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童年记忆

  袁宇泽的童年记忆是灰色的,他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父亲,是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养大。

幼年时的袁宇泽懂事乖巧,沉默寡言,他的印象中只是追问了一次父亲的事,母亲的泪如雨下深深地印在了袁宇泽的脑海里,从此便对父亲两个字三缄其口,他甚至担心不小心地提及会触碰母亲的伤口。

他的童年没有充斥赤橙黄绿青蓝紫那样明媚的彩虹色,单调的只是被灰色包裹。

只有一件事对他来说算得上是快乐的回忆,那就是母亲曾经带他去过除了家乡之外的另一座城市,远远地看着穿着粉色衣服的可爱的小女孩。

袁宇泽走到小女孩的身边,遵照母亲的嘱托问她的名字。“我叫袁宇泽,你叫什么名字?我。。。。。。我可以陪你玩一会吗?”

袁宇泽低头摆弄着衣角,不敢抬头。

小女孩却非常热情,将手里的彩色的皮球递到袁宇泽的手里,爽朗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来。

“我是明灿,我的球给你玩,我家就住在这不远,我经常来这里玩的。”

两个孩子说说笑笑,追着皮球跑来跑去,袁宇泽的母亲远远地看着,眼睛里充盈着泪水。

袁宇泽记得来这个公园玩过四次,每次都能遇上明灿,好像是母亲早就知道明灿来的时间。

直到最后一次,明灿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放在袁宇泽的手里,亮亮的嗓音却带着些忧伤。

“宇泽哥哥,妈妈说要搬家了,我以后不能跟你玩了,这个项链我有两条一模一样的,送给你一条吧。”

袁宇泽伸出两只手将项链捧起来,如获至宝般收藏起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问她要去哪里,就被远处的争吵声吸引过去。

有个女人凶神恶煞正在跟自己的母亲争吵,袁宇泽跑到母亲身边将那个女人推开,或许是他的力气太小了,那女人的注意力并没有从母亲身上移开,依然是怒气冲冲地道:“做人要讲信用,钱你是拿了的,真没想到你会找到这来?”

母亲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眼泪涟涟,袁宇泽很少看到母亲落泪,她在袁宇泽的眼睛里一直是个无比坚强的女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让孩子们见见。”

那女人愤然离去,从此之后袁宇泽再也没见过明灿。

袁宇泽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他总是会想起明灿,随身收藏着她的蝴蝶项链。

母亲苏岳琴大病一场,迷迷糊糊中呢喃着明灿的名字。

袁宇泽十八周岁生日那天正好收到了岩山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天母亲非常开心,袁宇泽便试探性地提起了明灿的事。

“妈,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太累了,我现在已经可以帮你分担了,您能不能告诉我明灿她是不是我妹妹?”

这个疑问在袁宇泽的心里盘了很多年,他每次想提起看到母亲的眼神总是欲言又止。

苏岳琴脸色一沉,像寂静良久的火山,终于要将心里的火焰吐出来。

“羽泽,你怎么会这么想?明灿是我一个至交好友的女儿,我那好友是个单身妈妈,不幸病死了,就托我代为照顾,但是后来你爹出了事,我抚养你已经自顾不暇,只好将她送给别人。”

苏岳琴顿了顿,眼睛里全是愧疚的神色,“本来已经答应了那家人不再见她,可是我却很想找到她,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只是远远地看着她就好。”

袁宇泽坐到母亲身边,他的手心已经可以握住苏岳琴的手,“妈,你放心,如果我们跟明灿有缘分就一定会再遇上她的。”

苏岳琴的脸上路出欣慰的笑意,她的心里却犹如被万箭刺穿,明灿的身世是个秘密,是她心里的一块伤疤,她不能告诉袁宇泽实情。

袁宇泽的回忆被门外拍球的声音扯了回来,袁宇泽将手里的书放下,从折叠桌的黑色铁盒子里将那条收藏了十几年的项链拿出来。

紫色的蝶翅纹理清晰,栩栩如生,托在手上像是能飞走的样子。

袁宇泽观察女生总是跟别人不同,他不爱看女生的脸,他喜欢看女生的脖子,可是长这么大,他还没有找到一模一样的紫色蝴蝶项链,也没有再遇到母亲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人,这是他最大的心事。。。。。。

006童年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