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大街小巷人来人往,非良慢慢地踱步走到一家瓷器铺子前。

铺子很大,却只有寥寥几人看上去极为冷清,里面无论是摆架还是门窗房梁无一不透露着一股子陈年老旧的厚重感。

见有客人进店,店里闲适的老伙计立马迎了上来,“小姐需要哪种茶具或瓷器尽管说,咱家铺子可是这镇上最好的瓷器铺子,在这里小姐定能找到喜欢满意的!”

“陈老在吗?”非良摘下面纱,面前的老伙计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可,可是良人小姐回来了?”

“是我,德叔。”非良笑了笑,从袖袍内取出一个荷包放在德叔的手中,“好久不见,这点钱给您拿去买酒喝,良人这次回来是有要事,陈爷爷在吗?”

“诶呦小姐您可别这样,陈老知道了可不得了,前些日子我害了病,大夫说了得了这病不能沾一滴酒。”德叔将荷包又还给非良,笑眯眯地指了指铺子的后门道,“回来就好啊,这才几年不见,小姑娘都长成大姑娘啦!陈老在后院儿跟福满楼的刘老板下棋,福满楼的刘老板你还记得吧?”

“是刘老三?”非良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肥头大耳的面孔,“他又来烦陈爷爷了?难怪店里人这么少!”

“是啊,最近刘老板总是来找陈老下棋,嘴上说着是陪陈老打发时间,其实还不是眼里瞄着陈老前阵子刚烧出的一套汝瓷茶具。”

“这个刘老三真是死性不改!”非良咬了咬唇,一甩袖子就气势汹汹地冲向了后院,“本姑娘这才三年没回来,竟然又敢在陈老这里来撒野,看来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不可!”

非良想起很久以前,她很喜欢在陈老这里玩儿,陈老是师尊的挚友,所以对师父和她都格外喜欢照顾,非良跟陈老虽不是血缘之亲,却胜似亲祖孙,这个孤寡老人格外疼爱她。

那时,福满楼的刘老板刘老三就特喜欢来陈老的铺子里转悠,总是各种找事或者耍手段来逼陈老低价将上等的瓷器卖给他。

陈老和师父对于这种无赖之徒更是束手无策,一次,那刘老三逼着陈老将一套上品瓷器以次品瓷器的价格卖出,师父实在是看不过去便出手将那无赖的刘老三赶出了铺子,不曾想,那刘老三竟上报官府告师父无故伤人,真是好一个贼喊捉贼。

后来,非良就学会了每次见到刘老三就变着花样地捉弄他,那刘老板不能奈何一个小孩的捉弄,又有些畏惧她的师父,便渐渐不再来烦扰陈老了。

没想到,他真是死性不改,竟然又开始打陈老的算盘了!

“刘老三!!!”非良越想越生气,一眼就看见了院子东南角石桌旁坐着的刘老板和陈老。

刘老板瞪着绿豆般的眼睛,两撇小胡子被这一声吼吓得抖了三抖,他吞了一口唾沫,缓缓转过头来看。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就听一声闷响,耳廓间净是嗡鸣。

他的随从都是认得非良的,一个个都被吓傻了似的站在原地,连自家主子倒在地上也忘了去扶。

“是她!她回来了!快,快扶掌柜的回酒楼!”

半刻,那些不中用的随从才缓过神来,一个个手忙脚乱地将地上死猪一样的刘老三搀了出去。

“丫头,舍得回来啦?”

回过头,之间陈老满脸笑意地看着她,连重重叠叠的皱纹都仿佛在向上扬着,他眼中有些泪光闪烁。

“陈爷爷,良人回来了!”非良感伤,鼻子一阵酸胀,她像小时候一样如同一只花蝴蝶扑进陈老的怀里,“陈爷爷,良人好想你呢,这几年来,您身体可好?”

“好——”陈老拍了拍腿,“老夫的身体好着呢!”

“丫头啊,你这一走就是三年,平日里就是几封书信往来交代,也不见个人影儿回来的。老夫是该说你这丫头忘恩负义呢,还是说你长大了?”陈老抚着花白的胡须,看似在责怪非良,满含沧桑的眼睛里却是一片关切之情。

“陈爷爷,良人又不是不想回来看您和师父……只是不好脱开身呀!”非良一边撒娇一边倒了一杯茶递到陈老面前,“您也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三年,良人对您和师父可是时刻挂念着呢!您可千万别厌了良人,良人这就给陈爷爷赔个不是。”

“噢?看样子丫头出去闯荡这几年,倒是明白了很多事理呀?”陈老将茶杯放在石桌上,“来,陪老夫下完这局棋再说!”

非良笑着应下,执起黑子静观棋局。

不过一盏茶时间就分出了胜负,陈老皱着眉头,语气却十足轻快精神。

“看来果然是长大了,连棋艺也高明了许多啊!连老夫都下不过你了。”

“哪里哪里,都是陈爷爷让着良人的,良人的棋艺都是陈爷爷教的呢,哪儿有您下得好呀!”非良小鸟一般叽叽咋咋地绕着陈老,逗得老人满脸的笑意掩都掩饰不住。

“还是丫头知道讨老夫开心,嘴巴抹了蜜似的甜。”陈老笑呵呵地起身,“来,咱到楼上聊,这雪刚停天气还凉,在外头坐久了受了风寒就不好了。”

端木一梵
求收藏,希望大家喜欢!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