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喜和忧

  在王希十岁那年,李秀兰居然又怀孕了,在怀孕几个月后就找大仙看了,说这一胎一定是男孩。从来不管家里事的王贵,居然破天荒的热情关注起李秀兰的生活起居,每日给李秀兰带些精致的零嘴,当然指定是给儿子吃的,望弟和王希是没份的。望弟在王贵在的时候很乖,因为在小时候曾经惹烦过王贵被打了一顿,王贵下手没轻没重的,直接把望弟的胳膊弄脱臼了,为了这事李秀兰和王贵大吵了一架,王贵理亏再也不插手打孩子,望弟却长了记性,一直和王贵不亲。等王贵不在的时候,跟李秀兰吵闹吵闹,李秀兰嫌麻烦自然会给她吃一点,至于王希,已经有了自尊心,李秀兰不主动给她,她一般是不开口的。

孩子出生后,果然是男孩。王贵破天荒的提出要在老家摆满月酒,要让那些背后嚼舌根的人看看,他王贵也不是生不出儿子的人。李秀兰嫌麻烦不愿意去,主要也是不想再接触公婆和王福夫妻,最后王贵等孩子三个月后独自带回了老家一趟,没想到回去第二天儿子就开始拉肚子了,把王贵吓得不轻,住了一晚上就回城了,以后也不敢再带宝贝儿子回去炫耀了。

孩子出生后,从来没哄过王希和望弟俩姐妹的王贵,第一次插手哄孩子的事,给孩子喂奶换尿布,似乎只有这个才是亲生的。李秀兰也不怎么管王希和望弟了,只要她们不在家里吵架打架闹的太厉害,基本不注意她们。

没有人再监督望弟学习,望弟高兴了几天后,就又有了新的苦恼。王贵不在家时,李秀兰只能让望弟帮忙看孩子,顺便做些简单家务。没有弟弟时,这些都是王希做,突然叫望弟做,望弟一百个不愿意,结果可想而知。

李秀兰也是很生气的,叫望弟看着孩子,望弟一刻不闲着,不是掐弟弟的脸就是捏弟弟的鼻子,直把小儿子惹的哭个不停,这还不算什么,有一次一个不注意,望弟塞了颗瓜子到弟弟嘴里,差点没把弟弟卡住,幸好被李秀兰及时发现了。望弟的一顿打自然是跑不掉的,可就算是连打带骂的,该出错还是错。望弟天生就不是个细心的人,小儿子不是摔了头就是拉屎尿床的,就没个消停时候。

望弟坚持了几个月就不干了,说要去学堂上学,不想在家照顾弟弟。李秀兰也有这个想法,想让王希在家带孩子,可是又担心望弟学习不行,教书师傅不肯收。于是命令王希好好给望弟补补课,等过了年就让望弟去学堂,王希自然是不愿意的,不过胳膊拗不过大腿。

李秀兰跟望弟说好了,如果不好好跟着姐姐学,学堂的师傅不收的话还得待家照看弟弟。

因为要换望弟去学堂,王希花了很长时间给她补课,望弟也比之前学习时认真了许多,但去学堂后,师傅考了她几个简单的问题见望弟也答不上来,跟李秀兰说如果望弟要上学,得比王希多学一年才能结业。李秀兰就怕学堂不收望弟,既然收了,多一年少一年也无所谓了。

望弟在学堂算是留了一级,学习自然比其他学生省劲许多,人又天生脸皮厚自来熟,居然混得如鱼得水。经常玩的快吃晚饭才到家,每天草草的给王希讲讲,毕竟现在讲的东西,王希也学过。李秀兰有王希在家帮忙,对望弟是不指望她的,只求她不惹事不给她多添麻烦也就随她了。

王希刚开始待在家带弟弟王宝时,李秀兰一个劲的夸她,比望弟细心,不怕脏,照顾的让自己放心。随着王希带小孩的熟练,李秀兰清闲了许多,没事时还能去打打牌,只有吃奶时让王希把弟弟抱去找她。

