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问儿,东西都收拾好了吗?”非良将马牵入院中,秦问点了点头,将桌上两个包袱提着跑向她。

“就这些?”非良将包裹挂在马的腹侧,里面只有几件衣物并没有多少重量。

“嗯,都收拾好了,师父,咱们快上路吧!”秦问一边应声一边将听月阁的大门关好。

“去将那箱子里的布包拿来!”非良扬着下巴,玉手掐着纤腰,那表情分明是在说,你小子想耍小聪明?没门儿!

“呃,师父,咱们赶路带着这个不方便……”秦问不情不愿地挪步将院子角落的箱子推到非良脚边。

“问儿,师父是为你好,待日后你武功大成会明白的!这样,就不会不方便了!”非良挑了几个更大的,绑在了自己腿上减少重量。

“自从拜您为师您就没教过我什么……”秦问嘟嘟囔囔得说着,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看着非良将布包绑好。

“你说什么?”非良将箱子关好,绑满了负重的步伐却依旧轻盈如风。

“没……没什么,师父,咱们出发吧!”秦问咽了一口唾沫,暗自想到,师父不愧是师父,绑那么多布包都跟没事人似的。或许这是师父独门自创的修炼方式,自己还是听话点,别惹得师父不高兴了。

非良转身走到马前,腾跃间如同一只蝴蝶的翻飞,骑上这么一匹高她整整一个头的骏马却是轻而易举。

秦问仰着头看她,她着一身月牙白长衫,长衫上绣的暗纹在阳光下褶褶生辉,流转着银白色的光晕低调却不失奢华,素纱半掩了容颜,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出尘如仙傲世而立,不觉间就看痴了。

“愣着干嘛?快点啊!”

非良催促着,素手一探直接将秦问如同提包袱一般揽上马。

“问儿,别出神了,坐稳了。”

非良拍了拍自家徒弟的小脑瓜,师徒二人共乘一骑消失在林间。

“师父,你长得真好看!”秦问趴在马脖子上,第一次骑马的他有些胆怯。

“油嘴滑舌!”非良空出一只手来又是一巴掌拍在秦问脑袋上,明明是责备,语气中却透露着愉悦之情,“腰板儿给我挺直咯!怕什么,好男儿志在四方,等你长大了难不成要用你那小短腿儿丈量江湖?”

秦问咬着牙,双手紧紧攥着马儿的鬃毛,慢慢地抬起头直起了腰。

进入雾林,因为有玉骨人的独特气息,林中的致命毒瘴纷纷避开,马儿四蹄翻转飞快地穿梭在雾林中却毫发无损。

“诶,师父你快看,那是什么?”秦问正慢慢体验着骑马的乐趣,目光却被一个不明物体所吸引。

“吁——”

林中回荡着马儿嘹亮的嘶鸣,非良轻夹马腹,向着秦问指的方向走去。

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极为普遍的粗布麻衣,倒在草丛里已然气绝身亡。

虽然看上去是平民,但非良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百姓,常居唤月谷下的镇子的百姓都知道这唤月谷不是随意想进就进的,进了这唤月谷若没入雾林还好,若是进了雾林,没有引路人那就是死路一条。

那这人定是月前跟来的,潜藏在镇子里,因为非良一直低调,又隐匿谷中,所以跟丢后一直没有被发现。今日没有好生乔装,在镇上或许就被认出了身份来。

到底是谁的人?

非良疑惑,翻身下马准备亲自上前查探。

秦问也想下马,却又不知怎么离开这高头大马,只好无可奈何地僵坐在马背上,捏着缰绳的手心不断沁出冷汗。

非良捡了个树枝将尸体翻了个身以便看清尸体的容貌。

那人看上去刚咽气不久,脸上退了血色白得像是抹了石灰粉,青筋裸露,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布满了血丝,活脱脱地府里冒出来的恶鬼。

死相是极惨的,面目可憎,死不瞑目。

非良回过头看马上的小徒弟,却没想到自家小徒弟风轻云淡地看着尸体,并没有露出丝毫不适或者害怕的神情。

非良暗自在心里点点头,这小子虽然身体底子尚需调养,但本质还是有韧性,勇气可嘉,是个可造之材。

她回过头,挑开那死人的衣襟,衣襟内露出了一块令牌,非良用袖剑将令牌挂在身边的小树桠上,又检查了一会儿就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她将尸体抛之脑后,细细看着树桠上挂着的令牌眯起了眼睛。

令牌上简简单单就只刻了一个霍字,底色为黑,刻字为白,背面精致的刻着一把长剑,看着这令牌,就一瞬间非良便知道了此人的来历。

这人是御剑山庄庄主霍闵峰的人!这样的令牌是御剑山庄位高权重者才有权制的,她曾经见过师尊的令牌,也是黑底白字,背面一把精致的长剑,不同的是,师尊的令牌上刻的不是霍字。

身怀刻霍字的令牌,此人定是御剑山庄庄主霍闵峰的手下!

霍闵峰怎么知道这里?难道……他早就派了心腹跟在她身边,想利用她找到师父?

非良将令牌用一张锦帕包好放进包袱里,轻轻松松就翻身上了马。

“问儿,这把袖剑师父送给你,你一定要随身携带用来防身,这一路上可没那么好过了。”非良将袖剑交给了秦问,那剑虽然只有巴掌长,却闪烁着森森寒光,锋利更可比吹毛断发。

剑柄上是一只展翅的雄鹰,鹰口衔刃,鹰爪携珠,威风凛凛。

秦问喜欢的紧,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才将袖剑绑在小腿外,方便随手取出。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带着小小的紧张和莫名的兴奋就这样踏上了路途。

“师父,那人该不会是追杀我的吧?”

“不是,你也不用担心,又为师在,不会出什么岔子。”

“但你自己迟早也会自己面对着些事情。驾!”非良斜睨了一眼马蹄边的尸体抿了抿唇,一声娇叱绝尘而去。

霍闵峰,你逼死我师尊,诬陷我师父,这笔账还没来跟你算清楚呢!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就洗干净脖子乖乖等着本姑娘吧!

端木一梵
接下来的故事就开始有趣了哟!先前的故事有点平淡是为了做好铺垫,才有后来的跌宕起伏,想看后面精彩故事的看官们动动手指,将文文加入书架可好???一梵在此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Sorry,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章节一直没过审,但是一梵真的是每天一更的哟,如果没过审,第二天一定会补上哒!)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