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非良走在小街上,转悠了很久都没找到马市,心下不免有些犯嘀咕,这小镇该不会穷到连马市都没有吧!

街上人不多,这个时间大多数人们都在田地里农耕,街上的铺子也屈指可数,这个官道旁的小镇简陋得有些过分。

若不是规模超越了乡村,说实在的,落得这番光景这小镇已经是连空有其表也撑不住了。

非良觉得这小镇的人们都很蠢,没事儿跑去种田自给自足还不如效仿石头村,随便搞点什么的也会比现在好很多。

她一边打量着街道两旁低矮的瓦房,一边寻着马市。

在转悠了半个时辰,非良终于放弃了。

她找遍了整个小镇都没有卖马儿的地方,这里卖东西的地方就只有一条一眼就看得到尽头的小街。

街上甚至卖牛羊的都很少,街头有一个大婶在卖自家的小猪,非良买下那头小猪,借此向那大婶打探了情况才知道,原来这个小镇多年前流行过一场瘟疫,死了很多人,小镇就成了死镇,最后镇上几乎没有一个活人,没有染病的都背井离乡去了别的地方生活。

现在镇上的居民是前些年才搬来的,他们都是从北戎之地千里迢迢而来的,因为习惯不同,怕被人发现然后赶出小镇,就一直安分守己,学会了耕种之后就一直靠耕种生活。

又因为是生长在马背上的民族,所以对马都十分尊重,将它们看做精神象征,所以整个小镇都没人用马来进行交易。

非良很惊奇,她第一次接触戎狄族人,他们看上去跟大唐的百姓并没有什么不同,再加上他们都是平常打扮,如若不说还真分辨不出。

“你说这里的人皆是戎族迁徙而来,那你为何将他们的身份告诉我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非良拿出一颗石子大的碎银放在那妇人手上。

那妇人眼中闪过一丝阴鸷,皮笑肉不笑地道,“呵呵,这些人,就因为我的孩儿生得不一样,就非说他是不祥之子,要用火烧死他!”

妇人恨恨地说着,非良能清楚地看见她眼角皱纹都在颤抖。

“我卖了这头猪就要离开这里带着我的孩子逃命去,他们的身份告诉别人又如何?最好让天下人都知道,把他们都赶出去,叫草原上的狼吃了才好!”

非良愣愣地看着那大婶破口大骂,满嘴污秽的词藻让她有些反感,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那些黑心肝的,就该不得好死!尽是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那大婶将银子小心翼翼地包好揣进衣裳,不顾街上行人纷纷投来的充满恶意的目光骂骂咧咧的走了。

非良突然想起来自己出门的目的,急忙又叫住刚走两步的妇人,“大婶,你如果要离开这儿,那么点儿盘缠怕是不够花的,这样吧,你若是能帮我买到一匹马,我就将这些一并给你。”

那妇人嘴里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奇怪地看向非良藏在帽檐下的脸,然后一把捞起非良手上的钱袋急匆匆的地走了。

她走了好几步才发觉非良并没有跟上来,她回过头催促,非良这才缓过神跟上了她。

妇人将她引进一个小胡同,胡同尽头有一个狭窄的狗洞。

“这狗洞后面是马厩,里面的马你自个儿挑。我去帮你引来主人,你最好动作快点儿。”大婶说完之后就急匆匆出了胡同。

非良头上冒出几根黑线,感情这马还得偷出来才行……

非良为难地看着那狭窄肮脏的狗洞,最终还是没蹲下去,她抬头看了看胡同的矮墙,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太久没运动,都快忘了自己的一身武技了。

她提起真气汇聚在脚下轻轻一蹬就悄无声息地跃上了墙头。

果然这胡同后面就是马厩,马厩里关了不少马,各种颜色大小都一应俱全。这些游牧人就是靠着它们离开家乡,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混进大唐的。

非良眼尖地发现了一匹浑身漆黑四蹄却雪白发亮的高头大马,它双耳后抿,身材健壮,劲若弯弓。

她暗自惊叹自己的运气,没想到这小地方也能发现如此的好马!

这是一匹踏雪乌骓,看这品相甚至跟她的赤兔马不想上下。送给问儿正好!

非良本还有些犹豫,但发现如此好马,实在也心痒难耐不想放过,便暗自决定当一回偷马贼。

端木一梵
喜欢就加入书架吧!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