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被救

  风撩起苏景的长衫,发丝扬起,少年清瘦的身躯站在晚风中,看似纤弱却是不屈的倔强。

“将军,用膳吧。”连江的声音在少年背后响起。连江与连海是亲兄弟,连江善文,连海善武,军师一职便由连江所担。

“传令下去,后日启程回京。”

“遵命!”

“哎~有没有人啊~救命啊~”一个少女的声音却在两人不远处弱弱的响起。

苏景停下脚步:“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不一会有个小兵过来报告:“回禀将军,有位姑娘昏倒在兄弟们设的捕兽的陷阱里。现在已被救起,薛军医正在为那位姑娘诊治。”

“哦?一位姑娘?”苏景的声音淡淡响起,看似有兴趣,却又听不出什么情绪。

“将军,北边是沙漠,南边的最近的村庄离这至少十公里,一个姑娘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小心有诈!”连江表情凝重的说。

“胜局已定,无碍,暂时不必有什么行动,派人盯着她即可。”他知道医者父母心,见有人受伤身为大夫的薛老不会不管不顾。最好不要有人因为薛老的善心而算计什么,否则她只有死路一条!长长的睫毛遮住了苏景眼中的暗光。

“啊!气死我了,该死的老头,竟然把我丢在那个荒芜人烟的地方,我是跟你有多大的仇!”床榻上,绯音恢复了力气,什么也顾不得,破口大骂道。

“对了,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浓的中药味?”她仔细打量着四周,自己好像在一个帐篷里,四周堆了不少药材,自己床前有个小炉子,正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看来里面正煮着药汤。外面隐隐约约好像喊着什么口号,听起来人还不少,一时间她有点傻傻的分不清自己现在的状况,难道是被蒙古朋友救了?不管了,起码是有人了,现在可以找人问问这是什么地方,看看还有没有可能回家。想到家人,绯音神色就有些黯然了,自己之前的经历并非寻常,现在接下来不知还会发生什么。

她掀开身上的毯子,小心翼翼的下床,脚踝传来一阵刺痛。“嘶!好痛!”苍白却绝美无比的小脸紧紧皱在一起。低头借着昏暗的烛光一看,脚踝肿地很高。但有一丝丝清凉的感觉,想来是敷了一层药在上面。她扶着床边,用另一只没受伤的脚站稳,直起身子向门外高声喊:“有人在吗?~”

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老人,灰白的发丝挽在一起,高高束在头顶,用一根木簪固定,精神矍铄,目光明亮,手里还提着一个木箱进来了,他对绯音和蔼的笑了笑:“姑娘醒了,看来精神不错啊,快吃点东西吧。来,再喝点水。”说着,老人已经打开木箱,原来是一个食盒。他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一碗米饭,一小碟青菜,还有一小碟腌制的萝卜条,之后老人又递她一个沉甸甸葫芦。

绯音手拿着葫芦,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老人,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这里的帐篷,这里的人,还有……葫芦?绯音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葫芦,还挺沉的,看来这里的人是用这个装水的。

她看向老人,小心翼翼的问:“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军营,姑娘看来是迷路了,不如姑娘告诉老朽家在哪儿,老朽让人把姑娘送回去。”老人善意的提醒绯音,可是眸子里却有一丝探究。

绯音看出来了,这位老人对她存有一丝戒心,这话看似关心,其实在不经意的询问自己的来历。而自己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对这里的风土人情还没弄明白,看似和蔼的老人警戒心却这么重,看来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还是小心地好。想到这里,她便装作伤心样子低下头,暗中使劲掐了把大腿,硬是挤出几滴眼泪,声音哽咽的说道:“老伯伯,我好像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只知道自己醒来后就在这里了,头疼,脚也疼……呜呜,怎么办,我是谁……”

老人一看绯音现在这种状态,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便说了句:“姑娘,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对外招呼一声便可,这里是军营,你恢复记忆前先这里住下吧,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又给了绯音一个小瓷瓶:“这是跌打损伤的药膏,早晚涂上一次,三天后便会消肿,不会有什么大碍。”说罢,抬脚离开了。

老人走后,绯音打开瓶盖,嗅了嗅,顿时眉开眼笑,好珍贵的药!盖好盖子,塞进怀里揣好。想制这么一小瓶药膏可是不容易,里面好几种药材可是很稀少的。她歪头看向老人离开的方向,沉思:这个老人在这里是什么身份?

第四章 被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