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深难控

  洛七七的腿没多久就好了,在林清新的照顾下生活又步入正轨。

这天中午,她撞开宿舍门的时候,舍友苏月正缩着身子,抱着双腿紧紧偎在墙角,就像只受了伤却毫无反击之力的小兔子。

洛七七慌忙扔下手里的包,关切地凑到苏月的身边,右手搭在苏月的左手上,“亲爱的,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是有跟你家那位吵架了。”

苏月沉默无言,只是眼泪啪嗒啪嗒不停地往下掉,让人看起来非常心疼。

“你到底是怎么啦?你是要急死我啊?”洛七七看着苏月痛苦的样子,不由得急了起来。

苏月深深呼吸了一下,眼睛被泪水遮掩的模模糊糊,她拼尽全力使自己停止哭声,可眼泪还是静静地不停地往下落。

“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两个月前我们俩……我们俩去宾馆开房了,我是第一次可是却……却没有办法证明。他说床单都没脏,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第一次,现在我怀孕了,但他却要跟我分手,他是我的初恋,我把什么都给了他,到头来就是这样的结局跟下场,我……。”

苏月的眼神异常空洞,像是丢掉了所有的希望,绝望到底地冷笑加苦笑着。

“这个畜生,我去找他。”洛七七要为苏月打抱不平,却被苏月一下子拉回来,苏月竟然挤出了平和的微笑对着洛七七。

“不用了,七七,我没事的,我会处理好的。”

洛七七重新坐到苏月的身边,眉头上拧出“川”字,“那你肚子里的孩子……”

苏月将脸上的悲伤全部敛起来,平静的有些可怕跟与众不同,“我会……处理好的”。“你怎么处理啊,那个人渣必须负责,否则咱不能这么饶了他。”

洛七七气得咬牙切齿,两次想冲出去,却被苏月拽住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袁宇泽终于从床上爬起来,他不允许自己颓废的时间过长,一个上午已经是奢侈。

他走进水房,将冰冷的水接近疯狂地打在脸上,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上粘染着几颗的水珠,皮肤好像突然干枯起来。

“袁宇泽,她是一个意外,更跟你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我不允许你踏出这步,你的荒唐到此为止。”

袁宇泽像个严肃的精神分裂者,对着镜子自言自语。

宿舍里,于小洋正在抱着地电脑看热播剧刘涛的成名作新白蛇传,恰巧演到许仙为了表真心不顾性命跳试情涯,袁宇泽的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回荡着林清新的那句话,是不是我像许仙那样跳试情涯才能证明我的真心?

袁宇泽将洗脸盆猛地摔倒地上,他狠狠眨了眨眼,他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因为一个小细节,思想就不由自主拐到林清新身上了。

感情如洪水般,冲过来就把自己从头淹到脚,濒临崩溃,猝不及防。

徐浩抱着篮球冲了进来,对着满屋子的舍友,神秘又伤感地道:“兄弟们,不好了,出大事了。中文系有个美女被情所困,直接从21世纪楼跳了下来,当场死亡,警车都来了,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

于小洋迅速合起狄电脑,发起“啊”的惊叹声,“中文系,中文系的谁啊?”

袁宇泽像是被雷击中了,猛地上前双手摁住徐浩的肩膀,眼睛里是难以掩饰的恐慌,声音炸了起来,“你快说啊?中文系的谁?”

徐浩有些被袁宇泽的失常反应吓到了,他轻轻摇摇头,意思是他并不知道跳楼的女生到底是谁。

袁宇泽像是被人抽掉了魂一样,眼睛木讷地在眼眶里转了两下,然后发疯似得跑出了宿舍楼。

袁宇泽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样好的运动潜力,从3号宿舍楼到21世纪楼,他所用的时间至少打破了自己的所有赛跑纪录。

走到21世纪楼的附近,袁宇泽突然停下来,他的心被狠狠撕扯着,他想立刻冲到人群中,却又害怕冲进人群中,只能神不守舍地迈着步子应和着参差不齐的心跳。

挤进人群的最内层,人已经被警察拖走了,地上残留着一滩血迹,暗红的刺眼。

洛七七几乎是跪在地上,哭得伤心欲绝,袁宇泽的眼睛里迅速充满了泪水,洛七七在哭,那……那个人真的是林清新。

袁宇泽一贯坚强自立,已经有多久没有哭过,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似乎从懂事起他就没有再流过眼泪,不是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是为了母亲他除了坚强别无选择。

袁宇泽的拳头越攥越紧,发出轻微却清楚的“吱吱”声,他踉踉跄跄又似乎如僵尸般麻木地退出人群,就在他转身的刹那,林清新恍惚却又清晰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是林清新,天呐,跳楼的竟然不是林清新,袁宇泽的呼吸更加急促,额头上涔出细小的汗珠。

林清新看着袁宇泽紧张兮兮的样子,难道他误以为跳楼的是他吗?难道他是在关心她紧张她吗?

袁宇泽已经被这样的变故冲昏了理智,他已经再也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他像疯掉的雄狮,要吞掉羔羊般,拼命将林清新揽在自己怀里,恨不得将她融进身体里。

林清新的眼睛瞪得溜溜圆,她不是在做梦吧,竟然是袁宇泽,她现在竟然在袁宇泽的怀里。

他身上的气息很好闻,是洗衣粉的清香,他的怀抱很温暖,像婴儿睡着的摇篮,安逸又安全。

林清新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清醒过来,她伸开双臂回应袁宇泽,两个人越抱越紧,越抱越紧。

林清新趴在袁宇泽的肩头,她的激动与喜悦被洛七七越来越大的哭声冲淡了,“袁宇泽,跳楼的那个同学是七七的舍友苏月,你陪我去看看七七吧。”

两个人费劲地将跪在地上的洛七七拖起来,经过一番折腾才送回宿舍。

洛七七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斜对面那个空空的床铺,自责不已,“都怪我,她说她想开了,我怎么就没有看出了她想自杀。如果我守着她,开导她,她就不会这样想不开……”

林清新心疼地将洛七七拥入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她,“七七,苏月是因为一个不值得的人渣,这件事不能怪你,你无须这样自责的……”

情深难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