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的余晨

你好,我的余晨

高中部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脾气暴躁的神童

  繁华街市里,到处热闹极了,稍微有些发育的陆茗坐在豪华的轿车上,顿时车内一片寂静。

一个穿着整齐的西装,一张标准的外国冷脸的男人转向坐在靠窗的陆茗,关心地问:“茗儿……”

男人还没有说完,陆茗打断他的话,没有看向他问:“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彻底的长大?我想要找回我失踪的妹妹。”

陆茗话一说出口,男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脸色苍白的说:“你妹妹不是在那场爆炸粉骨碎身了吗?”

陆茗突然转过头,一双清澈的大眼里包含着痛苦的神色。此时这个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头发两鬓已经有了一些发白,但是他淡黄的头发把一些已经发白的头发遮挡住,即使这样也无法遮挡去这个男人疲惫而老去的年华。

“请您不要乱说,爆炸场并没有我妹妹的尸骨,一场爆炸不会把我的妹妹炸的连骨灰都不见吧?你说是吗?亨利先生。”这样的话在一个小孩嘴里说出,可能没有任何复杂的意思,但是傻子都能听出,陆茗说的话气中明明充满着质问和敌意。

被称为亨利的男人正是最著名的亨利家族的英国家族,不管哪方面哪个国家的商市运势都很强,然而敌人也很多。这么伟大的家族,身为家主的他肯定是要铲除威胁他的地位并且威胁他的家族的势力的人!陆茗认为他可能就是那个人。

“你……你是怀疑我?”亨利不敢相信的问陆茗。

陆茗恭恭敬敬的回答他:“不敢。”毕竟他是父亲生前最为信任的人,至好的兄弟,最佳的合作者。

“罢了,亨利庄园到了,下车吧。”亨利摆摆手,等陆茗走到大门口时,突然想起什么,叫住对陆茗说:“对了,我把尼尔的公司收购于我的集团里了,工作人员没有变。”

陆茗行走的脚微微一顿,若亨利把父亲的集团收购,这说明亨利家族即会越来越强大,而自己的家族也会越来越弱小。父亲母亲,她该怎么办?

“其实亨利先生并不用和我说这些,即使工作人员变动了我也管不了,您说不是吗?”陆茗没有回头。

后面的人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应了一声,便听到的是汽车发动离开的声音。

正好出来倒垃圾的一个年轻女保姆看见陆茗站在门口发愣,好奇的走过去,问:“你是?”

陆茗回过神,微笑对保姆说:“我是陆茗,亨利先生……”

“啊!亨利先生今天跟我们说了尼尔小姐会来这里居住,来,尼尔小姐进屋。”保姆说着笑着拉起陆茗的小手进屋,却不想被突如其来的花瓶砸中额头,并且伴随着一声怒吼:“贱人!我让你去倒垃圾了吗?本少爷渴了,给我来倒水!”

保姆捂着流血的额头对陆茗抱歉的笑了笑说:“尼尔小姐,抱歉了,少爷他发脾气了,我得去倒杯水给少爷解渴。”说完便是急匆匆的离开。

“怎么还不来?你个贱人死了吗?”又是一阵怒吼。

陆茗皱了皱秀眉,难道这就是亨利先生的儿子吗?传闻不是亨利先生的儿子很乖巧吗?为什么现在却是如此暴躁?

陆茗好奇的往那个声音的来源,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传闻中乖巧的神童是什么样子。

不一会,又是一阵怒吼:“你想烫死我吗?我要凉的,马上去换!”

“是是是,少爷。”

说完就是前面的门被打开,在一瞬间,陆茗正好对着里面的一双蓝眼睛的眼睛,巧儿那双清澈的蓝眼睛也看向了她,保姆打开门迅速关上门,拿着手中的杯子冲向饮水房。可能由于走得太快,保姆不小心倒在地上,然而那些有些硬的地毯正好摩擦过她的膝头,已经磨破皮,渗出血来了。保姆的表情痛苦的扭曲,但还是站起来歪歪扭扭的走向饮水房。

陆茗不爽的看着保姆的一举一动,难道这个保姆都甘愿被欺负,不反驳吗?何况都欺负成了这样。

等着保姆端着水出来后,陆茗明显不想这个少爷再欺负保姆,上前端过杯子,喝了一口,保姆惊恐的抢过杯子,颤抖着嘴唇对陆茗说:“尼尔小姐,这……这可是少爷的杯子,您居然……居然喝了一口,少爷会打人的……”

“这杯水冷了,我再去弄点来吧,你膝盖受伤了,去休息一下吧。”

保姆激动地摇摇头,说:“不,这是我的工作,不能让小姐来。”

陆茗刚想说话,隔着不远的房间又是一阵怒吼:“我的水呢?我的水呢!贱人你再不来我就解雇你!”

保姆突然更加激动起来,急忙忙对陆茗说:“尼尔小姐,真,真的不行了,我,我走了。”

陆茗挡住保姆,她就是看不惯这种欺负人,还要别人对他唯命是从的人。一把抢过杯子,走进饮水房,把水加滚烫了才出去,保姆着急的跑过来,想抢过杯子却被陆茗小心翼翼的躲过了。

“你放心,你不会被解雇的。”

说完便往房间里走去,重重打开门,开门声吓到了正在看书的余晨,他靠在墙上,一丝不苟的看着书,却被开门声吓到了。他愤怒的抬起头,吼:“你吓到我了。”

陆茗把水放在桌子上,面无表情的说:“喝吧,再不喝水就凉了。”

余晨走过去,拿起杯子就往嘴里倒,猛地喷出一口水,他愤怒的把杯子往地上狠狠一摔,地上有地毯,杯子并没有裂开掉。

“你想烫死我?”

“不敢,我只是知道喝凉水对身体不好,喝热水对身体比喝凉水好些。”

他还幼稚的脸蛋冷笑:“很好,贱人你惹到我了,我要马上解雇你。”

“请你看清楚点,我不是保姆,我将会在这里居住,只是来打个招呼。保姆她有事被亨利先生叫走了。”

余晨把书狠狠摔在地上,书根重撞到杯子,杯子很快就碎了,碎片被弹起来,把余晨的脚刮出一道微细的伤口,血马上就流了出来。

陆茗走过去,把自己的衣服撕开一小块,边包扎边对余晨说:“医药箱在哪?我小时候跟着陈管家学会些医术,所以要帮你清理伤口,不然会发炎。”

“这次先原谅你,在桌子底下。”

陆茗到桌子地上把医药箱拿出来,把药水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余晨的伤口上。

上头先发出声音:“你是谁,为什么我没有听老头子说有客人要在家里住下?”

陆茗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帮余晨处理伤口。见陆茗没有说话,余晨也不想再说话,让她处理伤口。见她差不多处理好伤口,弯下腰捡起书,又被一块玻璃刮伤一道口子,余晨把流血的手指伸向陆茗,说:“我又受伤了,帮我处理处理。”

陆茗:“……”

第一章:脾气暴躁的神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