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别离

  蘅国十七年

四年过去,曾以为的长厢厮守,在现实面前,终究是输给了似曾相识的别离。

檐下的琉璃灯笼随风轻摇,黄色的灯穗因雨的浸润而不再轻盈,互相粘连牵绊,同红色的烛火交相辉映。烛火将熄未熄,在灯壁上留下一抹粉红,雨珠在夜幕的笼罩下,已辨不出原本的颜色,唯有沿着灯璧蜿蜒前行的,才透出些许的晶莹。

雨中一抹秋香色的身影,雨珠沿着衣袂滚动、滴落,在地上溅起一圈圈的水花。雨声掩盖了啜泣声,雨水掩盖了泪水,雨季的感伤掩盖了离别的悲凉。

沧蓝从廊下缓缓走出,驻足,轻轻地,将那抹身影拥在怀里。

“卿儿,我的心情你是明白的,对不对?纵使我强迫自己摒弃一切恩怨,放下昔日受过的所有屈辱,纵使我千般隐忍杀父之仇今世不报,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已是无法停止。如今,起兵已并非我一人之事,虽然他至今仍未对我下手,可自从我未死一事不知缘何传入叶勍御耳中起,就不断有密探来报,他不仅私下里加紧练兵,还广招贤士,对我军的绞杀更是一触即发,趁现在他尚未做好充足的准备,而我方粮草已足,士气激昂,若不先发制人,失去良机,待日后再战,势必会处于不利地位!”

“好了,”卿寒转过身,将指尖放在叶沧蓝的唇上,阻止他再说下去。“你什么都不必再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沧蓝,你我走到今日,你应该清楚,只要是你想做的,我绝不会阻拦。”

“卿儿,”叶沧蓝一把将眼前的人揽入怀中,表情郑重而真诚。“我答应你,我许给你的一生绝不会变,夺回皇位那日便是你我重逢之时,今日之情,终生不负!”

卿寒含泪微笑,缓缓开口:“沧蓝,我不求可与你长相厮守,只一件事,还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叶沧蓝轻抚着卿寒的长发:“你说。”

“来日你登上皇位,请饶恕我的父亲,放他归隐。”

“你父亲?”

“家父晁璘安!”

“什么?”叶沧蓝将卿寒放开,低下头正视着面前之人的眼睛,仿佛在确认其刚才所说的话是否是真的一样,见卿寒神色如常,便也由不得他不信,情绪便略微激动了些:“你是晁璘安的女儿?可是为何从未与我说起?你可知他是叶勍御的人?”

见卿寒微微点头,沧蓝不由得一愣,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轻叹道:“呵,原来是这样,这也难怪当年他会突然与我反目……”

“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何意义?你究竟要不要答应我?”

“卿寒,当日之事是我负你。晁璘安做出这种选择我不怪他。好,我答应。”

室内一片沉寂。

桦萱终究是忍不住开了口:“小姐,您当真要让他离开?您不怕他……”

卿寒不语,过了良久,才缓缓开口:“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就是在等今日。他将自己未死一事透露给叶勍御,除了想用隐晦的方式向其宣战之外,莫不过是逼我同意罢了,我何不成全他。我清楚他这一去可能再不复回,也清楚我的身份必定会使他一生都无法将我接入宫中,但是桦萱,我没有办法,你是知道的,他是我这一生之中,唯一在面对时没有任何办法的人,现在,我只祈求他说到做到,可以放过父亲,便是足矣。”

“小姐……”

是的,他知道,小姐也知道,那个男人不爱她,又或许曾经爱过,只是那份小情小爱怎敌得过国仇家恨?怎敌得过皇位江山?或许他曾经也是一个单纯透明的少年,只可惜经历了家道中落、屡被暗杀、朝代变迁的他,早已被没了心底那仅存的善意,又似乎他的生命理应如此,选择沉沦、或崛起,被人踩在脚下、或踩着别人的尸体向上爬!这样的一个他,在面对一份微不足道的、可笑可悲的感情时,怎会将其放入眼中,更何况那是一份源自杀父仇人帮凶的女儿的爱,怎么可能抚平恨留在他身上的印记?只是他不知道,或许他知道却不愿承认,引发这一系列悲剧的根源会是他自己。

第八章: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