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0心痛断情

  袁宇泽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倒流,他没有办法接受这种荒唐的有点像电视剧般的事实,这两年他牵过手的、吻过的、用心爱过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妹妹。

袁宇泽突然觉得头像被针扎了般疼痛难忍,他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痛苦地闭上双眼。

“小宇……小宇你不要这样,都是妈妈的错,是我的错……”

苏岳琴上前抱住袁宇泽,袁宇泽拼尽全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不能在母亲的面前表现得过于脆弱。

他缓缓站起身,顺便也将母亲扶起来,“妈,我……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

苏岳琴的眼睛被眼泪洗得透亮,她复杂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儿子,“你千万不能告诉明灿她的身世,一来我们不能破坏明灿现在的幸福家庭,二来妈妈答应过人家,只要他们肯医治明灿,我永远都不见她。明灿生下来就被吓了病危通知书,要不是那家人她不可能活到现在……”

袁宇泽痛苦地点点头,母亲的迫不得已他必须理解,林清新是他亲妹妹的事实他也必须接受。

回到学校的一路上,袁宇泽总是刻意回避林清新过于亲密的举动,走在那日她拦住他的小路上,袁宇泽停下了脚步。

“清新,我们在这里开始的,就在这里结束,好吗?”

林清新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满脸写满了问号,“你……你胡说什么呀?别闹了,快送我回去。”

她伸手拉住他,他却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林清新,你听好了,我们……分手吧。”

袁宇泽努力再努力才终于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林清新也严肃起来,上下打量着这个陪着自己两年的男生,“总要有个理由吧。”

袁宇泽的眼睛看向远方,撒谎向来不是他的强项,“我妈妈很不喜欢你,你说你连包饺子都不会,还会干些什么。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朋友或者是……是亲人的感情。”

他说着突然把头转过来,眼睛直直对着她,“我终于意识到我对你的感情其实是一种错觉,也或许是个误会,一个人孤单久了就想找另一个人来陪,其实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不想再骗你,分手吧。”

袁宇泽想立刻逃开,却被林清新狠狠扇了个耳光,“袁宇泽,我跟你在一起两年,你现在跟我说是个误会,你不觉得你太残忍太荒唐吗?你早干什么去了?”

林清新竭嘶底里地质问,可是直觉告诉她,袁宇泽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林清新有些后悔地拽住袁宇泽,“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怎么陪你回家一趟就要分手,伯母……伯母不喜欢我什么,是嫌我不会做家务吗?我可以学的,我学习能力很强的,你给我时间,你相信我,你……”

袁宇泽使劲让自己背着林清新,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将林清新的手掰开,他心底的痛与复杂难解的情绪丝毫不比林清新少,但是真正的原因他却始终没法解释。

袁宇泽转身离开,他走得很快,越走越快,只留下林清新蹲在地上抱着双膝,撕心裂肺地痛哭。

三个白天加三个黑夜,林清新水米不进,原来失恋是减肥的最佳捷径。

等到站到地面上的时候,就像是个不倒翁,头有些晕晕然。

林清新看了眼守在床边的洛七七,脸上勉强挤出了个笑容,“我要去食堂。”

“不用去食堂了,我给你买的饭菜还没有凉。”

洛七七用手碰了碰余温尚存的饭盒,她终于想吃饭了,洛七七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来了。

林清新的神色非常木然,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木偶,她轻轻地摇了摇头,重复了刚才的话,“我要去食堂。”

失恋最大,洛七七像是哄着小孩子一样哄她,“好好好,我们去食堂吃,去食堂吃。”

炎炎烈日,林清新支开了洛七七,站在男生宿舍楼下面,她一遍遍打着电话,袁宇泽一遍遍拒接。

每按一次拒接键,袁宇泽的心就忍不住痉挛一下。

没等到袁宇泽,程俊逸却出现在了林清新的面前,他举着一把太阳伞挡住了日头。“这样晒下去皮肤会变黑的,想找袁宇泽,怎么不上去?”

林清新没有看程俊逸,连余光都没有扫到他,她只是仰望着六楼的窗户,低低却坚定地自言自语:“我要等到他下来。”

“他要就是不下来,你打算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袁宇泽就有这么么好,他都不要你了,你还在这里糟蹋自己,你践踏自尊给谁看?”

程俊逸的声调越来越高,握着太阳伞的手也有些发抖,林清新几天来本来就压抑着,被程俊逸这样一激,就像是炸药被点了导火索,瞬间爆炸。

她猛然打落程俊逸手中的太阳伞,怒不可遏地伸出食指指向别处,“你滚,我愿意等谁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愿意为了谁践踏自尊,都用不着你管……”

程俊逸赌气地点了两下头,“好,好,林清新,鬼才愿意管你。”

程俊逸不顾一切冲进男生宿舍,直接奔袁宇泽的625宿舍,袁宇泽正站在窗边,程俊逸一把抓住袁宇泽的脖领子,两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清新啊?林清新的身体状况你不知道吗?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赶紧下去……”

程俊逸拽着袁宇泽想往下走,袁宇泽却与他拼命地撕扯起来,程俊逸一拳打到袁宇泽的脸上,袁宇泽还击到程俊逸的胸口,两个人的打斗终于在徐浩传来的那一声“林妹妹晕倒了”后迅速停手。

两个人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外面跑去,林清新躺在地上,程俊逸背起林清新就奔向了学校的医院。

袁宇泽的拳头死死握着,眉头蹙起了“川”,他知道他这种揪心的痛并不是什么兄妹之情,而这种心痛也遭到了他的极力排斥和克制,可是越排斥心痛反而越浓。

还好林清新并不是心脏病复发,而仅仅是中暑,她醒来后看到站在一边的袁宇泽,袁宇泽刻意站在远处,而程俊逸却守护在床边。

林清新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紧张兮兮地寻找自己的手包,程俊逸赶忙把手包递到林清新的手里。

没想到她打开手包竟然掏出个精致的小食盒,从食盒里慢慢拿出来一个包得有板有眼的沾着面粉的饺子,林清新将饺子放在手心递到袁宇泽站立的方向,有气无力地说:“我……我……我学会包饺子了,食堂阿姨说……我学做饭……挺有天赋的……宇泽,我以后……”

袁宇泽没等她把话说完就难以自控地跑出了病房,他拼命地跑,眼泪顺着眼角夺眶而出。跑到空旷的校园操场,他大声地冲着天空吼叫一声……

病房里,看到袁宇泽跑出去,林清新强撑着想起身,那个无辜的饺子却不小心掉在地上。

程俊逸慌忙扶着林清新躺下,将那个摔破的饺子拾起来放在桌子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相信我,时间,时间会让一切都冲淡的。清新,我会守着你,一直守着你……”

020心痛断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