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唤月谷褪下了一身银装素裹,融雪的时候已是二月下旬了。

“师父,咱们今日就出发去扬州了吗?”

非良将秦问手上的水桶放回角落点了点头。

“今日就走,不用再去挑水了。待会儿为师下山去马市买两匹马,你在家将自己的东西整理好等着为师。”非良将自己提前收拾好的包袱放在桌子上,她没什么可带走的,除了师父送她的那套红罗裙。

“可是,我……”秦问脸上露出少有的为难的神情,“师父,我不会骑马……”

非良扶额,暗道自己太粗心大意,果然是初为人师,做得还是不够周到,竟忘记了秦问是深宅大院里出来的“体弱多病型”公子哥儿。

“无妨,你先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为师半个时辰内回来接你。”非良交代完毕便出了门。

秦问小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他环视四周,除了一些衣物就没什么可带走的了。

秦问打开柜子,将里面叠好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放进包裹里,突然,他的手顿了一下,手中拿的正是他之前在承祥绣庄自己挑的薄衣裳。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张小脸上满是纠结,他一边将衣裳展开四处摸索,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缎带呢……缎带怎么不见了……”

翻找几遍之后,秦问终是放弃了,他将衣裳重新叠好,把小小的行李包在大厅桌上挨着自己师父的放好。

此时非良出门不过才一柱香的时间。

秦问走到门边,掌心是厚重的雕花桃木门,他四处张望着。

冰雪初融,大地回春,不少桃树的枝丫上已经长出了新枝嫩叶,他的视线落在菜园子边一棵桃树下。

“雪已经化了,土应该是能动的了。”秦问自言自语道,提起小铲子就往菜园子跑去。

不消半刻,桃树下就变得一片狼藉,秦问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力气变大了,每一下都将铲子深深没入土壤里。

“到底会是什么?”

挖了很久都没有看见什么东西,秦问怀着满肚子的疑虑将土壤又填进被翻开的地方,他可不想被师父知道。

直觉告诉他,那缎带不是偶然落在这里的,这树下一定埋着什么东西才对,可是却什么也没挖到。

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秦问算了算时间,将土壤复原后回到了听月阁。

“难道,缎带被师父拾去,她早就去过桃树下了?”秦问坐在藤椅上,他一边猜测着树下的东西一边巴巴望着门外,“或者,那缎带只不过是别人无意中留下的?”

小孩子就是喜欢东想西想,总觉得一些什么东西会是牵扯着某些大事的线索。

秦问也是这样的孩子,但他的所历所想并不是寻常人家孩子可比的,他的直觉其实是对的,可是却阴差阳错又错过了得到这个线索的时机。

谁又想得到,再回到这里找线索时,一切都不在是如此轻松惬意的了。

大街上热热闹闹的,非良习惯用一张面纱遮去倾城绝色的容颜,却掩不住一身清雅的气质,体态轻盈、飘然若仙,如同流转着水墨的剪瞳灿烂若星,仅仅是一双幽深而灵气璀璨的双眸便已能勾人魂魄、美撼凡尘了。

这小镇临近官道,常有些衣着华贵气质不凡的达官显贵经过,尽管如此,非良走在街上也是聚集了不少人的目光。

以前她出门都是斗笠素纱从头到脚遮得严严实实,一是江湖上结仇不少,怕被有心人跟踪不利,二来,这张脸兴许会招惹不少事端。

但这次她又要离开了,刚刚拜别了陈老。就算这时候被仇家发现,也是即将离开此地了。

手上牵着的枣红色骏马就像三年前离开时师父牵来的一样。

温顺又健壮,却不能日行千里、绝地而行。

毕竟这不是师父送她的赤兔,那珍贵又颇有灵性的汗血宝马还在麒麟庄的马厩里等着她回去呢。

她牵着马儿出了小镇就往唤月谷走去,却没有注意到身后远远跟来的几个人影。

端木一梵
作者有话说:文文稳定每日更新一章,喜欢的亲们求收藏呀求收藏!(ps:本文不是剑三同人,纯属原创虚构。) 新文求收藏,喜欢一梵文文的亲们记得收藏就是对一梵的最大支持啦! 小新人作者在此谢过??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