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2宫深似海2

  凤凰从风华殿中出来,赶巧正碰上退了早朝前来皇后宫中请安的二皇子,少年一身玄衣,袖口衣襟皆用玄丝绣出反复复杂的花纹,腰间配着一块玄玉,竟是与那江烨一样的材质,上佳的玉料。想及那江家嫡子在皇后跟前的分量竟然能够与她的亲生皇儿相提并论,倒是叫她吃了一惊。

那少年阴沉着眸子从远处走来,身姿却是越发英挺,样貌也更加俊秀,他比凤凰年长几岁,但眼中却透露着不符合年龄的睿智与成熟。

她自小便就怕崇钰这倒是不假,先前他们还小时便就一同住在风华殿中。凤凰天性活泼,最爱闯祸,就是她皇娘也是对她没有办法,七哥本就疼她。更是舍不得打骂,倒是她二哥,只要眸子一沉,凤凰便就乖乖的在房中习字练画,不敢有一刻的怠慢。如今长大了,也搬出了风华殿,但凤凰对她的惧怕倒是有增无减。

“二哥好……”

凤凰乖顺的低着头,不敢对上那阴沉的眼。崇钰眼中并无波澜,擦肩而过之时细嗅到少女身上的甘露草香,微微皱眉。现下并非甘露草出生季节,此物乃是罕有,这宫殿之中仅只有她皇娘的风华殿上熏着这稀罕物件。

“皇娘刚唤了你?”

“是…..”

少年瞅着眼前乖顺的女子,眸上微微缓和,少女一身白衣,眸中透着清亮,肤白如乳,凝脂暗香,面容倒是越发精致了些。只是全然没了先前的闹腾样,只要是在崇墨身边,她笑靥如花的模样倒是叫人怜意丛生,只是见到她却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倒叫他……有些莫名的失望……

少年转身欲走,却被凤凰拉了衣角。他转身便就看到少女灿若桃花的娇俏模样。

“二哥……那日……多谢你”

那是她第一次对着他笑,仿若四月荷花般艳丽夺目,又像寒冬中的一缕梅香,竟叫他有些痴醉。只是眸中依旧没有波澜,言语中也是同往日一般冰凉刺骨,全是肃杀之气。

“你是谢我没有皇娘那里告发你吗?哼,你那点小伎俩又能瞒得过谁,你倒是当真以为瞒得过皇娘吗?还有……若不是崇墨求我让你去看他一眼,我又岂会帮你!”

凤凰自然知晓瞒不了那妖妇,倒是心中通透如镜了,莫怪他父兄看见她逃出宫来并未吃惊,原来是他为她打点好了一切,原来……她的七哥对她也是万般不舍的……

再回眸那少年身影已然稳稳的降在了皇后的寝宫门前。

待到凤凰回宫,碧玉已然在殿外等候,她命碧云在殿外等候,自己则进了大殿。果然,她要找的人此刻已然进了内室。

“夫子……这时叫您过来倒是唐突了”

在内室坐着的是位长者,约莫四十多岁,但耳际已然白发苍苍,只是面容俊逸,倒叫人看得出年轻时候风华绝代的模样,那人正是月国右丞相,皇帝陛下亲命的御史夫子。

“殿下言重了……不知殿下叫下官前来所为何事”言语中的冰冷倒是没有让凤凰吃惊。

“夫子既然这般说了……凤凰也不拘泥,此次叫来夫子倒真是有事相求。”

“下官一介草莽,怎能有相求之说,殿下倒是折煞下官了”一贯的冰冷语气,未加丝毫掩饰。虽然那夫子自称下臣,但无论地位还是说话的分量在朝野之上皆是举足轻重的任人物。也是月国国君的亲信大臣。

“想来夫子定也知晓凤凰的意图,如今父兄征战在外,整个朝野之上皆是江氏子弟当政,虽然夫子顶着右丞相的高位,但实则的权利……夫子自是知晓,无论何时倒是处处受了制约。”

“殿下言重了,下官并不计较是否身处高位,只想为月国添了几分气力,殿下所说的制约之说倒叫下官诚惶诚恐,如今二皇子当政,不论国力还是政务皆处理的井井有条,乃是可造的帝王之才。”

“夫子的意思……倒是要拥了二皇子为帝君!”

“尚未不可!若是殿下没有什么事情……下官便就告退了”

那夫子转身欲走,却迟迟未见凤凰开口,心下疑惑,转眼看去,却见那女子面上没有一丝慌乱,却是从容镇定。

“这朝堂之事……夫子倒是比凤凰清楚才是……”

凤凰眼眸微冷。

“当今朝堂之上,宋江两家平分天下,虽然夫子身居高位,但此刻情形应该了然,那江家似有挖空朝野之嫌,迫不及待想要拥护那二皇子为帝,二皇子虽然姓我皇氏,但毕竟流着江家的血脉……倒时,岂不是江家只手遮天,宋氏一族本就是皇族旧部,即便您是崇钰的蒙师,您以为……皇后娘娘会放过你们,放过与她处处作对的宋氏一族?倒时却要看那崇墨在她皇娘与您之间选择……凤凰倒不觉得夫子的胜算有多大……倒是,只怕是夫子追悔莫及。”

凤凰看那夫子犹豫不决,眸中柔了柔,自袖中掏出一块金玉,那玉雕工并不算精巧,也是上了年头的物件,连光泽也黯淡了许多,只是夫子在见到那一刻时的震惊却是丝毫没有被凤凰错过。

“这金玉……是我亲娘留下的,我的亲娘原本的月国国母,被生生逼死在了大殿上,这桩桩件件……夫子您还记得吗……我亲娘被迫入宫,虽然嫁了帝君,但心中念念不舍的究竟是谁……夫子心中可曾清楚……若你还有一丝良知,便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七哥没入那虎狼之口”

“你……都知晓,我……对不起她!”那老者眼中泪光忽闪,在触及到那玉石的那一刻,眼神中满满尽是落寞。

“你若还有些良知,便就知晓该如何去做!”

“下官知晓……”那老者跪在地上便就是深深一叩首,随即欲转身离开。

“我亲娘入宫之时……已然怀有身孕……夫子……知晓吗”

“什么……”那老者满眼的震惊,原先的桩桩件件似潮水般涌上心头,只觉泪眼朦胧,心上那原本以为复合的伤疤,又如决堤的洪泉掠过般轰然崩塌。

“我的意思,你定是知晓……”

当那夫子的背影消失在了长廊前,碧云从门前走进来。低低的出声。

“殿下真的信他会帮了七爷”

“我赌……”

堵他对她亲娘的情分,赌他的愧疚!

12宫深似海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