在王宝还不会说话走路时,王希一度特别喜欢这个弟弟。弟弟也很依赖她,可等弟弟长大点的时候,开始学会了看人下菜。在只有王希和弟弟时,弟弟比较听话,让做什么就乖乖的去,等到王贵和王秀兰在的时候,王希再管王宝时,王宝就开始闹腾了。李秀兰和王贵基本上是不问原因的,直接怪王希叫他不要惹弟弟。小孩子喜欢乱跑乱摸,割到手或者蹭了皮,王希就等着被骂的狗血喷头,时不时的还要挨顿打。

王宝两岁多的时候,玉珠约王希一起去染布坊工作,说她爹找了熟人可以多照顾她们。王希听了很心动,于是跟李秀兰说了,李秀兰觉得能赚钱,怎么也比在家里强,又问了王贵。王贵一听就发起了脾气,坚决不同意。“家里不缺你吃不缺你喝,你出去干啥,你以为这外面的钱就是好赚的?女孩就要有女孩的样,待在家里等着找婆家,哪也不许去。那些在外头抛头露面的女人,都不是啥正经人……”王贵的一番话翻来覆去的说了不下七八遍,王希也就死了这条心。

在王希十二岁那年,望弟有一天突然跟李秀兰商量起来,说师傅说她聪明成绩好,让她去考国中的女子学校。李秀兰心里觉得女子学校太贵了,不打算让望弟上,但面子上也不能泼她冷水,被磨了一阵子就随口答应望弟,说只要她考的上,就让她去上。

又过了好长时间没动静,李秀兰觉得望弟八成是没考上,爱面子不告诉家里。谁知道突然一天,望弟眉开眼笑的拿回一张纸,对李秀兰说自己考上了国中,不光考上了每年还能免三块大洋。别的同学交八块大洋,自己只用交五块。

李秀兰听了没吱声,等王贵回来一商量,夫妻俩人决定不让望弟去上。一是觉得女孩子能识字说出去有面子就行,上那么多学没啥用,都是便宜别人家的。二是这每年五块大洋不算少,家里钱都是给王宝留的,没有多余的钱。李秀兰让王希去跟望弟说,顺便劝劝她。

王希跟望弟说了以后,望弟没什么反应,反而问王希“你讨厌娘和弟弟吗?”王希愣了下,没回答。心里想的却是小时候姐妹俩不吵架的时候,也偷偷聚在一起说过李秀兰和王贵的坏话,可是只要一闹矛盾,望弟转头就跑到李秀兰那把她说过的话添油加醋的告诉李秀兰。因为这事李秀兰觉得二女儿跟她贴心,大女儿是那养不熟的白眼狼,没少打骂她。

“爹娘自从有了弟弟,再也不喜欢我们了,我讨厌他们。反正我要去上学,不让我上学我就自己去借钱,借不到我就出去赚钱,再也不回来了。”望弟气鼓鼓的说着,也不管王希啥反应。王希把这话告诉了李秀兰,心里想的却是就算没有弟弟,爹娘也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李秀兰觉得望弟耍小孩脾气,谁会借给她钱,根本不当一回事。

没想到几天后大伯在等王贵下班后,一起到了王贵家。对王贵夫妻说望弟到他家借钱的事,心里早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嘴上却还装模作样的问着怎么回事。等王贵夫妻七嘴八舌的说完,就开口教训起来“有你们这样不着调的爹娘,却生了一个好女儿,你这女儿多花点心思,以后比你们有出息啊!我认识的一个生意人,想花大钱让女儿上好的国中,硬是塞不进去,你这女儿自己有本事去上,做爹娘的怎么就不能支持了?”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女人也有当记者开商铺的,还有那留过洋的,赚钱不比男人少。你们要看的长远点,这说出去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啊,望弟要上学钱不够我借你们。要是到这份上你们还是不同意,以后再有事求到我这,也别怪我不帮你们了。”

