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与夏府赐婚

  夏佩兰从宫中回来后心情就十分沉重,在庭院中来回踱步,不知道怎么去对儿子传达女皇的命令。

“唉!陛下糊涂啊!”这是她第一百零一次叹气了。

“大人,要不您还是跟公子直说了吧,这么瞒着也不是办法。”旁边的嬷嬷无奈的说了一句。

“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烨儿早就喜欢上了玹王,你让我这做母亲的怎么开口,唉!更何况那瑛王不学无术,性情古怪,我更怕烨儿嫁过去会吃苦啊~”

最后,她一甩袖子向药房走去。

夏府药房中,一抹纤细的白色身影弯着腰低头轻轻嗅着什么,他面前的桌案上放着一小堆一小堆不知名的草药,身后的小厮正拿着毛笔不住的记录着。

“公子,您真厉害,这么快就能将草药的瑕疵分出来了,如果是天冬的话一天也不够呢!”天冬拿着竹简满脸崇拜的说道。

他放下手中的药材,转过身来,雪白的衣袍一尘不染,眉目细致清雅。他对于天冬的惊叹只是微微一笑,好像这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天冬不必羡慕,孰能熟能生巧罢了,以后你也会有这一天的。”

“烨儿!”夏佩兰慈爱的唤道。

“母亲,你来了。”看到自己的母亲,他的笑容更大了,像朝露一般清澈的眸子盛满了喜悦。

夏佩兰来到分的整整齐齐药材前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嗯,母亲可还满意?”夏烨有些小得意的问道。

天冬暗想,大概公子也只有面对大人的时候才会有这般表情吧。

看着儿子这般优秀,原本想要直接说出的话在嘴边打了个漩又吞回去了。

看到母亲欲言又止的样子,夏烨忍不住问道:“母亲可是有心事?”

夏佩兰尽量让语气显得正常些,说道:“瑛王的伤已无大碍。”说完又偷偷看了自家儿子一眼,他的表情还是没有一丝变化。

接着又说道:“陛下朝堂上已下旨,等瑛王及荓便把你许配给她。”

“这样啊,母亲不必忧心,不是还有两年吗?”夏烨语气温和的宽慰自己的母亲,继续摆弄手中的药草,仿佛他与这件事并无关系。

只是谁也没看到他那琉璃般的眸子仿佛弥漫着一层冰晶,清寒冷列,在心中嘲讽道:呵,真是命大,中了“孤思”也能活下来。

京城三十里外的湘竹山庄,坐落在山脚下,又地势极低,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每年秋季气候骤变时节,体弱易染风寒的玹王沐千妆便会离开京城在此修养两个月。

竹桥上,一个黄衣少女扶着栅栏,笑吟吟望着翠绿的湖中竞相争食的锦鲤,她的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王爷,您今天的气色真的好多了!”一旁的丫鬟一脸的欣喜的说道。

“是啊,多亏了冷安,不然本王还以为要在这里呆好久呢!”提到冷安,少女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片红晕。

太医院院使夏佩兰唯一的儿子夏烨,字冷安。

“王爷,依奴婢看,夏公子对您也真的很上心呢,每天都会亲自来这里给您把脉煎药,不如王爷就向陛下请旨娶了夏公子吧!”丫鬟笑嘻嘻的调侃道。

“不可!秋心,以后这样的话不要说了。”沐千妆佯装恼怒的训斥道,一双美目也染上了淡淡的忧伤,“说了这些也只会徒增悲伤罢了,母皇金口玉言,怎可轻易反悔。”

“可是陛下也太偏心了,只顾得瑛王爷胡闹,却不考虑您的感受,明明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奴婢头替您委屈的慌!”话说着,秋心的眼眶也不禁红了。

“秋心……”

“乐萱。”

沐千妆正想说些什么,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的小字,除了他和母皇,不曾有人这样称呼过自己。

秋心笑道:“王爷,古话怎么说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你们聊着,奴婢去沏壶茶去!”说完就闪身离开了。

“京城中圣旨已下,你不该再来这里的。”说道赐婚的事,沐千妆心里一阵难受,脸色不由的又苍白了几分,身子晃了晃,双手紧紧撑住栏杆。

夏烨眼中一片温柔,疼惜地把她揽入怀中,“乐萱,你我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

“不可,冷安,她是我皇妹,你是我爱的人,我不想看到你们有什么危险!”沐千妆抬起头目光担忧的看着他。

“你怎么还护着她?你七岁那年被沐千歆推入冰湖中,从此落下病根,十七年来年年以草药为伴,陛下却对外推说是你自己不小心感染风寒,赐你湘竹山庄作为补偿,可又有什么用,你的病可能永远都好不了了!这么多年来,沐千歆每次闯祸你总是护着她,她可曾有过一丝感激?若她在心里对你有一丝姐妹情分,一个月前就不会在陛下前故意请旨赐婚当众羞辱你!”夏烨越说越气愤,乐萱总是那么善良乐观,事事都在为别人着想,所以他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她!

“冷安,不要生气,有你在意我就够了,而且你的医术那么好,我的病迟早会痊愈的。”沐千妆阖上眼靠在他胸前,有些疲倦,声音越来越小。

“唉~”夏烨无奈的叹了口气,横抱起沐千妆,走下竹桥,轻车熟路的把她送进寝室轻轻平放在床上,为她盖上锦被,小声嘱咐旁边的秋心:“照顾好王爷,她醒来后记得把我带来的丹药为她服下。”

“是,夏公子。”秋心乖巧的应下。

夏烨走后,沐千妆睁开双眼,眸中一片清明,哪还有半分睡意?

“王爷,狩猎那天属下亲眼看见夏公子混乱中给瑛王下了‘孤思’,可不知为什么瑛王还是醒来了。”从暗中悄无声息的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一身黑色劲装,浑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阴冷的眼睛在外面。

沐千妆微微吃惊,这样都没死?“孤思”是一种让人在昏迷中不知不觉取人姓名的毒药,是夏烨研制出来的,也只有他能解。这件事还是自己让暗卫千方百计打探到的,看来只有一个可能:夏烨研制失败了。

“希望这次冷安不会再让本王失望了。”柔美的声音像一阵风飘过,却莫名的让人发冷!

第十五章 与夏府赐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