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缘分牵绊(二)

  终于,在这僻静的林子里找到了练习的最佳地点,煜环二话不说,摆上靶子,准备练射,虽说平时她的射技不错,可这震天弓她也是第一次使用,难免会有些不上手,还是要先试试。煜环麻利拿出箭,放在弓上,左手握着弓把,右手紧勒箭和箭弦,一只眼紧闭,另一只眼瞄准靶心。很好,就只差让箭放手去冲向靶心了,可一只蜂鸟突然从天上向下冲来,煜环毫无准备,就一下,当煜环缓过神来,箭已经离手了。

煜环心想糟了,她出来急,只带了一只箭啊,无奈,只能踏上寻箭道路了,只希望没射到人。

而轿子内,刚刚还在闭目养神的男子,手中多了一支箭,他睁开那深邃的眸子,看向手指夹着的箭,轿外的侍卫赶忙拉开布帘,向轿内磕头道:“都怪奴才没有及时护驾,都是奴才的错,请三皇子不要...啊。”这个猛劲磕头认错的侍卫此时已成了一具尸体。

"拉走"男子冷言道。另一个侍卫急忙把这个可怜的兄弟拖走,三皇子果然如传闻般冷血无情啊。

正在寻找箭的煜环望见不远处的石路上停着一辆轿子,似乎停了一会了,煜环想去碰碰运气,万一车外的侍卫大哥看见过自己暴走的箭,哪怕只有方向也好,于是她决定走近轿子,煜环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这些侍卫像看见空气似的没有理会她,可当她刚要靠近轿子,他们瞬间拔出手中的剑,着实把这个看似大胆却究竟是个女子的煜环吓到了,可她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如果自己立刻就撒腿跑了,才跟令人怀疑。

煜环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拽紧自己颤抖的手道:“侍卫大哥,小弟我就是个过路的,想问问你们有没有看过一支离了弦的箭。”见侍卫还是手持着剑,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煜环略感尴尬。

她向后退了退,道:“既然几位侍卫大哥没见过,小弟就先走了。”

当煜环背过身,心跳刚平稳时,一个冰冷又附有穿透力的声音传来:“等等。”

煜环情不自禁地转过身,刚刚紧闭的布帘不知何时掀开,俊美的男子已戴上黑色的面具,似阎王般令人感到恐惧,他手里拿着的那支弓正好就是煜环射出去的那支。煜环狠狠地纠结了起来,向前走还是转身逃跑,不知不觉间手心竟沁出了汗,好吧,煜环最后还是决定拿回箭,这人又不能吃了她,她挺了挺身子,定了定神,双眼望向面具后的眸子,似乎想一看究竟。

三皇子心里对这个敢与他对视的人产生了些兴趣,待煜环走近时,三皇子竟愣了一下,"是个女人"三皇子一眼就看透了煜环的身份,三皇子心里又很快明白到此人肯定是有意伪装接近自己,不由冷笑。

煜环怎么知道眼前的男子对自己的装扮早已看穿,故意套近乎,纤细的手拉住男子一只手,灵动的眼睛一下闭上,另一只手来回拈掐,颇有江湖算子的样子,压低嗓子让音色变低道:"这位公子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又如此英俊潇洒,气宇不凡,小弟略算一二,公子前途无限啊,肯定不会和小弟计较一支箭吧。"好吧,说实话男子巨大的面具几乎遮住整张脸,什么英俊潇洒,气宇不凡都是随意掰扯出来的,不过那不富大贵倒是真的,应该是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吧。

三皇子再次被这女子的行为所震惊了,他不想承认刚才女子握住他的手真的很暖,像光丝般微小却温暖,这温暖甚至连他的母妃都不曾给过,他的心里竟产生想占据这温暖的冲动。

三皇子很快否定了自己这荒谬的想法,自己是要夺皇称帝的人,怎能被这儿女私情所牵绊,他把箭扔到煜环手里,道:“回府。”帘子被放下,侍卫又抬起轿子,继续向前行进了。只剩煜环一人站在那石路上,她望向走远的轿子,刚刚的男子好像笑了,是她眼花了吗?

顾以昭
今天的故事你们还喜欢吗?

缘分牵绊(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