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吃过早膳付清房钱,非良和秦问便又踏上了路途,又是一日接一日的奔波,中途也没停下几次,每次最多只歇息半个时辰,吃了点干粮又继续赶路。

虽然急着赶路,非良却没停止对秦问的训练,她总是在休息之后就逼着自己的小徒弟跟在马后面带着沉重的布包狂奔好几公里,导致秦问每次都累得睡着在马上。

.

这样已经过去了五天,果然不出所料,除了第一天途经石头村,后来的几天都只能在外风餐露宿,师徒二人都已经有些疲惫,幸好没有出什么岔子,晚上都没有什么意外出现。

眼看着天又要黑了,太阳已经西斜,非良拍了拍怀里已经睡了许久的徒弟,“醒醒!别睡了!”

秦问砸吧砸吧嘴,睡眼惺忪地抬头看着非良,“怎么了师父?”

“前面有个小镇,今晚咱们住客栈。”非良一只手执着缰绳,一只手指向前方。

就在地平线处,果然有缕缕炊烟,依稀能看到重叠的房子和插满新绿的农田。

秦问一下子就来了精神,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

“今夜终于能睡床了!”非良也发出一声感叹,紧了紧缰绳,加快了速度向着那小镇而去。

到达这个小镇时,天还没黑,非良寻了一家客栈住下。

这个小镇看上去不比唤月谷的镇子好,镇上虽然行人不少,但多是农耕者多,镇上几乎全是简陋而低矮的瓦房,甚至还没有石头村看上去富裕。

这次找的客栈就是一方院子,非良订的东面两间上好的厢房也只是比其他房间更大,床榻看上去更新而已,至少比在外露营的好。

师徒二人都疲惫不堪,草草在主厅用过晚膳就各自回房睡了。

第二日日上三竿了,非良才被一阵敲门声唤醒,开门一看,是秦问端了洗漱水来。

“师父,咱们今天吃过午膳再走吧!”

洗漱过后,秦问便软磨硬泡不想离开。

“嗯,也好,反正你也学会骑马了,为师待会儿去镇上再买一匹马,咱们晌午过后再走。”

“啊——师父,我刚学会骑马,还不熟练!”秦问突然想到若是单独骑马就不能打瞌睡立马就不依了。

“由得你?再说,要想快点到扬州,一人一骑能省不少时间呢!”非良对着镜子将头发绾好,挑了一件烟蓝色的斗篷穿上,把自己曼妙多姿的身材从头到脚遮了个严严实实。

“哈哈!师父,您这打扮是要去打劫啊?”秦问忍不住捧腹大笑。

“咱们在这儿多耽搁了些时候,身后那些烦人的苍蝇应该快到了,小心一些终是好的。”非良抽出腰间细长的软剑,拿了块绣着桃花的手绢轻轻擦拭着,“你待在客栈里不许乱跑。”

“啊?师父,您是说,追杀我的人要来了吗?”秦问的脸色立马变了,连声音都透露着紧张。

“不是,那些人许是为了你师尊才跟来的。”非良眸子里清冽的秋波暗自冷凝,月射寒江一般凌厉如刀锋。

“师父,我的师尊到底是谁呀?为什么那些人要跟踪我们呢?”

“就是你之前说的指引你来寻我的那位先生。”

“噢,原来那个很重要的人就是我师尊啊——”

秦问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他还记得那先生看上去只三十多岁的年纪,长相俊美玉树临风,衣袂飘飘,只是神情略显薄凉,总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仿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他原本还以为师父的师父会是个胡子花白小老头,结果却是那个仙风道骨的年轻先生,真是没想到。

“好了,为师出去了,你小子别乱跑啊!”非良见他在发愣,重新收好软剑就出了房间。

端木一梵
接下来非良想到扬州找师父可不容易咯,她该如何摆脱一直调查着她行踪的人呢?敬请期待接下来的故事哟!喜欢就将本书加入收藏吧!??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