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娑误

婆娑误

商女隔江唱庭花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回…

  典雅华美的大殿里,尽头之处有一巨大的白色纱幕,几缕微风拂过,垂落的长纱袅袅起伏,破有几番出尘之美。

“阁主,他们来了。”一旁的侍女毕恭毕敬的撩开纱幕,轻声对里面的女子道。

“终于……”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呢喃,纱幕里映出修长的单影,裙摆轻摇,飘动如云,美轮美奂。

“让他们进来吧。”箜篌般悦耳空灵的声音穿过轻薄的丝纱,消散在空中。

“是。”侍女不敢多言,立刻走出大殿。。

“…这么算来,时候也差不多了。”女子伸出素手,掀开纱幕,近乎绝美的容貌让人不禁对她的存在有所怀疑。

微微上勾的双眼竟给她添了几分妖媚,而眼底暗含的凌厉冷漠,又给她夹杂着淡漠无情的气质,仿佛是出尘之人。

这就是偶然撇见她容貌的千问流的感受。

“谁?!”女子似乎有所察觉,偏头向他的藏人之处—红柱看去。

眼见自己被发现,千问流也只得从柱后乖乖的站了出来。

女子仔细看着他的样子,眼底一道芒光飞快闪过。“你是谁?”

千问流自然没有错过她话语中暗藏的杀机。他也没有慌,平静的笑道:“在下千问流,只是静仙的仰慕者罢了。”

“你以为我这里是皇宫?”被称作静仙的女子不信他的鬼话,嘴角的弧度泛着几分冷意。

有趣。千问流对她那简单的一语双关的话颇为玩味,心下也对她产生些许兴趣。“静仙阁下勿要怪罪,夜某……”

“小……额,阁……阁主。不好了!紫东,紫东她,被他们抓起来了!!”远处一位绿衣侍女抓着衣裙,风风火火的跑到离千问流有两里的地方。

“是吗……”静仙微蹙秀眉,除此之外,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的表情,看起来她似乎早已知晓此事。

不过,静仙心底此刻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平静。怎么可能!竟然比我预算的还要早?!

原来,静仙的名字不叫静仙,而叫南姝。她原是南府千金,但因一位表叔欲要谋反之事,被皇帝所知。于是,他们家也收到了种种牵连。

幸好,因为家父曾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在太子的百般劝阻下,大部分亲属才免遭一难。但由于父亲与表叔之间来往密切,而且与他的血缘较深,所以……

而家父的逝去,也对南府的众人打击很深,再加上以前与家父是敌人关系的那些官员的落井下石,趁机下黑手。

在她从父死的悲痛缓来神时,才发现现在自己只剩一人了。

南姝不想再去回忆这些,因为她怕自己控制不住现在就要杀他们的冲动。再有就是,这里还有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人。

不过,我倒是希望他不是他们的人。南姝难得的看了一眼千问流,这眼神可真叫一个意味深长。所以,你到底是谁呢,千问流?

千问流蓦然感到一种强烈的危机,他骤然抬头望向南姝,见她仍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不由得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错觉。他想了一想,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他闪了一下身,瞬间消失了。

南姝察觉到他已离去,微微送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东瑶阁主,别来无恙啊!我又来叨扰您了!”随着一阵豪放的笑声,一长相粗犷的汉子双手抱拳,迎面走向南姝。

南姝已经在他进门前转过身去,心里哀叹着又不能休息了。不过,她满心里也没有丝毫怨气,因为—“哪里哪里,兄长能来见望小弟,是小弟的荣幸!”

南姝说着转过身来,女子娇弱的样貌不知何时改成了书生模样。

“我说余老弟啊,你知道我武海是个粗人,可你这……”

“兄长莫怪,这只是小弟与您开的一个玩笑。”南姝一边在心中指责自己竟和那些“正人君子”一样处处都充满着虚伪,一边向武海赔罪。

“那个…余老弟啊。”武海打断了南姝滔滔不绝的道歉,神情尴尬的望着他。

南姝见到他那种表情,心里有些担忧。“怎么了,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说到最后一句时,南姝的脸上笼罩这一层阴霾。竟然敢惹我的救命恩人!我……

武海感觉余老弟情绪有点不太对,浑身都散发着令他很不舒服,甚至感到恐惧的气场。

说实话,他一点都不了解他这位兄弟的过去。他想打听时,一想到他第一次见到余老弟时,他的样子,便是再怎么好奇也是如鲠在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兄弟那胸口上的两个大包!当时,他差点被吓得昏了过去。讲真,他当大王当了好些年了,从来没见过有如此的酷刑!

“余,余老弟啊。我来你这翻山越岭的走了好几个月,所以,我这么一歇,就感觉有点累啊。”武海压抑住快要打颤的牙齿,故作镇定的道。

南姝听到这句话,慎人的气场即刻散去,她吩咐道:“好不快给我兄长拿把椅子!”

“是。”因侍女们通通扮作男装,所以,武海也没怀疑什么。

“谢谢啊,大兄弟。”武海傻呵呵的为给他搬来椅子的侍女道谢。

侍女不但没有回复,还回给他一个白眼。

武海愣了一会儿,挠了一下头,“余老弟啊,你家的仆从脾气还挺大。”

知道原因的南姝也不好训斥这个侍女,因为无论哪一女子被叫成大兄弟,都会恼怒的。

虽然这也是情有可原。但是,在这里,也不是简简单单就放过的。就怕是以后,她会勾结外人来教训我。想到这,南姝眼眸一寒。这个人,留不得!

“本人教管不严,兄长见笑。”

“哪有的事!你这个小弟兄啊,嘿!他这性格正和我的胃口!”武海爽朗的道

此时的武海没有想到,仅仅是自己的这一句话,就把在悬崖边徘徊的那个侍女给拉到了安全地方。

南姝顿时觉得,还是先把杀她的事缓上一缓。

“没想到,这个么多年过去,兄长真是一点都也没变啊。”南姝似叹道。

“余老弟不也是?哈哈,所以我说,光阴会改变一切,这句话绝对在我没让你身上不适用!”说罢,他大笑起来。

不,武海,我变了啊。变得已经忘记了原来的性格。所以啊,我们错了,我们都错了。光阴真会改变一切。南姝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关于之后武海说的那些话,她已经一个字都没有听见了。

“呼~余老弟,我就喜欢跟你说话!痛快!!”

南姝回过神来,笑了笑。

这时,一位侍女跑来,低声在南姝耳边道:“小姐,饭已备好。”

南姝转过头,道:“兄长前来,定时没有就食,我已让他们做好一些菜肴,不如,我们边说边吃?”

“好啊!还是余老弟考虑周到!正好我也有点饿了。哈哈哈!”

南姝站起来,在两位仆从的搀扶下走下台阶,笑道:“那我们就去后房行用。兄长请。”

武海起身,一把拦着南姝的肩,“好兄弟!”

南姝也没在意,笑着拍拍他的肩。

第一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