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四、身无分文

  最终,李秀兰也没有给希弟那一个铜板,而是亲自拉着希弟到卖货郎那去了。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把那货郎气的七窍生烟,以五文钱的价格买了一个木梳,一小卷缝衣服的线,一个木口哨,最后还死活拿了跟针走。

“娘,那个老爷爷最后都说不卖了,咱们是不是太抠门了啊!”希弟拿着口哨,有点担心的问道。

“抠门啥?咱家不是没钱嘛。你要是可怜那老头子,把你的口哨还回去。”李秀兰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希弟没吭声,虽然心里同情那个老爷爷,但是也不想把口哨还回去,真要还回去,娘说不定又要说我傻了,说不定还要挨顿打。希弟心里想着,也就没管这些了,回到家专心的玩起了口哨。

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转眼间要进入夏季了。天热了,再下乡收货卖进城里,野味容易变质,也赚不到什么钱了。于是王贵一家打算先不做野味生意了,租了个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处打算卖凉茶。

租下卖凉茶的地方,买了材料,碰巧又赶上交房租。这些钱花下来,王贵的家里真是一个子都找不出来了,晚饭也没钱买吃的。李秀兰问希弟晚上想吃啥,希弟从小就瘦弱,胃口也不好,直接就说不饿。

既然希弟晚上不想吃,两个大人吃不吃也都无所谓了,王贵和李秀兰商量了一下,决定等明早出去卖了凉茶再买点吃的,也就饿着肚子早早的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天气不热,直到快中午生意才好了起来。王贵一家中午也没回去,买了几个素馅的包子,凑合着吃了。一直到晚上天黑,一家三口才收了凉茶摊子,准备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用卖凉茶的钱买了点面条和青菜,晚上一家人终于吃了顿热乎饭。跑了一天,估计累狠了,希弟不等王贵夫妻上床就已经呼呼睡着了。王贵夫妻也很累,但还是数了数今天赚到的钱才打算睡觉。

“今天天不太热,生意才会差点,第一天就净赚三十个铜板,也还算是不错。”王贵安慰着李秀兰。

“这生意我倒是不担心,只是担心希弟还小,这天天带到茶水摊子上跟着咱们大人一起一晒一天,我怕时间久了身体要烤坏了。”李秀兰担心的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不以后晌午你早点带希弟回家做饭,吃完饭你让她睡觉,你把饭给我送来。下午等日头不那么晒了,我再回家把她带过去。”王贵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了。

这天气一天天的热起来了,茶水摊上卖的凉茶、酸梅汤、绿豆水、菊花茶等东西是越来越好卖,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两三百个铜板,这五百个铜板就是一块大洋,一个月算下来没少赚钱。

希弟刚开始对茶水摊子还比较好奇,去的多了,也慢慢呆不住了,喜欢到周围到处瞎转悠。李秀兰怕她乱跑被人抱走了,不得不分心,过一会儿就要找她。叫过来了待着茶水铺子里没事干,一会儿叫渴一会儿自己去偷喝点,一天下来也没少喝。时间久了,就开始生病了。

眼看着希弟拉了两天肚子,人也病怏怏的,李秀兰不得不带着希弟到药铺去看大夫。老大夫把了会脉,又翻翻希弟的眼皮,看看舌苔,说这小娃肠胃受了寒。体质天生有点虚,应该是在怀孕时就没养好。李秀兰连连点头道,“老大夫,您说的还真准,我怀这娃娃时,自己年龄也小,啥也不懂。家里也穷的响叮当,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这小娃生出来后,可把我们折腾坏了,三天两头的生病,大年三十都还在吃药呢。”

老大夫听后,摸了摸白花花的胡子,笑了笑说:“这样吧,我先给你开些驱寒止泄的药,再开些温补的。一共喝七天,七天后要是不好,你再来找我,你看行波?”

“大夫啊,咱们家刚从乡下进城,手上也没多少钱,您先给开三天的药,吃完后我再来,你看行吗?”听了李秀兰的话,老大夫点头同意了,边开药边说,“这一天的药一百个铜板,三天三百文。这已经是比较便宜的药了,再便宜的药小娃喝了效果不好不说,对身体也又损伤,煎药在这煎一付五文。以后不要再给小娃娃吃冷的东西了,这要是拉的时间久了,得了肠炎就麻烦了。”李秀兰听了连连点头,心里肉疼不已却也不忘跟大夫说“大夫,这药我拿回去煎,这几天我天天在家照顾她有时间。”

吃了三天的药,希弟明显好多了。饭能多吃了,也不拉肚子了。王贵问李秀兰“这大夫说了吃完三天药,还要去看看,你啥时候带她去啊?”

“去什么去!哪有钱啊,这大夫不都喜欢把病说得严重嘛,不然他们咋赚钱,有那钱还不如家里买点肉吃。不过希弟以后不能再带到茶摊上去了,免得一个没看见,她又自己偷喝哪些凉水。”李秀兰发愁的说道。

晚上躺倒床上,李秀兰对着希弟说:“希弟啊,爹和娘要出去赚钱,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和丹丹玩行波?”希弟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王贵却不放心了“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在家,怕是不行吧!希弟,你一个人待家里害怕波?”

“我不怕,我要待家里和丹丹玩!”希弟强烈表示要待在家里。

早上起床吃过饭,李秀兰让王贵一个人先去看摊子,自己拉着希弟去了丹丹家。李秀兰和丹丹娘玩过几次牌,说不上特别熟悉,但听其他人说过这人还不错。一进门李秀兰和丹丹娘寒暄了几句,就说明了来意,丹丹娘自然满口答应,也就是有空时帮忙看着点,算不了什么大事。走时,李秀兰又买了二十文的板栗,丹丹娘自然是客套了一下说不收钱。

“丹丹娘,你要是不收下,我可不敢让希弟跟着丹丹玩了啊!我家这小丫头嘴馋,买点儿放家里,希弟和丹丹玩饿了,都能吃一点垫垫肚子。况且,还得麻烦你没事时帮忙瞅两眼我家这丫头呢,快收下吧,我还得赶紧去给我家王贵帮忙呢。”一番推辞,丹丹娘最终还是收下了,又给李秀兰多抓了一小把,两个人都高兴地道了别。

希弟留在了丹丹家和丹丹玩,两人也都很高兴,约好了下午还要一起去希弟家玩。快中午时,李秀兰回家做饭前就把希弟接走了,回家问希弟玩得高兴波,有没有惹人烦。

看希弟一脸高兴的样子,衣服也干干净净的,估计玩的还不错。就又对希弟嘱咐着,家里的钥匙放在灶台旁边的石头下面,不能被别人知道,要听丹丹的话,两个人不要吵架。虽然不是很放心,但吃过饭还是急匆匆地去给王贵送饭去了。

下午不忙时,王贵和李秀兰会轮流抽空回去看看,问问希弟在干啥。晚上回去,没卖完的凉茶,隔三差五的也会给丹丹一家送点儿。所以丹丹妈也挺尽心的,对希弟照顾有加,有好吃的也会叫丹丹给希弟带点,一整个夏天倒也相安无事。

转眼到了十月份,天气开始转凉了,茶水摊生意越来越来冷清,王贵和李秀兰打算把手里的材料卖完以后就不做了。虽说五六个月的时间总共赚了二三十块大洋不算少,但人一天天的守着毕竟辛苦,孩子也没人带,心里总是不踏实。

十四、身无分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