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危机暗涌

  “公子,前面就是客栈了,是否停下来歇息一晚?”车夫打扮的披星低声请示道。

披星是苏景培养的十大顶尖暗卫之一,排行老三,是个典型的武痴,年纪轻轻便在武学上已有了很高的造诣。

“也罢,不过告诉弟兄们不可路出马脚。”苏景撩起车帘,抬头看了看天,要下雨了。

绯音看着苏景的脸,满心疑惑,她感觉到这一路上气氛凝重,军队还特意伪装成商队,不时地有人骑马到百里外探路再回来禀报,警惕性格外地强,难道是为了躲避仇家?

绯音猛地转头看向安然养神的苏景,问:“子舒,我们会不会死在路上?”

或许感觉到了她的不安,苏景睁开双目看了她一眼,又闭上,高冷的甩出两个字:“不会。”

绯音仰着头看向高高的牌匾,上面写着“栏朹客栈”,这是她来到这里看见的第一个客栈,隐约有点小兴奋。牌匾原来的颜色已经认不出来了,唯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清晰可见,可见书写之人笔功不凡。客栈不大,大堂稀疏坐着几个身穿粗布衫的客人,腰间佩剑,或戴斗笠,很像电视上看到的江湖侠客。

掌柜的咧着两撮小胡子笑盈盈的迎上来,对着披星拱了拱手:“几位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

披星温和的笑了笑:“掌柜的不必多礼,我等住店,还请准备些家常酒菜,不知贵店还有几间空房?”

掌柜的一听,捋了捋胡子,得意的笑了:“客官您可别看不起咱们这小店,因为地处边关要塞,来往多的是商队,咱们就仗着这些个儿客房吃饭的。”

“那真的还好了,这是定金,你先拿着。”披星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放在掌柜的手上。

掌柜的顿时眉开眼笑,脸上的褶子更深了:“客官里面请,里面请!”

披星又嘱咐道:“弟兄们累了,我等安排好后,到时候还请小二把酒菜端进客房。”

苏景头戴着斗笠和绯音跟在小二的后面,向天字一号房走去,披星则手提灰色布包跟在苏景左后侧。

楼下几个客人中,有个穿着儒雅,头戴蓝色方巾的中年男人抬头向绯音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又低头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把几个碎银拍在桌子上,喊道:“结账!”

掌柜看小二忙不过来,赶紧跑过去接了银子,又好心的提醒道:“客官,这天也快下雨了,不如今晚就在小店住一宿,你看如何?”

谁知那看似儒雅的中年男子一点也不领情,推开掌柜,骂道:“滚一边去!咋了?这么热心是不是晚上想谋财害命?你们这种地方我可见多了!”说完,踉踉跄跄朝着门口走去。

掌柜的一听,急了,喊道:“咱们这可是开门做生意的,你这泼皮休要侮辱小店名声!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看到那人走出店门,他一甩袖子,幸灾乐祸的嘟囔:“这方圆十几里都没人家,看你今晚睡哪!”

绯音听到声音,停下脚步来好奇地朝下看去。

“跟上。”苏景平静无波的吐出两个字。

到了楼上,小二打开房门:“客官,就是这里了。”

房间的布置很清雅,中间一张吃饭用的桌子,桌边有两个座椅,左边是一张简单的屏风,屏风上画着山水图,再里面是一张木床,上面铺着白色的褥子,还有叠好的一床灰白色被子。没有一丝灰尘,看来经常打扫。

苏景来到桌前坐下,头上的斗笠罩住他的表情,显得有些神秘莫测。

绯音则扑倒在木床上,喊道:“总算可以有个正常的地方睡觉了!”这几天总是安营扎寨宿在野外,冷点不说,还有蚊虫叮咬,要这样的环境对于一个从小就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她来说,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披星在小二走后,关上房门,来到苏景旁边,小声地说:“公子,这个客栈不简单,那个掌柜的呼吸冗长沉稳,而且手掌的茧是常年使用兵器才会有的。”

沉默了一会,苏景缓缓道:“不必惊慌,安排下去,不要吃客栈里的食物,该怎么做你们懂得,全部待在房间里提高警惕便可。”

“是,公子。”披星得令离开。

绯音还在想那个中年男人说的话,不禁想到电视上面演的夜黑风高杀人时情景,开始有点后怕,在这个野蛮的时代,她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心里有些惶恐。

努力静下心来,分析如果她遭受攻击存活的概率是多少。

因为自己从小体弱多病,爸爸便找来了华山隐士教她练武,以强身健体,锻炼意志。可能真是中华武术博大精深,她地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由于自己思维通透,记忆力超出常人,所以十三岁便能和她的大师兄一决高下,几位师傅也对她甚是满意。可是像子舒那样能用内力疗伤,她可是做不到的,如果坏人都像他那样的话,那她可就一点胜算也没有了。

思来想去,绯音还是觉得抱紧苏景这棵大树比较靠谱一点。

“砰砰砰!”

“进来。”

小二手上端着酒菜进来,他利索的把酒菜在桌子上摆好,露出两颗大板牙,笑着问:“两位还有别的吩咐吗?”

绯音看了眼桌上的饭菜,是一盘油菜豆腐,两碗清汤面,一盘凉拌黄瓜,还有一壶清酒。她顿时眉头又皱了起来,一点油水也没有,离自己想的大餐差的好远呢,古代这么穷,那些穿越大神都是怎么忍下来的?

“没事了,你先下去吧。”苏景淡然道。

“好嘞!”小二吆喝了一声:“有事您再吩咐。”说完便推门离开。

天彻底暗了下来,一道闪电横空劈过,接着是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敲打着窗棂。

绯音盘腿坐在床上,连吃饭的心思也没有了。透过微晃的烛光,看向桌旁的苏景,“你晚上睡哪?”

苏景这才摘下斗笠,露出一张绝尘的脸,嘴角微勾:“我去和披星挤一挤,这间最好的客房就留给你吧。”说着,拿着斗笠往房门走去,“对了,”苏景转头又道:“不要吃桌山的饭菜,饿了就吃包袱里面的食物吧。”

第九章 危机暗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