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拒绝

  酉时邀月阁内

“想必沐大人已清楚本官约您至此所谓何事。”

沐云谲抿了一口杯中的酒,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下官愚昧,还请晁大人明示。”

晁璘安亦是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走至沐云谲身后,缓缓开口:“你我二人同朝为官十余载,理应为陛下周全。自陛下登基至今,已有十六年,却未曾立下太子。而今陛下久病在床,已是无力管理国事,二阿哥虽为长子,却软弱无能;六阿哥年幼,更是难当大任。为保江山社稷之稳固,必定要有一人出面暂替陛下执掌大权、处理政务,对此,朝廷内外早已议论纷纷。不知沐大人对这继承皇位的人选有什么想法?”

沐云谲起身,饮尽杯中的酒,转向身后的人,说道:“晁大人,且不说陛下只是龙体欠安,并无大碍,就是真到了确定皇位继承人的那一步,我们身为臣子,也只能听凭陛下的旨意。不是吗?”

“哼,”晁璘安冷笑一声,面向沐云谲,眼中满是深意,缓缓开口道:“好一个听凭陛下的旨意,沐大人选在此时突然回来,难不成也是陛下的意思?沐云谲,今夜就你我二人,难道你还要有所隐藏?”

“晁大人这话从何说起?”沐云谲神情温润,一如常态。“不错,我此次归京并非陛下召见,而是奉南安王之命前来探望,不过也仅此而已,绝非动了异心。”沐云谲将酒盅放回到桌上“晁大人如果没有其他事,那下官先行告退了。”说罢,转身离开。

“站住,”晁璘安怒喝一声,过了许久才长叹一口气,平定下心绪,重又开口:“沐大人,今夜,本官之所以会向您发出邀约,就是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沐大人是聪明人,到了今时今刻,我也不便与你兜圈子。本官知道,您与南安王共事多年,为其出生入死,也在所不辞。可您也应该清楚,南安王的才学武艺虽皆为上乘,但他毕竟不是陛下的亲骨肉,且在鄢国一呆就是数年,至今未归,继位更是名不正言不顺,而您又凭什么笃定与在下共事就不及跟随南安王呢?”顿了一顿,晁璘安继续说道:“再者,就算你不顾及我们往昔的情分,难道也不考虑卿儿的感受吗?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与我为敌,卿儿会怎么想?”

沐云谲驻足许久,转过身,说道:“晁大人,您与叶大人的合作,卿寒不知,不代表下官也不知,之所以依旧愿意出面解决此事,也并非全是为了卿寒,很大一部分还是顾惜往日的情分,不愿大人受那牢狱之苦。下官回绝大人的美意,亦是因此。正如大人所言,如今朝廷内外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且不说几位皇子,就是当朝宰相、陛下的亲弟弟,也对这皇位虎视眈眈,难道不是吗?我清楚大人是奉了何人的旨意前来,却不劝服您能与下官拥有相同的立场,但还请大人也不要强人所难,能尊重我的选择。今日之事下官就当从未发生,不会同任何人讲起,也请大人不要做些让自己徒增烦恼的事,日后相见,才不会觉得尴尬。言尽于此,下官告退。”

待沐云谲离开,一黑衣男子进入房内。“给我盯紧他,有任何风吹草动,即刻来报。”“是。”晁璘安挥挥手,待男子离开,重回桌旁坐下,举起酒盅,又重重的放回桌上,“沐云谲,你如此不识抬举,就不要怪我心狠了。”酒盅破裂,碎片划破了手掌,鲜血滴在晁璘安绛紫色的长袍之上,很快便失去了踪迹。

蘅国16年4月末

歌声似带着魔力清冽而悠长,环绕了整个小岛。潇湘馆中只点着数十支蜡烛,昏暗中隐约可见七彩的光芒在空中浮动飘移,果香也若有若无地逸散在空气之中,醉人心弦。一串串晶莹的紫色水晶珠链错落有致的排开,既巧妙地划分了舞台与宾客席,又将台上歌者的神态打造的梦幻而朦胧,那每一粒水晶中都清晰地演绎着弹琴吟唱的女子的一姿一式,晶莹闪耀之感顿生。沐云谲依靠在藤椅上,双眸微闭,手指扶在额旁,目光透过水晶珠帘持久的落在卿寒身上。只见卿寒身袭一件淡黄色的长裙,如云雾般的裙摆自上而下逸散开来,几只荼色的蝴蝶在腰间翻飞舞动。纤细的脖颈上系着一条银质的项链,银环环环相扣,拼接成花瓣样式,衬托着正中珍珠的华贵,以淡黄色的蜜蜡、深紫色的水晶、红褐色的玛瑙为辅依次在珍珠周围镶嵌,典雅别致。卿寒一曲终止,屈膝向宾客致礼以后,便径直走向了沐云谲。

室内。

卿寒摘下项链放在沐云谲面前的桌子上便转身离开,沐云谲目光示意,立即有手下上前拦住了卿寒,卿寒停下脚步转过身竟撞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卿寒慌忙退后,险些向后摔去,却被一只手拦腰扶起,卿寒抬起头才发现原来沐云谲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她的身后,那深邃而灼热的视线似无尽的黑洞让人不由得深陷,让人既想躲避,又因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想去靠近。卿寒微微一愣,低下头,轻轻挣脱了他的怀抱,说:“还有事吗?”沐云谲放下手,用微微一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说道:“我在等你的理由。”“太贵重了,我不能收。”“那如果是我希望你能收下呢?”“我,”卿寒犹豫片刻,还是开口说道,“沐公子,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欠别人太多。”“别人?”沐云谲气极反笑:“好,真好,我以为你我之间种种,虽不至于让你爱上我,却也足以让你把我当做朋友,现在看来,当真是我自作多情。”沐云谲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似秋夜里倾洒在湖面上的银色月光,明媚里浸满了寒凉。音色低沉,轻声问道:“卿寒,我请求你告诉我,你当真是不喜欢欠你所谓的那个‘别人’,还是独独不喜欢欠我,是你自始至终都未曾看到我对你的真心,还是把对我说不当成了一种习惯,难道你已讨厌我到连一件小小的生日礼物都不肯接受?”“不是这样的!”卿寒慌忙辩解,抬头看到对方热切而真挚的眼神,曾以为平静如水的心,亦升起了一丝波澜。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正视着面前的男人:“你要一个原因是不是?那好,我告诉你。”卿寒叹了口气,缓缓转过了身子,“事实上,从你借家父一事让我留下来之日起至今,你对我的情意早已无需表白。我甚至必须承认,你的一个眼神都足以令我心动。可正因如此,我才只能对你的一切选择拒绝,我不想你因我一再失望,你清楚,我根本给不了你想要的。父亲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若非无法放任他出事坐视不管,我现在可能在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过些日子,我又不知会去哪儿,或许有一天我会为一个人停留,但绝不会是现在,也不会是为你。你帮了我,我很感激,但却永远无法将感激幻化成爱情,趁我们都没有为情所困时停止,这段日子为我们带来的,或许还能是段美好的记忆!”终究还是害怕看见沐云谲的眼神,只有淡淡的留下一句:“我很抱歉跟你说这些,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你的羁绊。”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如果明天不需要我来可以派人跟我说一声,如果还需要,我会遵守这一月为期的约定。”说罢,便消失在门外,只留下沐云谲望着面前的空气怅然。项链自指间滑落,也不曾注意,苍白的脸上满是失落与悲伤,“停止?谈何容易,已是这么多年,卿儿,难道我从未在你的记忆停留吗?”

第三章:拒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