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一、王希的心结

  王贵夫妇大吵一架后,李秀兰带着俩孩子回了娘家。王贵看李秀兰那么强硬的态度,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一个人冷锅冷灶的过了大半个月,只能灰溜溜的跑到丈母娘家赔礼道歉了。赵氏自然是把王贵一通好骂,骂完后还得劝着女儿回去,两口子僵着也不是办法。既然王贵都服软了,让李秀兰也就见好就收,不要真把女婿得罪跑了。

李秀兰经过这段时间的反思,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要赶紧生个儿子。但想到王贵的态度,气又不打一出来,想着以后要想个办法好好的治住他。于是提出想和王贵一起去看老三,到老三家的路很长一段都是羊肠小道,翻山越岭了一上午,才打听到了地方。

李秀兰知道山里人出去一趟镇上不容易,提前给他们一家三口一人做了身衣服,还买点猪肉和红糖。养父母卫氏夫妇见到王贵夫妇很是热情,忙让女儿小娟出来,让小娟喊他们爹娘。小娟看起来也有四五岁了,只冷冷的看了王贵夫妇一眼,转身就跑了。直到吃饭时都不愿意再出现,想必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卫氏夫妻日子过得很清苦,中午桌上唯一的一个肉菜还是李秀兰带来的猪肉,煮了一大盘端上桌。看得出来他们对小娟很上心,大人穿的衣服上都是补丁摞补丁,小娟的衣服却没什么有补丁但也已经洗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春末夏初的天气有点热了,两个大人在家都是打着赤脚的,小娟脚上穿的有鞋但鞋子已经开了口,显得破破烂烂的。

王贵看到小女儿的穿着眼眶有点红了,卫氏夫妻赶忙劝说着让他们先吃饭又安慰着“这孩子还小,不懂事,等再大点就能体谅为人父母的不易了,你们也别放在心里去。”

“我们庄户人家,生活条件是差些,一年到头的吃不上几回肉,可我们对小娟也是尽力了。小娟刚抱来时,喂米糊糊不吃,我媳妇儿天天抱着孩子跑到她一个远房的表嫂子家里等着,就为了给娃娃讨点奶水喝。知道村里有人家喂的羊生了羊羔子,我们自己省吃俭用也要用粮食给人家换羊奶,这才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小娟拉扯大啊。”卫氏夫妇摸不准王贵俩口子这次来有什么意图,以为他们是反悔了,想把小娟领走。

“大哥大嫂子,我看的出来你们把小娟养的很好,这转眼间,小娟都长这么高了,我们很放心,也是辛苦你们了。我跟王贵这次也只是顺路来看看,吃完饭我们就回去了,我这里有些钱,你们收着。”李秀兰怕卫氏夫妇误会,赶忙说明来意。

卫氏夫妇自然是怎么也不肯收,又听到李秀兰一再保证,小娟永远都是他们的女儿,这才放下了心来。虽然吃完饭后卫氏一再挽留,王贵和李秀兰还是推辞着,也没有多坐就走了。看过了小女儿,王贵一路上也没有再提之前那件事了。回到家看到大女儿和二女儿,对比很明显,自己养的孩子虽说也瘦但气色看起来比小娟好很多,穿的不说多么好却也干干净净,王贵的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看过了小娟,李秀兰也没多在娘家停留,毕竟王希还要上学,这老不去的钱就白交了。

王希在学堂的日子比不上在家悠闲,因为每天下了课要急着回家,所以和其他小女孩的关系也说不上亲近,只见相处时间长了见面会说几句话。上了一两年的学也就只交到了一个好点的朋友,那个女孩叫玉珠,比王希大一岁。只记得是很突然的某一天,玉珠突然走到王希面前要和她一起玩,王希觉得很奇怪。

“我看到你在学堂里也没有什么朋友,我也是一个人没人带我玩,我们做好朋友吧。”玉珠主动跟王希搭上了话。

王希上学时年龄小,每天懵懵懂懂、稀里糊涂的日子就混过去了,没有其他小女孩主动拉她玩,对小女孩之间的小九九也不关心,一直也不知道玉珠为什么没有朋友。直到玉珠主动告诉王希别人都不带她玩的原因是她没有娘,只有一个后妈。

“你后妈是不是对你不好?她天天打你吗?”王希听过大人口中讲过的后妈,都是又坏又不给小孩子饭吃还天天打人的样子,听说玉珠没有娘觉得很同情她。

“后妈从不打我,她只在爹在的时候对我笑、和我说话,其他时候都不怎么搭理我。”玉珠也没觉得后妈怎么坏,只是爹经常不在家,自己想说话时也没人听,衣服脏了也要等到爹回来才有人洗。

王希听了觉得这也没什么啊,后妈即不打人,也没有不给玉珠饭吃,没人管多自在啊。相比自己天天动不动就挨打受骂的,好上太多了,王希一直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娘在外人面前总是笑眯眯的,一回到家脸色就变了,阴云密布的。王希也问过李秀兰,为什么对别人那么好,对自己家人却很坏。李秀兰说,外人谁都得罪不起,自己家人得罪了也没关系。

玉珠听了王希的话,觉得王希比自己更惨,起码自己还有爹爹经常给钱,好吃的好玩的自己从来都没缺过,也没人打她,关系自然就更进了一步,没几天就常常约好一起上课下课,还请了王希到自己家玩,李秀兰批准王希出去玩的前提就是带着望弟。王希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后妈,长得不丑,撞见她们在家里偷偷拿刀切水果,也没什么反映。

