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背叛

  蘅国十三年鄢国城内

东风夜放花千树,火树银花不夜天。

那一夜,他们共赏璀璨胜于星光的焰火;那一夜,他放下了所有的戒备,体味了从未有过的快乐;那一夜,她将身旁的这个男人视作此生唯一的挚爱。

只是,幸福总是不及心酸深刻的。

半年后

终于破晓了,然而天色还是阴沉沉的,是欲雪的天气。

碧云亭内,沧蓝凭栏远眺。灰白的唇色亦如阴云密布的天空,而眼中的血丝却是残阳一般的殷虹。

寒风阵阵袭来,沧蓝右手握拳,狠狠地砸向石质的栏杆,身体同因风飘拂的衣袂一样微微颤动。

看着脸色愈发苍白的叶沧蓝,管络忍不住上前一步,轻轻开口:“王爷,叶勍御将晁小姐带走,无非是想逼您就范,所以在他与您正面交锋之前,晁小姐应该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叶勍御之所以这么多日都不对此作出回应,就是想击溃您的心理防线,您千万不要乱了心神,让对方得逞。”

闻声,叶沧蓝闭上双眼,长叹一口气,定下心神,转身在石椅上坐下,缓缓开口:“这次怕不是这么简单。”

“什么?”管络有些诧异。

“你看。”说罢,叶沧蓝将一枚四连环戒指扔在了石桌上。

管络将其拾起一看,惊叹道:“这?”

“不错,这次对卿寒下手的恐怕不是叶勍御的人。”

“启禀王爷,有您的一封信。”一个将士双手捧信向叶沧蓝行礼。

管络看着面前的男人将信一行行的读下去,继而脸色一点点的阴沉下去,身上透出冷冽到让人窒息的戾气,不由得也变了脸色,开口问道:“王爷?当真是穆莱士?”

叶沧蓝并不回答,但他此刻的表情却足以说明一切。

怎么办?管络心里清楚,落入穆莱士手中的卿寒就如同堕入炼狱的天使,已成为魔鬼眼中最美味的佳肴。同叶氏对皇位的争夺不同,穆莱士一族根本不屑于追逐为世人所痴迷的权势。关于生命,他们有着另一番更为血腥的诠释,为了所谓的信仰,他们甚至可以吞噬自己的鲜血,在他们眼中,生命的延续,不过是一个灵魂将怨念寄托在另一个灵魂之上,即一个生命的诞生,必将用鲜血去祭奠。正是为了清除穆莱士势力在鄢国城内的渗透,保护鄢国的一方百姓,一向主和的叶沧蓝才选择了宣战,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卷土重来,甚至以卿寒做威胁。

“您预备怎么做?”见沧蓝缓缓起身,管络焦急的问道,却听到男人沉稳而坚定的音色。

“我去见他。”

沉重的门无声无息地在叶沧蓝身后盒起,隔绝了于外界的一切,只身一人行走在密闭而黑暗的陌生空间,耳旁是莫名液体的滴答声,叶沧蓝握剑的手有些微微发抖,但无论怎样恐惧,他的心里知道,这迈出去的每一步都会让他离那个让他朝思暮念的人更近一点,于是接下来的一步又会分外坚定。

伴随着火光的燃起,叶沧蓝看清了不远处身着虎皮长袍、跪卧在地上的人,还有其怀中浑身是血的卿寒。

一把匕首从叶沧蓝手中飞出,直插在穆莱士的右肩之上。“你在干什么!”伴随着叶沧蓝的一声怒喝,穆莱士放下卿寒,缓缓起身,不动声色地拔出匕首,又拭去嘴角残留的卿寒的血液,用带着阴沉目光的眼睛盯着因愤怒而微微颤抖的男子。

一丝狠意也在沧蓝脸上显露,握剑的手微微用力,眉宇之间的,是决绝。缓缓开口:“说你的条件!”

