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羽花填的心思

  皇宫御书房内……

桌案前,一身藏青色宫装的妇人恭敬的站在女皇面前,发鬓上一如既往的插着一支木簪再无多余的装饰。

女皇打趣的说道:“冯云啊,我那皇女虽不喜你但怎么说你也是王府堂堂管家,不至于如此朴素吧?”

冯云轻笑颔首:“陛下莫要取笑奴婢了。”

“说吧!又有什么事,可是我那调皮的皇女又惹出了什么乱子?”

“这……”冯云有些毅迟,“有句话奴婢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讲无妨,朕不会怪罪于你。”

冯云斟酌了一下:“陛下可是发现王爷自从醒来后可有什么不同?”

“她失忆了,这孩子封锁了消息,朕告诉你你装作不知即可,只需全力协助她。”女皇面不改色地说道,好似这件事本就很寻常。

冯云着急的说道:“陛下,您不觉得很可疑吗?奴婢是说瑛王……”

“可疑她也是朕的骨肉!”女皇大怒!

冯云急忙跪下:“陛下息怒,奴婢知罪!”

突然门外一女官进来通传:“启禀陛下,羽大人求见陛下!”

“让他进来吧!”女皇疲惫地揉了揉额头,这一位该不会也是为了歆儿的事吧?

羽花填目不斜视的走进来看都没看跪着的冯云一眼:“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卿免礼,冯云你先下去吧。”

“奴婢告退!”

“陛下,臣想随瑛王爷前去洱南治理旱灾。”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

“哦?”女皇意外的看向羽花填,“夏府小姐的事可是查清楚了?”

“回陛下,瑛王已另有打算,不让臣继续查下去了。”

“这是为何?那你可知她有何安排?”女皇皱眉。

羽花填微微垂目:“臣不知。”

“你的身份特殊,朕倒是想安排你协助歆儿,但是朝中必有人说朕厚此薄彼,对朕的立场不利啊。”羽花填是她的亲信,让一个皇帝的亲信去协助本就得宠的皇女,朝中依附乐萱和乐丹的大臣一定会团结一气的阻挠。

“陛下,瑛王近卫绿雅身受重伤无法随瑛王前去洱南。”

女皇满心疑惑:“绿雅受伤了?那丫头武功不错啊,因什么受的伤?”

“绿侍卫去给王爷买些东西在巷中遭到两位高手袭击,两人身份是夏府的侍卫,被臣杀了一个,另一个被活捉,已交瑛王处置。”

“反了他们!”女皇勃然大怒,喊道:“来人!传朕口谕,让萧统领带兵去把夏院使给朕带过来!”

“不可陛下!”羽花填急忙阻止,随后把沐千歆对这件事的态度说与女皇听,之后又提醒道:“陛下,关心则乱。”

“唉,算了。”女皇叹了口气,示意听旨女官下去:“这件事就依瑛王吧。”

女皇转过头:“爱卿说绿侍卫负伤,难道爱卿的意思是?”

“正如陛下所想。”

“可是你的面具?”

羽花填抬眸:“臣有许多种面具。”

女皇抽了抽嘴角:“……”不管怎么样面具都很惹眼的好不好?你是不是当其他人是傻瓜?

羽花填拱了拱手:“臣去凤啸司交接一下,臣告退。”

女皇望着羽花填离开的背影神色莫名:羽花填这么聪明的人怕是早已注意到歆儿的不同了,不知是福是祸。

“阿弥陀佛!”一个年长的尼姑从幕后走出,对着女皇行了一个佛家礼。

女皇急忙过去:“大师,你怎么看?”

“紫微星归位,自七天前突然由灰暗变明亮无比,东方七星宿又红光乍现,千百年来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现象,分不清是福是祸。五国鼎立持续三百年来表面看上去还算太平,暗地里却是风云暗涌。按照贫尼推算,这天下格局恐怕要变了。”

女皇急忙问道:“依大师看,朕能否护住这一方百姓?”

老尼姑捻着捻手中的佛珠,目光祥和:“陛下不必忧心,瑛王出生时所带祥云并非巧合。”

女皇呆呆的坐在桌案前,华丽的头饰也跟着黯淡无光,浑身的力气像被抽干了似得,耳边还在不断的回荡老尼姑的话。怎么会这样?歆儿自猎场受伤醒来后到现在正好七天!她不会忘记俞贵君临走前嘱咐她的话:让歆儿好好活着,不要陷入皇室纷争……

所以这十二年来,她故意没有把沐千歆向政途上带领,不管她做什么,她都能最大限度上容忍。众人皆知沐千歆因为出生时的祥云与边关捷报备受她的宠爱,却不曾想过沐千歆是她与她挚爱的俞贵君的孩子,祥云什么的只是迷惑众人的借口罢了!

俞湘,朕该怎么办?

第二十八章 羽花填的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