等大伯一走,王贵夫妻就开始数落起望弟了,说着丢人现眼之类的话。望弟不管王贵夫妻怎么说,就是要上学。没办法,等开学的日子到了,王贵夫妻也只能让她去了。

上了国中的望弟,自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交往的同学非富即贵,王希看了很是羡慕,想着如果是自己遇到这件事,最后肯定是上不成了。望弟对她的回答是:在我们这个贫穷的家,拉不下面子硬到底,你就什么也要不到。王希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很对,小的时候鞋子破了,王希跟李秀兰说了几次要买鞋,李秀兰哄两声骂两句或者打一顿,几次拒绝后王希就妥协了,有时要等好几个月才能拿到新鞋。而同样的事情,望弟不论李秀兰说什么,就是一再坚持要买鞋子,有时也会被打骂,但没几天鞋子就要到手了。类似的事情有很多,有时候王希也会指责李秀兰偏心,李秀兰的回答却是:因为你懂事,所以你要多忍让。

望弟愿望达成,过得很是无忧无虑,王贵却遇到了麻烦。王贵所在的造船厂,生产的船在海上航行时碰到了洋人埋的水雷,没几分钟就沉没了。不光损失了一大笔钱,还死了几个人,死的人中有一位是有点背景的商人独子,那位商人不仅要赔款,还要告船厂没有第一时间救他儿子。

王贵可能要被裁员了,听到这个消息王贵和李秀兰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唯一能找的关系也就是大伯了。大伯帮着一路打听后,却也没办法,之前的老熟人因为这件事受了牵连,虽然没被辞退手上也没了权利。要说王贵如果工作上表现好,还能找人说说情,可听那老熟人说到王贵的表现,大伯也要跟着脸红了。

在王贵刚进厂时,那个老熟人也想过要拉他一把,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打听却发现王贵这人还真是一言难尽。遇到脏活累活,躲得最快的一定是他,你不想出力那就去讨好领导,讨好领导也不行那至少和一起工作的人把关系搞好吧。和王贵打过交道的人对王贵的评价是:懒,遇事就推别人,从不给人行方便,平时沉默话少,一说话能噎死人,同僚的活动基本不参加,这么多年从没请过客。

大伯听了觉得就算没这事,王贵被辞退也是早晚的事。

王贵被辞退后,一家人也找过很多事做。收野味,多年没做老主户早就换人了,做了一两次发现赚不到钱;摆摊卖肉,生意难做赚钱少;拉黄包车,太累,力不从心折腾不了;开杂货铺子,不会说好话摆笑脸,勉强保本……折腾了近一年,才跟着一个老乡学起了驾牛车帮人拉货,勉强稳定下来。

王贵的工作稳定下来后,毕竟赚的钱跟在厂里比不了,李秀兰起了让王希去厂里上班的打算。王贵还是不同意但没之前那么坚持了,李秀兰觉得有戏,又是哭穷又是吵闹的,最后王贵答应只要有厂要王希就让她去。

等王希去问了玉珠后,知道她们厂里已经不招女工了,李秀兰又发愁了。原来这进厂子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你不想去,这缺钱的人多自然有别人去。王贵听说别人挤破头进厂里,开始上心了,觉得有利可图才有人抢,又去找大伯帮忙。

大伯跟王希一家讲了这厂里的女工也不是轻松的活,刚去时不光要挨师傅的训,忙起来工作一夜也是有的,让王希想清楚。王希毫不犹豫的就说要去,毕竟能赚钱,还能免了李秀兰的骂。待在家里时间久了,家里又没钱,李秀兰开始看王希烦了,动不动就说要女儿没用,这么大了也只能在家吃白饭,这男孩子这个年纪到哪都能混碗饭吃。

王贵夫妻觉得小孩子不怕吃苦,养了这么多年该是回报家里的时候了,自然也是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二十二、喜和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