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天色渐暗,官道上已经是稀稀落落只有几个行人。

非良驾着马飞驰在路上,她想在天黑前到达一个叫石头村的村落,之前本是打算将就着露宿,但后来出发时发现的尸体又让非良不得不多备个心眼以防遭遇不测,有秦问在身边可不比她一个人时那么洒脱了。且这路途漫漫,以后的几天若是没有落脚处说不定也只能在郊外餐风饮露了。

一路颠簸,秦问忍不住倦意靠在非良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村庄的点点灯火近在眼前,非良放慢了速度低头看了看怀里熟睡的小人儿。

他洗净的脸如同剥了壳的鸡蛋,泛着莹白色的柔光,浓密的睫毛盖着那双灵动的眸,虽然有些颠簸,但靠在非良怀中睡着的他却异常安稳,睡着的秦问褪去了清醒时脸上总是似有若无的戾气,均匀的呼吸随着马儿奔跑而缓慢起伏,一双剑眉舒展开来,如同芙蓉花瓣的唇角挂了一丝晶亮的梦涎水,也不知梦见了什么,唇角绽开一朵纯真的笑。恍惚间竟分不出他到底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假以时日却定会是个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这个村庄坐落在离官道不远的一个小山丘后面,估计是每天人来人往的多了,小村并不是很贫瘠,相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这石头村是个荒郊野岭的村庄,晚上也是灯火通明,花街柳巷客栈酒馆一应俱全。

就像是达官显贵们官道上树起的驿站一般。

非良驾着马走进村庄,随意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客栈打算就此歇息一晚。

客栈的伙计热情地迎出来,正要说话,却见非良低着头看了看怀里的孩子竖着手指叫他禁声。

伙计笑着点点头,伸手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待非良下了马便直接引着她找了一间中等的客房。

安置好秦问后,非良随着小二出了房间。

“姑娘还需要些什么?”那伙计微微弓着腰,一双贼兮兮的绿豆眼不住地在非良身上转悠,“美酒佳肴,乡间野味,俺们小店都有!”

非良皱了皱眉,没被面纱遮盖的眸子闪过不悦的隐光。

“不需要什么,将马喂好,明日早上备两份早点来便可。”非良交代好,赏了那伙计一星碎银,那伙计便欢天喜地的应声下了楼。

非良回到房间,这个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个偏小的软塌,床上睡着秦问,非良只好将包袱放在身边睡上了软塌。

奔波了一日,非良和衣而睡,她睡得很浅,毕竟出门在外前路是未知,后又有霍闵峰的跟踪,非良再怎么劳累也必须提起几分精神来。

夜很静,虽是冰雪初融,却已有些小虫子在丛中吟唱了。客栈的窗格有些漏风,非良蜷了蜷身子裹着厚厚的棉被又均匀了呼吸,只是眉间依旧紧紧锁着。

第二日清晨,天光未亮,秦问就被公鸡打鸣的声音唤醒,非良依旧蜷缩在软塌上浅浅地睡着。

秦问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却还是将她惊醒了。

她未施半点粉黛的脸上盛满了倦倦的睡意,双颊带着淡淡的粉红,一头青丝闲懒的散绕在塌边,亦有几缕调皮的垂在她微瞌的眼角。

“师父,天色尚早,您多歇会儿吧。”秦问蹲在软塌边,将非良无意中露出的肩用被子掖好,柔声道,“问儿待会儿再唤您起床。”

非良迷迷糊糊地点点头,终于稍微放下心沉沉地睡了过去。

端木一梵
章节顺序已经调整完毕,祝大家阅读愉快!(喜欢眉间雪的亲记得收藏哟!)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