有了新的朋友,日子自然就有趣多了。有一天中午王希吃过午饭就去学堂,走在院子中间,看到了地上有个块白手绢,捡起来一看里面还有十个铜板。王希看到周围没什么人,就把手绢连钱一起装到了书包里。李秀兰平时对钱看的很紧,除了吃早饭基本不给钱,王希有时候会把早饭钱省下来,买点小玩意儿。有时候撞见望弟缠着李秀兰要钱,希弟也会凑上去要一点儿,李秀兰有时候给,有时候不给。不过听到望弟偷偷跟她讲,娘给她使了眼色,要等王希不在家的时候再单独给她。

王希听了挺生气的,但也没办法。不过这次白捡的钱,王希打算留着自己花,看在望弟有时候也会把李秀兰单独给她买的糖分给自己一两颗的份上,王希打算给望弟四个铜板,自己留六个。放学后,王希难得的请玉珠吃了些小零食,平时玉珠爹给玉珠买好东西时,玉珠常会拉着王希分享,次数多了王希经常会觉得不好意思。

放学回家,教望弟学了会儿习,望弟一向对学习不怎么上心,只要李秀兰不在,王希也跟着浑水摸鱼。今天刚好李秀兰还没回家,王希把望弟拉到门后面,给了她一小袋糖让她藏起来吃,还不时注意着院子,防止李秀兰突然回家被发现。

望弟觉得很奇怪,知道姐姐一向是要不到钱的,今天居然买了糖,连声追问谁给的。王希跟望弟说了捡钱的事,俩姐妹乐开了花,王希一再嘱咐望弟一定要保密,不能让李秀兰知道,知道后钱就要被没收了。望弟拍胸脯保证着打死也不说,还让王希明天放学后就带着她一起出去买东西。

过来几天,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却被李秀兰给发现了。王希放学后照例早早的回了家,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对,李秀兰手里拿着跟棍子阴着脸坐在凳子上等着她。

“希弟,望弟你俩来我面前站好,我问你们个事。”等希弟放下书包和望弟一起站好了,李秀兰就让她们伸出了手,一人抽了几棍子手心。“邻居马大娘找我说丢了钱,还说有人看见你们这几天经常在外面买东西,是不是?”李秀兰阴着脸瞪着她们说。

先问了王希,王希死活就说没拿,李秀兰不等王希说完棍子就抽到了王希的屁股上,嘴里还骂着“是你偷的还是望弟偷的,没偷你们买东西的钱哪来的?”打了一会儿,看王希不松口,又开始打望弟,望弟被打了两棍子就说了是王希捡的。李秀兰听了让望弟到一边看着,对着王希劈头盖脸的就开始打起了,边打还边问钱怎么来的,在哪捡的,怎么花的,翻来覆去的问了几遍,看问不出什么了才让她滚到一边去,晚上等王贵回来再收拾她。

王贵晚上回来吃饭时,李秀兰跟王贵说王希偷了隔壁马大娘的钱,还死活不承认。王贵问了王希是不是偷的,王希还是说是捡的,气得李秀兰又上来掐了她一把,王贵看到王希眼泪汪汪的样子,打着圆场说算了算了,小孩子哪有不犯错的。也不知道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只让李秀兰待会把钱拿了给邻居送去。

捡钱风波过后,王希好几天都不太想搭理望弟,心里想的是花钱时大家一起,怎么挨打了就剩自己一人呢。望弟对王希怎么想的是不太在意的,因为李秀兰平时就说了,家里大的孩子有好处时就该让着小的,吃苦挨打就应该冲在前面,这才是老大的样子。

因为李秀兰的误解,王希心里是有心结的,但小孩子记仇记不太久,时间久了也就慢慢淡忘了。在学堂里有玉珠陪伴,放学回家和望弟经常吵闹打架,但姐妹之间也就是冷战几天又自动和好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希和李秀兰却慢慢有了距离。李秀兰觉得自己的孩子无论怎么打骂,既然我生了你,你就不能记我的仇。望弟的年龄小,性格粗放,打骂不记仇,好吃好喝一哄就好。王希却是个情感细腻的小孩,被打骂后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如果我做的更好,是不是就不会被讨厌。可是时间久了才发现,只要李秀兰心情不好,怎么做都是错,只能不断降低在李秀兰面前的存在感。

因为李秀兰和王贵一家在城里打工,有住的地方。家乡的亲朋好友老乡邻居之类的只要能搭上关系的,需要在城里落脚时,为了省钱都会选择在他们这里打个地铺凑合几天,所以虽然房子不大但隔三差五的人来人往却不少。

有一天王希趁着李秀兰身边没人,偷偷对李秀兰说:“娘,前两天家里没人时,大牛哥偷偷掐我屁股……”李秀兰一听,放下手中的活就压低声音骂开了“放你娘的屁,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别人不要脸!再敢说这样的话,老娘撕了你的嘴。”骂完又叮嘱王希不许把这话告诉别人,“要不是你自己不要脸,怎么会惹来这麻烦,丢人现眼的东西……”被李秀兰骂的哑口无言的王希,咽下了后半句话,大牛哥还亲了我的嘴,默默不敢吭声了。

经过这两件印象深刻的事,再有什么事王希也不会再告诉家里了,因为知道说了也没用,只会挨骂被打。

二十一、王希的心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