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9.好想好好的抱着你

  手机关机后坐在车上的恽语闭眼假寐似是休息实则独自舔拭自己心里的伤,当凌梨子恒启动车子徐徐开出凌梨集团停车场在高速路上疾驰时恽语睁开了那紧闭的双眼对着凌梨子恒说:“凌董事长,您能载我去海边吗?我现在还不想回家。”手握着方向盘的凌梨子恒轻微地点了点头作为应答。

一小时后凌梨子恒开车抵达海边,恽语解开了安全带后向身旁的凌梨子恒道了声谢谢后便下车离去,连自己的包都忘记拿了,她将脱下的凉鞋拎在手上,赤脚走在沙滩上,微微的海风吹起了她那飘逸的及腰长发和长长的白色裙摆,她就希望着这海风这海浪能赶走自己的心中的苦与痛,失神的她不知道自己在沙滩上走了多少个来回,她也未发现那个一直走在自己身后的凌梨子恒。

凌梨子恒看着无力瘫坐在沙滩上恽语那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凄苦无依的背影和那因为哭泣而抽搐的身体,此刻的他只想去好好安抚她那受伤的心好好拥抱着她给她力量,于是他走上前去坐在恽语的身旁揽过恽语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肩头,恽语条件反射的往旁边挪了挪看着竟然未走的凌梨子恒哽咽地问道:“你怎么还没有走呢!”“因为放心不下你,靠着吧!今天的肩膀给你靠。”说着将挪开的恽语拉回靠在自己的怀里。

得以安慰的恽语此时放声大哭,哭出了她二十年前的委屈,痛苦和心里的痛,哭够了哭累的恽语便也徐徐给凌梨子恒说着自己的故事。

“二十六年前的端午节上午九点,我出生在G省一个山村镇里,因为奶奶听闻了风水老太所说:“每年农历五月五日是恶月中的恶日,是一年中毒气最盛的一天,就连此日出生的孩子,也可能会克父母,故或弃而不养,或另改出生日。而你们家小孙女是九点所生,命相对其他时候所生的小孩要硬很多,而这一日所生的孩子,男克夫,女克母。而你小孙女这命怕是你们养了是个劫难啊!如弃了也不行好歹是个生命,送养吧!”于是奶奶主张将刚出生的我抱养出去,可是我妈担心未满月的我送出去后别人养不活,便将我留在身边直到满月。我满月后奶奶便张罗着打听着将我送出去,可是当时并没有人愿意要我而奶奶又担心着我会克自己的爸妈便将我带到山村里跟她和爷爷一起生活。”

“在我有记忆以来跟爸妈还有两个姐姐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我将爷爷奶奶当作我可以依靠的人,尽管他们对我又骂又打我仍要对着他们笑,仍要努力地去讨好他们,那时候小小的我认为微笑就是接纳和开心,但是我发现爷爷奶奶在面对我时从未微笑过。那时奶奶经常叫我克星,不懂得什么是克星的我认为那是我的另外一个名字。”

“直到我五岁那年爷爷去逝了,奶奶一直在我的耳旁说因为我是克星,克死了我的爷爷,那时我才知道克星不是我的另一个名字,而是我爷爷去逝的导火索。从那时候起所有人都叫我克星,还有的小朋友用石子扔我,我路过每一家的门口时他们都嘣一下把门关了,生怕我祸害了他们。”

“六岁那年,是我记忆最清晰亦是心最痛的一年,那年我过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当我认为我开始有一点点幸福感的时候,恶梦开始了,奶奶给了姑姑两个选择题1.将我捂死。2.将我丢弃。仁慈的姑姑选择了后者,在她们将我丢弃的那天中午,我疯狂哭泣着奔跑在人行道上呼喊着她们不要抛弃我,但是她们最终没有出现,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在烈日下站了多久,但是我清晰记得在我晕倒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姑姑的身影。”

“后来我被我现在的父母捡了回家,他们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爱和关怀,可是我时常会做那个被奶奶抛弃的梦,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努力地想要忘记过去那段不堪的回忆,想要忘记曾经心痛的感觉,想要忘记当年对我冷漠的人们,想要忘记心底的那块疤痕,我也认为我做到了,可是今天我的亲生母亲却残忍地来将这一块疤揭开,而现在当年的一切又在我的脑海里一遍遍重演着......”

49.好想好好的抱着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