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气的吐血

  “凌苍,你在干什么!”

一声怒喝,平地炸雷,在场一些功利尚浅之人,震得耳晕目眩,摇摇欲倒。

藏青玄袍之人,健步而来,飞眉入髻,两鬓霜白。

来人正是凌家家主,凌擎天,人至花甲之年,却只是两鬓稍染霜白,浑厚气势,仿若高山深海,远不是凌苍可比,一脸肃穆威仪,不怒自威。

连凌无双也不由暗道,好有气势的老头,端得是体态威严,浩然正气,高手,这凌擎天,才是真正的高手。

谁知,下一秒,凌无双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在地。

只见凌擎天疾步而来,手指凌苍,丝毫不顾及形象,破口大骂:“凌苍,你这个小畜生,竟然趁着老夫不在之时,欺负无双,老夫今天不打断你的双腿,老子就跟你姓”

周围凌家子弟一听,顿时集体狂乱,跟他姓?难道你和他不是一个姓?

形象啊,一家之主,形象何在?

凌无双嘴角一抽,脾气好暴躁的老头儿,不过,她喜欢,一丝舒畅蔓延四肢百骸,暖至心底,这种感觉怎么说呢,还从未有过。

凌擎天健步如飞,几步走进院门,满脸怒容。

“爹,你怎么回来了?”慌乱,诧异,在凌苍脸上一闪而逝。

“我怎么回来了?老子没有在,你就能胡作非为!”凌擎天大喝,中气十足。

凌苍压下翻滚气脉,不甘心地收回手,开口反驳,“爹,你别拦我,今日之事,的确不是我的错,凌无双伤我孩儿,我一定要讨个公道”

“逆子,你还敢说”凌擎天立刻怒火高涨,彻底发飙,“你当老夫是瞎子吗,我一进门,就看见你追着无双打,用得还是杀招,一个长辈,欺负不会玄气的小辈,成何体统,那我现在,是不是也能欺负你”

话刚落句,一掌挥下,深黄玄气,巅峰天玄。

“轰——”

浑厚玄气,铺面而至,凌苍连连退后,一咬牙,慌忙开口求饶,“爹,你冷静一下,先听我说,事情根本不是你看见的那样”

凌苍倒也是聪明,知道要是先不稳住老爷子,怕是一气之下,将他打死,那就得不偿失,所以连忙服软。

“哼”凌擎天一挥袖,冷哼一声,倒也是收回手,抖了抖,笼在袖中。

冷静?这叫他怎么冷静?他要是晚来一步,他的宝贝孙女就被凌苍这个逆子,活活打死了,最心爱的儿子没了,就留下这么一根独苗,再没了,这是要他的老命啊。

趁这时间,凌苍急速道:“爹,凌无双因惜儿的无心之失,出手伤人,我已经阻止不及,却也未多过计较,谁知,凌无双一错再错,不听劝阻,竟然狠下毒手,废了惜儿丹田啊”

丹田一废,无法聚集玄力,亦沦为废材。

凌苍摇头哀道:“凌无双将云惜伤残至此,你叫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混账,事到如今,你还要诡辩”凌擎天一听,火气才下眉头,那是又上心头,怒道:“你当老子这么好蒙骗,无双根本不会玄力,你告诉我她如何打伤九品玄者的云惜?”

最后一句,厉喝出声。

手指凌苍,接着怒道:“凌苍,别以为你们的那些小动作,我不知道”

他倒是想无双出手伤人,但是,每次出去,总是弄得片体鳞伤,这次,甚至险些丧命,无双要不是他这个爷爷护着,早就被他们下了阴手,今天甚至让他当头撞上,这让他如何不怒?

凌苍被一句话堵得满面通红,无法反驳,亦是敢怒不敢言敢言。

可是,他说得是实话啊,大实话啊!他也想知道,凌无双这是怎么了?谁能告诉他?

凌苍狠压怒火,放低姿态,手指凌云惜,道:“爹,你看云惜这一身重伤,是我亲眼看见凌无双打伤她,在场的这么多凌家子弟,可都能作证,孩儿所言非虚啊”

凌苍说的那是如歌如泣,痛心疾首。

晕迷的凌云惜这时已被扶起,身体歪扭,浑身血迹,正准备带去疗伤,侍卫闻言,赶紧停下。

凌擎天抿了抿唇,不甚在意地扭头,淡淡一瞥,却是眸光瞬凝。

凌擎天的辨别力,那是何等老道,不用凌苍多说,只是一眼,便看出凌云惜玄力彻底被废,没有丝毫波动,一身重伤,不死也残。

“你……说是谁干的?”脸色凝重,凌擎天眸光一转,这才望向身后的凌无双,面带疑问,是你干的?

