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9缘浅

  江寒卧在贵妃榻上,手握着金漆玉雕的香炉,整个人憔悴的卧在那蚕丝被子里,眉眼中尽是倦意。

锦兰抱着一床褥被,看着眉眼间尽是风霜之色的美妇人。

如今已从夏季步入寒秋,皇后娘娘最为怕冷,作为她的贴身侍女锦兰自是知晓,所以便早早的通知司间的人做好蚕丝被子,给那美妇人送来。

“如今大局皆是在娘娘手中,大势已定…娘娘应当高兴才是……”

“是啊……当真是高兴才是。”

她这辈子都将紧困在这冰凉的皇宫里,享受无上的荣光,死后也会以太后的规格风光大葬,她的得来了旁人可望不可即的东西,但是心底……为何还是会失落。

眼中浮现着崇钰的眉眼,神色淡漠,眼中寒意四起,这般紧紧的凝视着自己。就像是面对着的只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毒妇,而非她的亲娘。她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个称职的母亲,从出生后便将他交由乳娘照顾,她盼望着站在制高点,享受着旁人无法企及的荣耀,却不曾想,平常百姓家的温情她却从来没有体验过。

在这个深宫之中只有尔虞我诈,只能依靠自己,她成功的教会了自己的儿子如何做到冷漠无情,如何做到宠辱不惊,但如今……她究竟是在不甘心什么……

眼前少年的眉眼一点点模糊,转而代替的是一双精致如琥珀般的眼眸,那个曾经将她从江府之中解救,给她万般恩宠的男人,那个与她共枕告诉自己那般爱她的男人,此刻正在沙场之上浴血奋战,此刻的他是否……也如她一般想念着她,还是会恨她,认为自己只是个冷漠无情的毒妇人。

“殿下……殿下……你不能进去!殿下……”

从殿外传来的嘈杂之声惊动了榻上的美妇,微微皱着眉头,便看将见凤凰一席白衣,正朝着殿中走来。微微示意周边的奴才下去,偌大的宫殿中已然只有二人。

美妇人烟波流转,看着殿前的少女一席月白色素袍,脂粉未施,青丝只是微微挽成了髻,用玉钗固定,再无半点修饰却依旧美得惊心动魄,惹人生怜。

“为何不去派兵……皇娘,你就真的一丝不顾念与我父皇的恩情了吗!”

美妇人微微含笑,眼中却是如利剑般的冰冷。

“恩情?凤凰,我当是教过你,在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任何恩情所言,你应当是知晓的呀……你的口口声声叫着的皇娘便就从未对你施过半丝恩情……”

“……父皇当真是可悲……”

“只能怪他太过妇人之仁……作为一个帝王被自己的枕边人侧反,是可悲……”

凤凰眼眸微冷,抬眼望了眼贵妃榻上的美妇人,她眼中的倦意却也丝毫没有逃过少女的眼睛。

以她之力,说是去救他父兄根本不可能,就算夫子有力去帮,但朝中势力已然偏向江氏,宋家也是处处受了压制。对付那些暗藏杀机的朝中大臣已然没有气力再为顾忌边关。

那么……她便在赌一次。

可悲我父皇那般的信任着你……将那朝野之事尽数交由二哥,连那龙印也交由你来代管……却不曾料想,你却这般对他,在他身陷囹圄之时,你却……还在想念的是如何登上那太后之巅,他……是否如今也在寒心……”

她赌她对他父皇的真心!

果然,那榻上女子眼中波澜四起。

月国君主在带兵出征之时已然将那月国国印交由江寒,但这件事情却是密密干涉,那小丫头又是如何知晓。

看出了那美妇眼中的疑惑,少女微微抬眸,眼中尽是森然的寒意。

“父皇临行之时……将我招进了宫殿,也是那日,他与我说起对你的情分……那玉玺之事也是父皇同我所说,他还说……在这殿宇之中……他独独舍不下的便就是你……父皇早已有意立太子为君王,你的太后之位已然坐在脚下,为什么!还要这般对待我的父兄!你就这般毒辣,要将所以对你有情之人赶尽杀绝吗!”

那美妇人眼眸微闪,旋即却是放肆大笑,那笑声中透露的却是无比凄凉。

“小丫头,你还当真以为能够骗的了我?就算是你说的属实,那又能怎样!在这殿宇之中最不得相信的便就是那虚无缥缈的情爱……况且……”

那美妇人眼中寒光乍现,如同夜晚中的豺狼般狠狠的盯着凤凰,危险的眯着那双凤眼。

“况且我逼得他最爱的女子自尽在那大殿之上,他恨不得剜我血肉,何来情爱之言……”

美妇眼中的落寞如同潮水一般轻易的淹没了她,虽然时隔多年,但那些记忆却依旧留在脑海之中,依旧鲜活明艳......

月亮也爱吃包子
记得收藏哦,亲,(づ ̄ 3 ̄)づ

19缘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