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7.渐渐发酵的戾气

  今晚的林树很静很静,本应在夜间行动的小动们却也没有了动静,连那本应在这个季节里叫得欢快的知了都已闭了声响,在这寂静的林中透出了一股戾气,而这股戾气正慢慢地发酵着,只等候着喷发的那秒。

“你如此的空手而来,是代表了你任务失败吗?”整个幽静的林中传出了这道冰冷而又乖戾的声音。

“老板,对不起,属下办事不力,请求您的责罚。”神秘男子低垂着头等候着主人的责罚。

“责罚,我要如何罚你呢?这点小事都办不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搞不定,我要你有什么用!”林松子一个回旋将神秘男子踢飞趴在了地上。

“恽语她被人救走了,而且现在恽语的身边多了个女人,身手也不错。”说着神秘男子捂着自己刚才被林松子一脚踢中的肚子艰难地爬了起来,从自己的口袋中拿了一叠关于恽语的资料走到林松子面前说:“老板这是恽语的资料。”

林松子接过了神秘男子手中的资料,并顺手将刚刚用开水沏好的荼水从神秘男子的左手上浇了下去,虽被开水浇烫神秘男子仍强忍着手上的疼痛站立于一旁等候着差遣。

“被人救走,你感觉最有可能救走她的人是谁呢?是凌梨子恒吗?她的身边怎么又多了个女人呢?你之前都没有报备过!”林松子紧逼着双眼直直地看着神秘男子冷冷说道。

神秘男子被逼迫地退至墙角说:“应该不会是凌梨子恒和***峰,他们离开公司后便驱车回了凌梨别墅区了,下面的人说他们从进别墅后就再没有离开过;恽语身边的那个女人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见。”

林松子翻阅着恽语从出生至现在的所有资料说:“她所有的资料并未显示出任何的特别,但是十八岁未接受过专业学习和培训便懂得了那么多的制香工程,她却也是个天才,虽同阿碧那个老妇一般出生于G省,但应该也同她没有任何关系,之所以对凌梨子恒的身体是特别的,那就出自于恽语的身体本身,不管怎么你这周内必须将她带来见我。如果这周内我见不到她,那我此生再也不想看到你。”

“是,老板。”说着神秘男子便抚着烫伤的手离开了林中的木屋。

林松子待神秘男子走后对着镜子轻抚着那张带着伤疤的脸,回想着这十五年来自己只能在黑暗中操控一切,而凌梨子恒却能在人前风光,他很恨,很恨。之所以留着这带着疤痕的脸在黑暗中过了十五年,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凌梨子恒是他此生最痛恨的人,他此生活着不止是为了守住血咒,更是为了与凌梨子恒斗争而生。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王秘书,秘密联系韩国医院,我明天过去做手术。”挂了电话的林松子嘴角划起一丝冷笑,嘴里冷洌低语道:“凌梨子恒,我绝地反击的时候到了,等着下地狱吧你!”

77.渐渐发酵的戾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