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炎珠、眼珠

  “七月……”

身为狐族下一任的狐皇,墨卿煊从小都没有被人关心的感觉。那种被人惦记,被人关心的感觉此时荡漾在他的心田,暖暖的。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从大殿外面‘滚’进来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狐皇息怒,这个人不能杀。”“巫老。”墨卿烁看到来人,赶紧起身相迎。

“狐皇,这个人不能杀啊。”巫老进了大殿便“噗通”跪在殿上,老泪纵横的看着墨卿烁。

“巫老此话怎讲?”“这个人跟我们狐族命脉息息相关,所以这个人不能杀。”巫老跪在墨卿烁的面前,擦了一把老泪说道“狐皇该知道狐族近百年来一到春天都会下雨,已经淹没了好几个种族。这件事情一直都是狐族的心头大患。老奴昨晚观了星象,星象表明红月夜会带来一位人类,此人类可以深入沙漠,从漠王那里带来炎珠。”“巫老该不是老糊涂了?一个人类,还是母的,能拿回炎珠?”

“你才是母的!你全家都是母的!”七月趁着所有人都被巫老的话所吃惊,没有防备的时候,推开狐仆冲到墨卿烁的面前狠狠地踢了他的腿一脚。

“混蛋!”七月瞪了他一眼,骂道。“姑奶奶先不管炎珠还是眼珠,不过一个沙漠而已,姑奶奶曾经连哈撒拉沙漠都走过,你们这的沙漠还能比哈撒拉沙漠还大?还有那个漠王是什么东西,什么动物能让你们害怕成这个死样子,有没有出息!还狐皇呢!”七月翻出了一个新天际般的白眼,那一脸的鄙视毫不掩饰。

墨卿烁没有在发怒,而是冷静下来看着一身粉色的七月。个子不高,有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除了发怒的时候像个小野猫,平常的时候怎么看都是人畜无害的那种,没有法力在身的寻常人类,连自保都是问题,更别提横穿沙漠去见漠王取回炎珠了。

他眼里的轻视,七月看的清楚,她也想一走了之,可她更担心自己在这个世界死去之后回不去21世纪,而是真正的死去。毕竟自己并不像小说里说的那样是魂穿,而是连身体一起穿到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妖怪横行的地方。还不如先忍气吞声的呆在狐族,找找回去的办法。这个巫老既然能算到自己会来到这里,也必然能知道自己怎么回去。

想到这个地方,七月下巴一样,傲慢的看着墨卿烁“你让闲杂人等都退下,姑奶奶我跟你好好唠唠那个住在沙漠里的漠族,还有那劳什子的眼珠子。”

墨卿烁、墨卿煊、巫老和七月坐在大殿上,其他的人都退了下去。“你刚才说的撒什么的沙漠,有多大?”墨卿烁开口问道。“大约九百万平方公里,我们是开车去的,大概走了半个月。”“车是什么?”“你们这里没有。”七月不想去解释车是什么东西,反正按着他们这似古代一样的发展是肯定不会有车这样的东西的。“既然如此,你如何能断言你能去到沙漠里。”“你们不是会飞么,哎呀,别那么多废话,你就告诉我,那劳什子眼珠是什么。”

“不是眼珠,是炎珠。炎珠本是狐族圣物,保佑狐族风调雨顺,繁荣昌盛。可自一百年前漠王使诈骗走了炎珠,狐族每到春天便会一直落雨,春天过去了才会停雨。也因此淹死了不少种族。”听到墨卿煊解释清楚了炎珠的事情,墨卿烁皱着眉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百年过去了,不管本皇想了什么办法都没能从漠王手上换回炎珠。”

“那你们怎么不去把炎珠夺回来。”“你当是说说就可以的么。漠王善毒,沙漠到处都是漩涡,每次我们的族人还没到漠族边界就已经死伤无数,即使勉强能到漠族,也都被漠王下毒杀害了。”“那你们就这么算了?”“就算本皇忍不下这口气,出兵讨伐。可漠族守着变化无常的沙漠,本皇不能拿族人的性命开玩笑,不忍下,又能如何。”

“漠王是什么动物?”“它的原形是一条黑蛇,嘴里藏毒,一沾即死。”

墨卿煊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七月,“七月,你若不愿去,本王定会履行承诺。”“一条蛇嘛,我在家的时候老妈还煮过还几次蛇羹给我吃呢。不怕不怕。”七月无所谓的对墨卿煊笑了笑。“狐皇,我去可以,但是我不能偷偷摸摸的去,得想个法子,正大光明的去。”“那该如何正大光明?”七月沉默了,看了一眼狐皇道“你给我一点时间,我想想。”

出了大殿,墨卿煊拉住七月的手。“怎么了?”“七月,你不能去。”“为什么?”“本王不知道你们那里的沙漠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们这里的沙漠不仅仅是你想象的那样。你是人类,没有法力,连自保都是问题,你如何能安全的全身而退。”

“墨卿煊,你在担心我?”墨卿煊看着一脸笑吟吟的七月,想到今天她临死前还会郑重其事的对自己说保佑自己平安,快乐。墨卿煊点点头,很认真的说道“是,我担心你。”

认真的眼神,真挚的话语,像是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敲击着心脏。鼻子一热,鼻血就流了下来。七月赶紧把头扬起来,伸手挥了挥。“这血可不像大姨妈,金贵着呢。”“大姨妈是什么?”“额,我亲戚。”七月抬头看着天没有看见墨卿煊的双眼,因为她血液的味道变得血红。

第六章:炎珠、眼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