的陌生人,可命运这东西着实无常,就在那之后不久,亦枝她们便发现在我身上总会发现一些意外,例如在屋里睡觉却会被雷劈到,被突降的大石砸到诸如此类。而且每次都会弄得遍体鳞伤,不省人事,甚至会累及他人。而我的伤无法用法术医治,当所有人对着昏迷不醒的我束手无策时,有一位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树精抚着他颤巍巍的胡子,一字一句的说道,“说起来,那星泽山上有一块凝结了娲神娘娘神力的冰晶玉髓,它流下的冰晶玉液有治愈百病的奇效!”

即使谁也没见过那冰晶玉髓,却也知道那是极其珍贵的宝物,亦枝亲赴星泽山,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被拒;舞枝在星泽神君面前哭得肝肠寸断,梨花瓣积了几尺后,他捧着面镜子看的津津有味;戚枝急冲冲的冲上前去,想找他理论,却被他扔了出来。

最后还是亦枝想出了办法,既然这位星泽神君这么爱美,虽然她们对付不了他,在他无法顾及的地方搞搞破坏还是可以的。于是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星泽山被弄得七零八落,沐辰终于忍无可忍,扔出一瓶冰晶玉液。

有一便有二,次数久了耗费的瓷瓶也随之增多,偏偏这位自认审美别具一格的星泽神君只专属这一款瓷瓶,这蓝色瓷瓶看着普通,仔细看却十分精致灵巧,星泽神君的瓶子快用完了,既不想换其他款式,又不好意思开口去要,只是再拿出的瓶子一次比一次小,装得冰晶玉液也随之减少,当亦枝恭恭敬敬的将一堆瓶子还给他时,他便“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