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师尊很喜欢喝酒。

他尤其喜欢喝师父亲自酿的桃花酿。

因为师父很会酿酒,非良也学过,但就是酿不出师父酿出的那种味道。

比起桃花酒,她更喜欢吃桃子。这也是为什么唤月谷漫山都是桃树的原因之一了。

快半个时辰了,估摸着秦问也该到了,非良就抱着暖炉提了个小凳子坐在阁楼门口,不一会儿就看见秦问满脸通红喘着热气出现在拐角处。

非良起身回到阁楼中将暖炉放好,将提前温好的茶端了出来。

“师,师父,徒儿跑完了。”秦问弓着腰站在门口,接过非良递来的茶咕咚咕咚几口就喝光了。

“慢慢喝,别呛着了。现在浑身上下可还冷?”非良捉狭地看着他,“看看你现在多弱呀,这么点儿路程,你跑了半个时辰才完成。”

“师父,这布包太重了,你这分明是为难徒儿啊!”秦问顺了口气,指着自己腿上的布包抱怨道,“如若不是这布包,徒儿的速度怎么可能如此之慢呢?”

“咳咳,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为师又没逼你,怎么又成了为师在难为你啊?”非良一副不认账的样子,拿着茶壶茶杯转身就走。

“师父,那我现在能把这布包放回箱子里了吗?”秦问见自家师父没打算叫他卸下布包,只好厚着脸皮问。

“你不是觉得只是挑水太简单了吗?以后你就带着这个布包挑水吧!”非良回眸一笑,“除了沐浴,其余时候,就是睡觉你也得带着它睡!没有为师的同意,不许擅自将它卸下,否则,嘿嘿,问儿你一定不想试试吧?”

“呃,师父您放心,问儿不取下来。那个,今天还没挑水,我……我先去把水挑回来!”

秦问话一出口就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刚刚负重跑了半个时辰腿还软着呢,结果又自请去挑水……

非良将茶具洗净放回桌上,又抱起暖炉坐到了阁楼门口。

——————————————

阴沉的云彩里还在飘落着雪花,不知不觉已经二月了,雪期再长也不过就这几日了。看来这天,也很快就要变了。

小孩子适应得就是快,非良一边感叹着一边俯身从箱子里拿出两个稍大一点的布包将秦问腿上原本的换了下来。

“师父,这怎么还给我换成大的了呢?”秦问一脸不情愿,提了提腿,好不容易熟悉的重量又被压制代替,“师父,绑着这个真的好累,又没什么用,师父您就别刁难问儿了吧,大不了以后问儿再也不抱怨了,问儿会听你的话的!”

非良站起身,用手指轻刮秦问的鼻子,“你呀,为师这可是为了你好!要听话啊!”

“再说了,你觉得你那么厉害,可是适应这个布包你足足用了十日,你身体底子不达标,逞能也没用。”

“可是那也不怪我啊,这个布包这么重。要当它不存在,十日时间已经很快了。”秦问不服气地指着箱子。

“很快么?可是,为师觉得不够呢。”非良挑眉,语气略带调笑地道,“要想让师父看得起你,你最好在五日内适应好现在的重量,不许再说了。还有,今日雪停了,为师要下山去置办点东西,咱们再过半个月等雪化了就准备出发去扬州。”

“师父,五日不……”

“不说了不说了,那件事儿就这么定了,为师现在就下山了啊,天黑之前回来,膳房昨日剩了些小菜你自己温好再吃。”非良关上箱子,直接向着院子外走去,“乖,为师给你带糖葫芦回来!”

“师父,多带几串儿!”

“快去挑水!嫌活儿不够多是吧?”非良转过头莞尔一笑。

“呃,没有没有,师父您早去早回注意安全啊!”秦问浑身一震,一边怪叫着一边跑进了听月阁。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