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当了这么久侠女,这还是第一次做贼女,还当真算是应了司徒淮的话。

非良想起那天她和司徒淮在他的一处别院里把酒言欢,司徒淮笑说她轻功如此好,不做贼可惜了。

那时,非良还微微有些愠怒,硬是用软剑比划了一番要证明自己的剑法比轻功更高超。

现在想来,非良仍是有些不自在,她又摸出一个钱袋,从里面掏出一个金元宝扔在墙角堆得高高的马草上,自我安慰般告诉自己这不算偷。

非良听见这马厩门口突然有些喧闹,过了片刻又声音渐渐远了,她知道,是那大婶将人都引走了。

她轻点墙头,就如同一只蓝色燕尾蝶蹁跹落在院子里的空地上,那匹踏雪乌骓仿佛有所感应似的突然狂躁了起来。

非良将关住它的木栅栏打开,马儿踢踏着响亮的铁蹄从里面走了出来,它昂着高傲的头颅走到院子中间,抬起两条前蹄冲着天空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嘶鸣。

一时间,整个马厩的马都应和着一般发出嘶鸣声来。

非良暗道一声不妙,她立马翻身上马要从大门离开这里。

马儿很兴奋地高高抬起腿,这匹踏雪乌骓没有马鞍,非良只好紧紧抱住马儿的脖子以免被甩出去。

终于,它打了一个响鼻平静下来,如同与非良心有所感飞一般冲向大门,门外的守卫还没回来,门很松,马儿毫无阻碍地冲了出去,带着非良飞驰过七拐八拐的胡同。

非良稳了稳身子,抓住骏马的鬃毛坐直了身体指引着马儿奔跑的方向,几乎像一阵风呼啸着回到了客栈。

秦问正绕着院子跑步,见师父骑着马儿回来立马上前迎接。

“师父,您回来啦,怎么去了那么久~”秦问好奇宝宝一般绕着踏雪乌骓转了一圈又一圈,“这马儿真好看!”

非良下了马,伸手揉揉秦问跑得绯红的脸颊笑道,“镇子都找了个底儿朝天,能不费时间嘛!喜欢吗?这匹马师父送你的!”

秦问半仰着头,眼睛里盛满了欣喜,他伸出手想摸摸这个漂亮的大家伙,但手伸在半空,又缩了回来。

原来,是那马儿正喷着鼻子里的热气瞪着他呢,非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走上前一巴掌拍在乌骓高傲的马头上,马儿吃痛,却没有躲闪动弹。

“咦?看来还挺有灵性的嘛!”非良娇娇地笑,秦问却是郁闷到了极点。

“师父,它不认我当主人。”

秦问噘着嘴撒娇,师父送他的马竟然不让他碰,这是在质疑他的能力不足驾驭它吗?!秦问暗自想道,等他有朝一日他习得盖世神功,这种马儿也一定会选择追随他。

他出神的片刻,非良已经去客栈的马厩将之前那匹枣红色的马儿牵了出来。

马鞍被装在了踏雪乌骓的身上,秦问奇怪地问,“师父,你这是做什么?”

非良将秦问抱上马,不顾那马儿打着响鼻抗议,将缰绳递给秦问道,“烈马得自己驯才叫自己的。”

马儿不安得在原地踏着步,也许是因为非良的安抚,却也没什么太激烈的反应。

非良吩咐他在院子里骑着马转两圈熟悉熟悉,然后自己回到房间将东西收好才出来。

“问儿,怎么样?”非良见秦问似乎已经能驾驭这匹马儿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匹马性灵,若是真不认秦问为主,非良也是毫无办法的。

“还行!”秦问笑着大声回答道,但突然,马儿又将双蹄高高抬起直立着发出嘶鸣,秦问被吓得大惊失色,抱着马脖子眯着眼睛趴在马背上丝毫不敢动弹。

“呵呵~”

非良见他被吓得狼狈的模样笑得花枝乱颤,“自己小心点儿啊!为师去付了房钱咱们就走!”

一听又要走了,秦问顾不得害怕,睁开眼睛急切地问,“马上就离开?咱们还没吃午膳呢!”

非良看着秦问身下的踏雪乌骓微妙地笑着,没有解释什么,转身就往大厅走去,留下趴在马上的秦问郁郁寡欢。

刚刚的好心情被这臭脾气的马一吓就消失了一半,这会子又被师父扫走了另一半,唉……

秦问拍了拍马脖子,口中一边念念有词,好马儿乖马儿,听话千万别乱动;一边小心翼翼地直起了腰板。

“唉。什么时候才能到扬州啊——”

秦问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看向地平线处高低起伏的群山峻岭。

端木一梵
追兵马上就到咯!想尽快到扬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呢! 喜欢本书的亲们记得将文文加入书架哟!路过的亲们点一杯咖啡一梵就知足啦!祝大家阅读愉快!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