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身份确认

  篮问筠握着腰牌战战兢兢的向羽花填挪去,刚要抬手把腰牌放回去,床上的人突然睁开双眼,如月华般的眸子里射出一道冷光,锐利的盯着她,之后缓缓的把目光转向她手中的腰牌。

“羽大人,不是……我……是王爷……”蓝问筠都要崩溃了,这个人可是掌管凤啸司的羽花填,地位甚至不低于王爷,被这样的人抓到现行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腰牌留下,你出去。”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但是这样的声音对蓝问筠来说简直就是天籁!

暗自松了一口气,放下腰牌急忙退下。没有怪罪,也没有质问,短短的一瞬间,她却感觉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蓝问筠来到沐千歆房里复命:“王爷,办妥了。”

“做的不错,你现在怎么说也是本王的人,怕他做什么。”沐千歆掂起脚拍拍她的肩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本王再交给你一个任务,把这床被子给羽花填送去。”

说完,指了指床榻上的那床厚棉被。

“王爷,卑职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打点,耽误不得!”

“说的跟十万火急似得,送个被子又能耽误多少时间?再说本王这是故意给你机会向领导献殷勤呢,还不好好珍惜!”

沐千歆一说完,蓝问均立刻行了一礼,昂声道:“谢王爷理解!卑职一定会处理好军中事物,请王爷放心!”

之后拉开门昂首阔步的走出去,独留沐千歆一人在风中凌乱……

沐千歆无奈的抱着棉被站在羽花填的门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没错,其实她在羽花填身上找腰牌的时候就感觉他气息起伏不稳,肯定是醒过来了。之前有蓝问筠在,她还有恃无恐,不过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说不定他会把自己狠狠的教训一顿吧?

“咳咳,那个,你把这床被子给里面那位公子送进去。”

还没等侍卫接过棉被,房门被打开了,只见羽花填似笑非笑的倚在门边,脸上的半边银色面具染了淡淡一层荧光,俊美的不像话,真的很好奇,这面底下该是一张怎样绝色的脸啊!

沐千歆吃力的抱着被子,腾出另一只手,一脸的尴尬打招呼:“嗨!你醒了!”

羽花填轻松的拿起她手中的棉被转身向屋里走去:“王爷,能否进来一下,有些话我想单独跟王爷说说。”

“那个……天色已晚,要不明天再说?”沐千歆神色僵硬的站在原地不动。

羽花填神色古怪的把沐千歆从头看到尾:“天色晚不晚跟说话有什么关系?”

“……”说她是小孩子就直说,她又不是小气的人!

最后沐千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竹”字客房的圆桌前,羽花填倒了一杯茶放到她面前,修长的手指仿佛渡了一层白玉,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煞是好看,这古代男人的手是怎么保养的?

“下官的身份不能被人发现,这段时间王爷唤我羽墨吧。”

羽花填的一句话把沐千歆从痴迷中拉回,“啊?哦!知道了。”沐千歆惊讶:“你难道不是母皇派来的?那你跟着本王过来是什么目的?”

羽花填拿出一封信放到她面前:“王爷不必怀疑我,这是女皇让我交给你的。”

黄色的信封上面什么也没写,被胶水封得严严实实,沐千歆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的撕开信封:歆儿,洱南路途遥远,途中盗匪居多,且朝中居心叵测之人不少,朕甚是忧心。特派羽大人前来助你,望歆儿好生待之。

字迹体清秀却力道十足,和那天赐婚圣旨的笔迹一模一样,确是女皇笔迹无疑,重点是:“原来你姓羽毛的‘羽’,不是雨水的‘雨’啊。”沐千歆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把抓住羽花填的袖口说道。

羽花填眼皮抽了抽,一把抽回沐千歆手中的衣袖:“我要休息了,王爷请回。”

“不着急,你把你名字的另外两个字也写给本王看看。”没理会他的嫌弃,兴致勃勃的说道。

羽花填这次也懒得说话了,直接开始解衣宽带,举手投足间仿佛带着旖旎的诱惑……

第三十二章 身份确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