凌无双两手一摊,轻耸肩头,不慌不忙地勾唇一笑,“谁看见是我干的?”

神态慵懒,淡定自若。

见凌无双那姿态,气定神闲,凌擎天瞬间一愣,今天的无双,有些不一样,不对,是完全不一样,怎么回事?

“凌无双,这是我亲眼所见,你还敢狡辩”凌苍几步上前,双眼环视周围的人,狠声道:“光天化日之下,你当我是瞎子吗?”

浑身气势瞬间猛涨,若是平常之人,早被吓得抖擞。

可是,凌无双不退反进,缓缓提步上前,眸光锐利,瞥着周围的凌家子弟,红唇轻启,道:“那你们谁,出来说说,看见我打伤凌云惜了?”

语气淡淡,眼波婉转。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全体瞬间噤声,无一人敢动,别说笑了,让他们站出来指证,这不是开玩笑嘛?这小祖宗连嫡系子弟凌云惜都敢下手,仅此一招,便废了丹田,甚至还当着天玄高手凌苍的面,那干净利落的手段,若不是想找死,谁会去惹?

“这么多人,可就你看见了”凌无双双手环上胸前,眸光睥向凌苍,慵懒勾唇一笑,“不过,你的片面之词,可不能说明什么”

“你,凌无双……你简直是无法无天”凌苍竟然被气得差点吐血,顾及凌擎天,满腔怒火,却只能原地跺脚,重复吼道:“简直是无法无天!”

“咳——”凌擎天低咳一声,沉声道:“凌苍,你当老子不存在吗?”

虽然语气严肃,却是怒火渐消。

凌擎天目光在周围扫视一圈,老练成精的他见此形势,虽说仍旧疑惑,却也明白几层。

“爹,此事你来评断,还我一个公道”凌苍望向凌擎天。

凌擎天稍有霜白的眉头狠皱,半晌,一脸正色,才道:“无双说得对,只听你一人的片面之词,不能断定,现在又无人作证,不能妄下决断”

这一番言辞切切,说得是义正言明,祖孙二人,一唱一和,配合得简直是天衣无缝,直叫人拍手叫绝。

闻言,凌苍双眸瞪大,不可思议,“爹,这明显是凌无双诡辩之词,你怎么能相信”

“放肆!”胡子一抖,吐出两字,凌擎天瞬间脸色一沉,“你这是变着法儿骂我老糊涂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凌苍暗自咬牙,低下头去,敢怒不敢言。

凌擎天冷哼一声,思索半响,才道:“云惜的伤,去丹堂领取一枚地灵丹,至于你,当众对小辈下手,你有没有想过这后果,置家规如无物,若是众人纷纷效仿,这凌家,岂不是乱了套”

凌擎天言罢,语气稍转,又道:“所幸没造成伤害,就从轻发落,去刑堂,禁闭一月,此事就此作罢”

所幸没造成伤害?连凌无双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她随意望了眼对面的凌云惜,一枚地灵丹倒是减轻凌云惜一身重伤,不过,丹田被废,回天乏术!

“禁闭一个月!?”凌苍猛然抬头,大声道:“爹,你怎么能如此偏袒那个废物,你为何总是如此偏心?”

凌昊在的时候,爹就偏爱于他,现在凌昊死了,留下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爹竟然还是处处偏袒,次次维护,为何如此不公平。

这‘废物’二字,着实踩到了凌擎天的痛脚,顿时横眉一竖,却未多说什么,他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个。

“不必再说,此事就此作罢”凌擎天鼻子哼了哼,他抖了抖袖口,双手背负在后,迈步离开,同时瞥了眼一边悠闲而立的凌无双,眸光犀利,“无双,你跟我来书房”

对废物二字,凌无双倒是不以为意,双手环胸,转身跟上凌擎天。

不过,临走之时,还不忘转头揶揄一句,“偏心?我还不知道,原来二伯的心,是长在正中间的,这可比缺心眼儿还难得,今天无双可是长见识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品种的原因”

言语淡淡,讥讽异常,留下一句话,潇洒转身,不带走一片云彩。

“噗——哈哈哈哈”

四周几个凌家子弟,忍俊不禁,低头笑出声来,还品种?这只有玄兽,才分品种……骂人不带一个脏字的,这无双小姐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凌无双你,你这个,你这个——”凌苍气叉,指着她的背影,抖若筛糠。

“哇——”

突然,凌苍一个情绪不稳,玄气逆流,竟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货真价实,淋淋鲜血,洒落在地。

老天,见此情形,周围的凌家子弟倒吸凉气,顿时对凌无双肃然起敬,一个天玄一品强者,竟然活生生地,硬堂堂地,被

1876164851许颖
求荷包求月票

第五章气的吐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