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0.虽痛但也要守护(3)

  母亲慌忙拉起了哭泣中的他说:“儿子,走,我们去收拾行李,我们明早五点离开这里。”说着娘俩命抹掉了泪水回到宅子的佣人房收拾着行李。

凌晨五点,他与母亲便悄悄离开了周宅,早上七点起床的周威利在周宅四周寻找不到他娘俩的踪迹,打开佣人房时却也空荡荡的,周威利思索着这娘俩怎么一大早便不告而别呢,难道是知道了些什么。

这时周威利才想起了昨晚在后院里,他似乎看到花丛有晃动,他那时认为是野猫野狗之类的,现在想想应该就是他们了,看来他们知道了自己的一切秘密,如那娘俩将他的秘密传出或是报警的话,这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的周威利赶忙叫来了家里秘密培养的打手吩咐道:“赶快去追回白素琴跟他儿子,如果不能带回来也不能让他们活着。”

周宅所在的位置是个富人别墅区没有计程车也没有公交车,他与母亲拖着行李走了整整三个小时才找到公交站牌,也不管过来的公交车将要开往哪里他们都也乘坐上去了,因为他们认为只有离开了这里,只要能离开这里他们都是安全的。

公交车刚启动,周家的车子便追了上来,直至公交车到达了终点站车辆停止了运行,他们才下了车,在母亲与他过马路时,周家的车辆直直向他们撞来,母亲看到向他们撞来的车辆后用力推开了他,并大声喊道:““儿子,你快跑,快跑啊!儿子.....”他用力向前跑去,可是“嘣”的巨响让他停住了脚步,当他转过头来时母亲已被车辆撞飞出去,倒在了血泊中。

虽是这样,那个车辆的司机并未放弃将他们赶尽杀绝的想法,随即调转了车头向他开了过来,他奋力奔跑于大街小巷之中,企图甩掉追杀着自己的几个黑衣人。可是小小年纪的他并不是那些训练有素的黑衣人的对手,他被五个高大的黑衣人围堵在了死巷中,在他绝望想要认命之时,出现了一个脸部有疤痕的少年将他拯救了出来,那个少年就是18岁的林松子。

林松子将他带回了林家,林家给了他新的身份让他上好的贵族学校,找私人教练教他武术,并帮他将毫无人性的周威利送入了地狱,他深深的感激着林松子,感激林松子将他救起脱离了恶魔之手,感激林松子为他的父母报仇,所以他暗暗发誓,为了报答林家及林松子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甚至是失去自己的性命,那年他十岁。

十年前在他十五岁时,林松子及林家将他送到U国读书,刻苦钻研,勤奋好学的他门门科目拿A,十七岁时的他便被保送到HarvardUniversity上学,后来修完了学分后,二十岁时便毕业在林松子的安排下进入了凌梨集团任凌梨集团做着卧底的工作,监视凌梨子恒的一举一动。对于林松子的安排他没有任何的异意,也不会去问为什么,他只有服从,这就是他报恩的方式。

后来他才得知,林家与凌家一个是守护血咒一个是企图解开血咒,而能否守护一破解血咒的关键在于那条蓝色的四叶草项链和那有奇特香味的液体香。在这近一百年来,他们两家都在暗地里斗争着,而林松子之所以变得如此的暴戾冷血,极具仇恨凌梨子恒那是因为他脸上的疤痕是凌梨子恒所致。

在凌梨集团已有五年之久,很多次他曾想过要了凌梨子恒的性命让林松子能开心些,可是林松子却阻止了他的这个想法,原因是不想要凌梨子恒痛快的死去而是想要他痛苦地活着,要让他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他在林松子身边有了近十五年,人人都说林松子性情捉摸不定,阴晴的变化只在瞬间,有时还暴戾极端,更甚时残暴地虐待他人,更有人称呼他为魔灵。可是他却能从眼底发现林松子的可怜,无奈及无助。所以尽管他自己遍体鳞伤他也要好好地守护着林松子。

回想出神的他忘记了自己手上那支已经点燃的烟,直至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传来了丝丝的灼伤感他才回过神,将手中的烟熄灭他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后便出了门消失在昏暗的走廊中。

80.虽痛但也要守护(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