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姐妹别

  猫妖被霍赛点了穴,自然是实实地挨了挨了这一剑,这瞿老头也真是狠,偏偏要将这一剑刺入猫妖的脖颈。

可似乎猫妖有点不对劲。。。。。。哪里呢。。。安瑾发觉这猫妖的眼神中失去了刚才的狂傲,反而增添了几分无辜。

“你个瞿老头!本军师还没审出个一二,你怎么就杀了她啊!”霍赛怒气冲冲地走到瞿成渝面前,朝廷上两人本就互相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今日这一冲突,唉,又是要掀起一番骂战。

两人正要动手时,慕炽突然走到猫妖的尸体前蹲下看,并没有什么害怕的神情,倒是慕槿妍赶紧把他抱回来哄道:“炽儿乖,听姑姑的话,千万别去,省的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到时候姑姑可要心疼死了。”

可慕炽却一直直愣愣地看着猫妖的尸体,一旁的滟贵妃皱了皱眉:“炽儿啊,你看什么呢,依姨母看这么晦气的东西还是赶紧处理掉好。”这滟贵妃平日骄傲跋扈,可也只有贴身侍女才知道,她们自家娘娘生不出孩子,看到其她妃子和她们孩子那么亲密的时候,滟贵妃心里也是说不出的苦。

霍骞见大家并没有深究刚才猫妖的话,手上的力道才轻了些。

这中秋宴席被这么一闹也只能草草结束了。

深夜皇宫外,一个身披黑斗篷的人矗立在树下,像是在等人,又像是一尊泥雕怡然不动,直到一只黑猫从树上跳下,这人才走到一处废院内。

“出来吧。”神秘人坐到木凳上,不冷不热地说到。刚刚从树上跳下的黑猫从屏风后出来化成了一个黑衣女子,和刚刚的猫妖完全相反的样子。

神秘人笑了笑接着说道:“你也真是下的去手。”女子扭头看向皇宫的方向:“我以为她早晚会死在霍赛的手上,没想到啊,她竟会死在瞿成渝剑下。”

神秘人站了起来走到她旁边:“那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刚才伏在她身上,一句句话可都是将她往死路上推。”

女子垂下眼眸:“怕什么,我要亲眼看着霍家从此万劫不复,不过当下我倒是很期待一件事。”

神秘人并没有问是什么事,只是说到:“你好自为之就行,别惹出什么茬子还要赖到我身上!”说罢便走出了废院。

黑衣女子自言自语道:“我的亲妹妹啊,我倒要看看你这情哥哥,知道死在瞿成渝剑下的是你,会做何反应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深夜中,安逸的京城却一直徘徊着这邪恶的笑声,仿佛是为了明日的腥风血雨作做着准备。

第二天清晨,慕彦上完早朝又到养心殿去批折子,徐公公战战兢兢地呈上了一个盒子,这盒子精致又不失神秘,就像是这盒子的主人般行踪不定。

慕彦打开了盒子,他便知道这是大祭司送来的,每逢昨天的情况,便要祭祀以此来去除皇宫内的晦气。

可这祭司每年都要抓一个活人当祭品活活烧死,这次也不例外,可当慕彦看到祭品的名字时,赫然大怒,一下把盒子摔倒地上,竹片掉了出来,上面清秀的字迹写了三个字:慕槿妍。

8.姐妹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