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宫深似海

  月国国君携七皇子一同赴兽族北国一战,那一日举国上下齐聚督府门口,万人空巷。皇宫外马蹄声喧鼓声连成一片,震耳欲聋。只是,在月国宫殿出的一角,却枯坐着一位少女,那女子约莫十五六岁,身型还是稚嫩,面容却清秀无比,身量匀称,一双蓝眸更是妩媚动人。只是眼中分明包含着泪水,双眼无神的看着深宫的一处,思绪穿过层层宫墙,投射在一身戎装的少年身上。

“殿下……您这又是何苦呢……既然舍不得七皇子,便就去那南门送送殿下也好,您这般模样倒叫奴才伤心。”小福子见不得凤凰这样,自从那日见过七王爷,他家主子便就这样整日魂不守舍。

“既然相思成灾,何不求了陛下让七皇子留下,七爷本就体弱,怎能吃的了战场上的苦!”小福子打小便就在凤凰跟前侍候,自然知晓他家主子在这深宫中心心念念的便是那七皇子,如今七爷带兵出征,原本想着她家主子就是违了这宫规宫戒也要去南门相送,可是,这日凤凰却越发安静,任是那宫外喧鼓撼天,他家公主竟没有移了一步。

“相见便就不舍……还是不见的好”

随着一声号角,戎马军队缓缓启程向着西方踏上了征途。

虽然被解了禁锢,但由于七皇子在那边界征战,凤凰便也没有像往常般偷偷跑去琼华殿,倒是在夜阑殿中安生了许多。

如今国君出征,所以政事皆交由太子处理,皇后权势更胜一层,原本朝野之中皇后本家江氏一族便已经遍布朝野,如今乘着君主不在,更是大加整顿,提升兵部尚书江岚为左丞相御史,与皇帝亲信大臣宋氏并驾齐驱。朝堂之中江家氏族更是权倾朝野。

“与皇兄猜的没错,那毒妇倒是等不及了……是想从内部挖空我父皇势力,想以此来逼迫我父皇让出皇位吗!”

凤凰虽为女流之辈,但论谋虑见识并不逊色于男儿。以前她不谙朝事皆是由于她皇兄护她,不忍让她参与这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宫闱之事,可是这次,父兄已被遣去塞外,无法左右朝政,若是真的让那毒妇操控朝野,那她的兄长便就是九死一生。为了他父兄,她只能铤而走险。

“碧云姐姐,凤凰想委姐姐一桩事情。”

“公主言重了,七皇子既已让奴婢侍奉公主,公主便就是奴婢的主子,何来委命一说。”

凤凰在碧云耳边耳语几句,便见那女子身影消失在了夜阑宫外。

凤凰此刻正在殿中着急等待,不多时,从殿外走进一位年长的姑姑,那姑姑一身紫衣,面上却是一副傲人态度,见到凤凰也只是微微施礼,虽然面上含笑,但眼底的寒意却是让凤凰尽收眼底。那人正是皇后身边伺候的锦兰姑姑,司月府的掌司大人。

“公主殿下,皇后娘娘有请,殿下随奴婢走一趟吧。”

凤凰不禁手心生汗,如今碧云姐姐还没回来,这皇后便就要唤她去,难道是被那毒妇瞧出什么端倪来了,虽然心下紧张,但还是面不露色的跟着锦兰进了风华殿。

殿中云烟缭绕,炉中的香薰烧的正旺,一股浓浓的甘露草的香味,如今时节并不是甘露所生季节,能够弄来这般稀罕物件,但是奢侈非常。只见那云雾之中,有位美妇坐在那床榻上,一身华服,面上涂着厚厚的脂粉倒是瞧不出神情。

“皇娘……”凤凰收起眼中的厌恶,转而笑的灿然,急急的投入那床榻之上美妇的怀抱。面上的笑容可人,倒是叫人看得格外生怜。

“你这丫头…...还像小时般粘人”那美妇眼中笑意正浓,长长的指甲拂过少女的耳际,却是让人抖生寒意。只要稍稍一用力,那尖锐的金器便就会深深刺入那纤细的脖颈。让此间人一命呜呼。

“皇娘召了凤凰入宫可是想儿臣了……”凤凰张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微笑的看着眼前的美妇。只见那妇人掩面一笑。笑声却很是瘆人。

“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皇娘当真是想你,你这没良心的丫头倒是不来看看你皇娘了,不过今个叫你来殿上倒是有件要紧事……来人啊”

随着美妇一身令下,只见从殿外走进一位少年,那少年剑眉心目,身上穿一身金丝华服,约莫十七八岁,却是长得丰神俊朗,面容倒是与皇后有几分相似。只见那少年别着一枚玄玉,玄玉周身通体晶莹剔透,是块绝佳的玉料,那环佩中央细细雕琢的江字却很是醒目。

“臣,江烨拜见姑母,拜见公主殿下”

“平生吧……凤凰啊,你也到了出嫁之时,江烨乃是国舅嫡子,不论文采,样貌,武功皆是人中龙凤,虽然年纪尚小但却年轻有为,早年便为我月国立下汗马功劳,乃是我月国将军……皇娘有意你俩,这不,便就叫他上殿来……”

江家嫡子,乃是风流成性,早闻他在月国都城的风流韵事,如今竟然要她堂堂公主嫁给这么个道貌岸然的登徒浪子,她江家这是要以此告诉那文武百官,江家势力遍及朝野,连皇室也要礼让三分吗!心上只觉怒火中烧,但转而不觉轻笑。面上罩着淡淡红晕倒是叫人看的痴醉。

“皇娘……你这般……倒叫儿臣害臊了,儿臣还想多侍奉您和我父皇呢,怎能就嫁了人去,父皇都应允了我,儿臣的夫君得是自个寻的,怎的到了皇娘这便就要强求姻缘了,待我回来告诉父皇,说皇娘你不守信用。”

凤凰佯装生气,却是搬出她父皇镇住了皇后,月国国君自小便就怜爱这个幼女,宠溺决不输给对待自己嫡子,心下有些拿决不定。

“哼,皇娘言而无信,凤凰不理你了,还要罚你,将这满屋子的甘露草都赏了我去”凤凰嘟着腮帮子,倒像是在撒娇,皇后轻笑,便也随她去了。

待到凤凰的身影消失在宫门前,那美妇的笑容僵在脸上,面露凶光。

“这公主并不像料想中的愚笨……想必已经知道姑母你的意图,您说……”

“量她有几分胆色也是逃不了我的手心……”眸中寒意顿生,面露狰狞。

“可……那丫头不应允我与她的婚事,还拿国君压您,这怎么是好。”

“你对待女人不是有的是招嘛,这……还需我教你吗!”

她倒要看看,这个羽翼未满的丫头如何忤逆她。

11宫深似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