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3.迷醉的夜(6)

  “我遇到一个流浪的少年背着行囊伫立在山坡他说他注定是那四叶草的守护者我遇到一个流浪的少年背着行囊伫立在山坡他说他要去寻找四叶草的传说哪怕依然经历爱的折磨传说里说找到四叶草的人儿将被赐予无限爱的欢乐他说无论是伤感还是欢乐他注定是四叶草的守护者......”恽语的来电铃声打破了整个屋子的沉寂也溶解了石化的凌梨子恒。

凌梨子恒赶忙走到外面的客厅,拿起了恽语的手机看了下屏幕显示“艾诺”后便挂了电话,把手机关机了。电话那端已气节的艾诺将手机往沙发上一丢,生气地坐在了袁娜的身边。

袁娜看着生气的艾诺安慰道:“别生气,恽语那么大个人了不会有事的。更何况不是还有个林峰呢嘛!”

“TMD可是那林峰电话不接,恽语电话接了却挂掉了,现在打了还关机了。你说他俩什么意思啊!尼玛!林峰那斯不是个可以相信的主,见到女人铁定会把恽语给忘记了。”袁娜的话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反而让艾诺爆起了粗口。

“好!以后我们都不理林峰王八蛋,不带他玩,不让他来家里吃饭。明天见到他我们非扒了他的皮。不过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啊?”袁娜顺着艾诺的意骂着林峰。

“怎么办!去会所找啊!”说着艾诺站了起来。

“可是,你知道她在哪个会所吗?”看着摇头的艾诺,袁娜接着说:“你都不知道她在哪个会所,那我们怎么去找她,你可要知道整个H市大大小小的会所应该得有上万家吧!我们要一家家的去找吗?

听了袁娜的话艾诺跌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道:“那怎么办啊!”

袁娜拍拍艾诺的肩说:“现在快十二点了,我们先去睡不要担心,恽语能自己照顾自己,不会有事的,如果明早还不回来,我们就去凌梨集团要人。”

“嗯,好吧!”袁娜知道虽然艾诺嘴里就着“好吧!”但今晚她一定睡不安稳,当然了也包括了袁娜她自己。

凌梨子恒将恽语那散落了一地的衣服捡起摆放在桌子上,自己洗了个澡穿着裕袍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回想着来到Z国H市的这几天,自己却被躺卧室里那小妞迷得不像样,想着想着凌梨子恒泛起了大大的微笑弧度。

“嘣哒!”从卧室里传出的声响让刚要入眠的凌梨子恒瞬间惊醒了过来,他赶快奔到卧室打开灯一看,恽语连着被子整个人掉在了地上,而且她整个人还是处于睡眠状态,凌梨子恒哑然失笑,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帮她将被子盖好,然后自己再回到客厅沙发上躺下。

“嘣哒!”“嘣哒!”“嘣哒!”“嘣哒!”已经掉下床五次的恽语,已经重复了抱起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离开沙发上躺下这个动作的凌梨子恒真的快疯了,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这妞怎么那么磨人啊!

最后凌梨子恒决定,搂着恽语睡,看她还能再掉下床来。当他爬上床伸手搂着恽语时他自己就后悔了,这恽语可是除了条小裤裤外都是裸着的呀!而且这恽语似乎将他当成了自己床上的大白,小脸在他胸前磨了磨,双手紧紧抱着他,嘴里嘟囔着:“大白,你真好!”凌梨子恒石化了,这是他今晚的第三次石化,话说这大白是谁啊?他经常跟这小妞睡在一起吗?

恽语继续在凌梨子恒胸前磨蹭着自己的小脸,似乎感觉不是太舒服,她伸手扒拉开了凌梨子恒的裕袍,小脸直接贴在了凌梨子恒那光裸的胸前,这时凌梨子恒有了这三十二年来的第一次男人的反应,男人的冲动,闻着恽语身上那独特的香味那股冲动更为强烈,低下头看着恽语那小巧的性感的嘴唇他控制不住自己地捧起了恽语的小脸十分温柔地贴上了自己的唇亲了下去。本想着轻轻碰触,可是初偿如此滋味的凌梨子恒却欲罢不能。凌梨子恒的心跳不断加速着,真是心潮澎湃啊!他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心里!此时心里的天使与野兽不断碰撞着,天使:不能这么做,她在醉酒状态。野兽:控制不住,我想要这个女人。但随后凌梨子恒便如被电般闪开了,他赶忙跳下床跑到浴室里应该说是落荒而逃。哎!最终还是天使战胜了。

凌梨子恒用冰凉的水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脸,心里一直说服着自己要冷静要冷静,要冷静。

“嘣哒!”听到了这个“嘣哒!”声,凌梨子恒双手抚额,深深叹了口气赶忙往卧室里走去,嘴里嘟囔着“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要疯了......”

将恽语重新抱起放在床上,凌梨子恒一手搂着恽语一手使命地拉着自己的裕袍,生怕恽语又将他的裕袍给扒拉开。被恽语折腾了一个晚上凌梨子恒终于在天边泛起白肚皮那一刻闭上了双眼。

33.迷醉的夜(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