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情动时

  绯音回到营帐中,看着桌子上放的饭菜,连吐槽的心情都没有了。一碗米饭,一盘几乎没有油水的青菜,加上一小碟咸菜,然后没了。

简单的扒了几口饭,“可不能让自己饿得没力气,”绯音暗暗说服自己不要再去想以前的奢侈生活。

“小翠,少爷吩咐你把这个换上。”薛军医进来把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衣衫放在离绯音不远处的案桌上,又转头慈祥地问:“脚伤可是好些了?”

“小翠?什么鬼?”

薛军医笑眯眯看着绯音的没有说话,等着她自己反应过来。

绯音一头黑线,暗暗叫苦,嘴角抽了抽,还是保持礼貌微笑的对薛军医说:“谢谢老伯伯,脚踝已经好多了。”

薛军医走后,绯音拿起衣服嗅了嗅,一股淡淡的皂角味,很好闻,虽然衣服不是新的,但是看起来是仔细洗过的,布料摸起来还很舒服。她一蹦一跳转到屏风后面把衣服换上,衣服的样式很简单,所以穿的时候不太费事,不过穿在身上松松款款,应该是男人的衣服,绯音又想到了那个纤细的身影。

她把袖子拢了拢,扎好腰带,把长长的秀发高高束起,又用毛巾沾水,把脸仔细擦干净,对着脸盆的水照了照,还真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模样。

绯音满意的对着水盆摆了个pose。

“会骑马吗?”屏风前面冷不丁的传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把她的喜悦惊得无影无踪。苏景也是无奈,回京路上危险如影随形,他只好过来了解情况以便做好安排。

绯音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后隔着屏风对着少年做了个鬼脸。

施施然来到了少年面前,努力保持淑女的形象,笑盈盈地问:“是子舒来啦?”

苏景愣了一下,眼前的女孩桃腮带笑,美目流盼,一张小脸秀雅绝俗,长发扎起,清爽利落,又平添了一股英气,自己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有些空荡,更衬得她更加清瘦。

片刻,又恢复温润的笑容:“小翠可是会骑马?”

一听到小翠这个名字,绯音就火冒三丈,咬牙切齿的说:“子舒,能不能换一个名字,比如说什么‘戴月华’啊,‘玉玲珑’啊,我都不嫌弃的。”

“哦?你怎么想到的这些名字,听起来不错。”

“给我看伤的老伯伯给了我一个话本子,我在那里看到的。”绯音笑嘻嘻的答道。

昨天薛盾给绯音治伤候,这个美丽的女孩咬着牙一声也不吭,让他暗暗佩服,便把在民间买的奇闻杂志从怀里掏出来递给了绯音,而绯音说的那两个名字正是话本子上的人物。

“要知道一个好名字并不能给你带来什么,不过,不想叫小翠也可以,只要……”苏景笑了笑,高深莫测的看了绯音一眼。

“只要什么?”绯音急切的问。

“只要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就可以了。”苏景靠近她,看着她的眼睛,话语深沉,还带有一丝玩味。

绯音心里一紧,他说的话是肯定句,是笃定自己没有失忆吗?

“我……我好像想起来了一点,绯音,我好像叫绯音。”绯音心虚的干笑,一阵紧张,不知道是因为说谎,还是……苏景靠地她太近。

“是吗?那你姓绯吗?是不是绯色的绯,余音绕梁的音?”他没有动,仍然保持之前的姿势,两个人的鼻尖快要碰到一起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绯音咽了咽口水,又往后仰了下,已经无路可退了,她的腰抵在桌子上,小脸通红,耳边嗡嗡作响,似乎听不到苏景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看到绯音手足无措的样子,煞是可爱,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大大的眼睛似上好的黑珍珠,红艳的嘴唇微微嘟起,像是在做无声的邀请。

“那个,子舒啊……”

“怎么?”苏景还在继续沉醉。

“我想尿尿。”

“啥?”苏景没听懂。

“我说,我想出恭啊!”绯音大声吼道,她已经忍到极限了好不好,脸都憋红了!怎么跟古人说话这么费劲。

“呃,去吧。”苏景呆住了,侧身让开,一脸大写的尴尬。

绯音顾不得脚伤,飞一般冲出营帐,好像后面有人追她一样。到了茅房附近才停下,弯下身子抚着胸口大口喘气,想到之前的情景,她的又红了,心脏砰!砰!砰!的直跳,那一丝的悸动连剧烈的奔跑也掩盖不了。

苏景望着绯音飞奔而去的背影,低头微微沉思,拿起桌案上的狼毫,在一方手帕上苍劲有力的写下两个字“绯音”。

“少主。”暗无声息的身影飘进了营帐,单膝恭敬地跪在苏景面前待命。

“查到了什么即刻汇报。”手帕落在那人影前面。

一瞬间人影和手帕消失在原地,就如来时一般,没有任何痕迹。

第七章 情动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