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原来是她/他(三)

  这鳕将军不懂赏舞,自然夸好,旁人也不能扫了鳕将军的兴致也齐声说好,鳕阡秋表面笑着谢赏,可这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她想鳕芯竹借此又胜过她一筹,懊恼极了,不过没有人会在这时拆鳕将军的颜面。

不知谁听见了鞭炮声,不过一会厅里的人都听见了,大伙都纳闷着这又没过节哪来的炮声。纷纷起身向外去查看,鳕将军也奇怪又没请舞狮的,怎么会有这么大动静,也起身,沈夫人和柳姨娘也随着出去。

只见浅梨拿着几根火柴去点燃火红的炮竹,放完一挂便躲在一旁将一长串的杯子摆放在长桌上,每个杯子里放的水高低不同,而此时身着淡紫色长袍,外披黑色斗篷的煜环,束起长发,宛如俊朗公子,悠然自得地出现,宾客都好奇着这是哪户名门的公子,瞧着眼生,沈夫人一眼便看出那是煜环,心里一惊,害怕煜环又要捅出什么妖蛾子,柳姨娘想着鳕煜环闹了这么一出,秋儿刚才的失误想必会被众人忘记,而她又不顾女德竟扮成男装面客,老爷事后肯定会惩罚她不守规矩,这么想来心中大喜。

煜环站到离长桌十米远的亭台上,放下背在身上箭篓,里面装着几十只箭,抽出一只架在弓上向长桌上其中一只杯子瞄准,众人都目不转睛望着她,不知她到底要做什么,一下,在那只箭离弦快要冲到杯口时,煜环已经准备了下一只箭,速度真是快赶上当年的神射手三皇子,由于杯里水的高低不同,每一只杯子发出的声音也不同,随着一只又一只箭的射出,渐渐组成了一个旋律,而煜环也开始唱起"祝您生辰快乐,祝您身体万康…"浅梨在宾客旁也唱起来,众宾也随着开始唱,浅梨心想别说她家小姐没有什么女德,这歌就是她家小姐自己编的呢,还真是好听。

一曲下来,众人掌声成片,不知是谁问起来"从前怎么没听说过鳕府还有个二公子,这射技真是妙啊","是啊,是啊"大伙便纷纷咋呼起来,都想知道这公子是何人,沈夫人不好说什么,一旁的浅梨听着了,满脸骄傲道:“这是鳕府三小姐。"

"什么,是三小姐!这女子怎么能身着男装,还把玩弓箭。""是啊,太不成规矩了"宾客们一听煜环是个女子,刚才的佩服赞赏全转变成了批评指责,而远处的煜环还不知此时的情况,高兴的跑过来道:"煜环祝爹爹生辰快乐,爹爹还喜欢女儿的礼物吗?"刚才还喜气愉快的场面瞬间变得尴尬,鳕将军怒气一来刚要说些什么,门外小厮报:“华轩王到。"

众人一听王爷来了,纷纷半跪行礼到:“参见王爷。”煜环却先抬头看了一眼,这男子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个嵌玉的银冠,脸上带着面具。是他,煜环想起那次城外的男子,他是华轩王?

"免",鳕将军连忙道:“王爷这是?”这男子似乎也不想寒暄,便向鳕将军道:“鳕将军,本王今日来是替父皇给鳕将军贺寿,来人赐赏。”太监连忙拿着圣旨过来,刚起身的人又都跪下听旨:“奉天承运,皇帝召曰,辅国将军鳕征为夏启征战多年,赢得无数胜利,朕赏赐鳕将军千古宝剑赤霄剑一把,汗血宝马一匹,黄金百两,女眷赏百匹云雾绡百匹,软烟罗百匹,钦此。”

太监将圣旨呈出道:“鳕将军快快起身领旨吧。”鳕将军抬起头,便起来道:“臣谢陛下赏赐。”此时众人才敢起身,煜环起来便向华轩王万俟颢看去,谁想,万俟颢也像是感应到似的看向煜环,是她,原来她是鳕府的人。不过怎么会如此的凑巧再次遇见,万俟颢轻皱了皱眉。

煜环没想到男子会看自己,难不成他认出自己了,身侧的鳕阡秋见到万俟颢时在想,原来传说中的三皇子也就是华轩王竟如此潇洒,虽没见其貌,但从他的气场便能联想到这华轩王是多么英俊。虽说能当上太子妃是好,可这太子贪玩是燕都人人都知道,保不齐哪一天就被...废了,可这华轩王不同,听闻华轩王成年礼举行过后,便进朝帮皇帝谋政,智谋过人,这么一想鳕阡秋便挺直了腰肢,抛着媚眼想引起万俟颢注意,可万俟颢根本没注意到她。

万俟颢便向鳕将军道:“本王还有事,就先走了。”万俟颢没给鳕将军时间再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众人齐道:"恭送王爷。"踏出了府,万俟颢对一旁的侍从道:“查鳕府的人。”"是,殿下。"侍从回答完便将轿子帘给万俟颢拉开,一副恭敬的样子。

万俟颢深思,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目的接近自己,不过不管她为何,她的确给了他一种特别的感觉,让他想去接近和了解她。

顾以昭
好久没更,这次发一篇长文的感谢大家。

原来是她/他(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