对面的人冷笑一声,倒也痛快的做出了应答,只是答案让人忍不住颤栗。“一命抵一命!”

“好!”说罢,叶沧蓝举剑向自己刺去。

“不要。”卿寒微弱的声音响起,强撑着向沧蓝爬去。

叶沧蓝扔下剑,蹲下身拥抱憔悴得让他心痛的女孩。

卿寒的眸中噙满了泪水,流淌着鲜血的手紧紧地抓着叶沧蓝胸口的衣服,用干裂渗血却依旧美艳得让人动情的唇说出了让他此生都无法忘却的话:“有我在,谁都不许伤害你,哪怕那个人是我自己,也不可以。”话音刚落,便拾起沧蓝刚刚扔在地上的剑向自己刺去,在沧蓝的呼喊声以及众将士奔腾而至的呐喊声中缓缓合上了双眸。

南安王府内

“救不活她,就陪葬吧。”

二十日后

“管络,沧蓝在哪?”

“晁小姐,您的身体还很虚弱,还是请回去休息吧。”

“管络,我求你告诉我,沧蓝到底去哪儿了?他当真要娶那个什么蔷薇?”

“王爷!”越过卿寒的身体,管络将视线落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而那个人有着让卿寒痴迷的声音,而这个人正在用他的声音叫她的名字。

“卿寒!”

待管络离开,二人回到室内。

“沧蓝,我拜托你告诉我,为什么他们说你要成亲了,娶的人却不是我?”

“卿寒,你我共历生死,我们的感情早已非刻骨铭心不能形容,只是……”

“沧蓝,我从未说我为你牺牲是因为想嫁给你,对于婚姻,我并不强求,我只是不明白,如果不是我,那她,是你真心想要去守护的人吗?”

“卿寒,你知道的,自始至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可她是璟临公家的小姐,而你,不过是一个平凡人家的女孩。”

“什么?是因为这个?真没想到,为了我,你可以将生命弃之不顾,却会为那些可笑的权势屈服。沧蓝,我真不敢相信,你会为了地位而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做事。”

“你不信?卿寒,你真的了解我吗?你或许还不知道璟临公为什么会找我合作吧,那我告诉你,是因为他知道我一定会同他合作。”

“什么?”

“十三年前,天下初定,叶勍御又手握兵权,所以,即使深知我父亲的死与叶勍御脱不了关系,陛下也无可奈何,只能想尽办法保全我,不然,你以为留着皇族血脉的我缘何会被安置在这边塞小城之中。可即使是这样,叶勍御也不肯放过我,你我初次相遇之日所遇到的那些人,都是他派出的杀手。卿寒,你应该清楚,如若我不与璟临公联姻,仅凭一人之力,不仅杀父之仇永世难报,甚至性命堪忧。”

“这些我都知道,可如果真的仅如你所说的那样,那她能给你的,我同样可以!”

“什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拥有和她一样的身份地位,你会不会选择我?”

“卿寒,你不要这样,你是一个好女孩,不应该卷入这宫廷的争斗之中。”

“你不要和我说这些。你背负着使命,我无话可说,只恳请你想想我们的过往,历尽了生死,难道还化不开你心中的恨意吗?”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生死关头,为了所爱之人可以放弃一切,即使是自己最宝贵的生命,与她相比也不值一提。可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在未临绝境之时,许多看似无足轻重的东西却拥有超越情感的力量,或许,这就是人们对一段感情总怀有不确定之感的缘故。

沉默了许久,就在卿寒以为自己等不到答案的时候,传来了叶沧蓝低沉的声音:“我很抱歉,但身为皇族,有些是我无法选择的,辜负了你,我也痛如万箭钻心,此生不求你可以原谅,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若是能忘记我,你自己今后也能过得更好一些。”

“什么叫忘记,你预备要我如何忘记?沧蓝,你当真如此绝情?”

“无论如何,我已答应蔷薇的,就婚姻而言,今生唯她一人,绝不会变。”

第七章:背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