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伤感的是眼前,忘记的却不是

  思绪慢慢回到眼前,王子君的糖果已经吃了大半,她觉得心情好了许多,也许应该这么觉得。

李子睁开眼,拿了一块糖塞到嘴里:“果儿,我们认识有几年了?”

王子君语气还是那般平淡:“十几年吧。”

李子把一片飘在她头上的叶子拿在手里:“不对吧,好像我们自打在娘胎里就认识了,怎么算也是20年了。”

“滚。”王子君气的又那里几块糖准备放在嘴里,李子抓住她的手:“吃太多糖不好。”她用手把李子的手掰开,可却没有把那几块糖放到嘴里。

“我们这样子好还是不好?”王子君看着一根小小的竹子,大概才长出来没多久,绿色的竹干很可爱。

李子嘴里嚼着糖,他觉得还不错:“你说呢?”

把问题又踢回了王子君那里:“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会觉得很好,有时候我会觉得很累。我们这样子到底算什么?兄妹?恋人?”

她第一次把心里说出来,第一次如此直接。“兄妹也好,恋人也罢,有什么区别?其实在乎的只不过是到底有没有占有对方,占有就是胜利,说到底都是在乎自己而已。”李子嘴里的糖化成了水。

“也许你说的很对,可你的话真的很伤人。”王子君手里揉着一团糖纸。

“我知道,所以我很少说话。果儿,是不是将来你也要嫁人?”李子淡淡地问,他的声音有些孤独。

王子君听出了他声音里的冰冷,好像他此时站在大雪里,飞雪把他吐出的话语冻得生疼。

“也许。”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可她知道问题的答案,她想让自己看起来随意些,所以丢下答案的问题,说出模棱两可的话。

“你知道每次你说谎的时候,眼睛总是会闪一下吗?像一只被吓坏了的小狗。”李子笑着对她说。

见他笑了,王子君的心里也变得温暖,他很少笑,即使笑,也是敷衍的笑,为了笑而笑,现在不同:“我是小狗,你是什么?”

李子又拿起一块糖:“我是一块骨头。”

不知道李子口中的骨头对于他自己是什么意思,王子君知道若自己是一只流浪的小狗,那么李子对于她来说真的是一根骨头,自己永远舍不得抛下,却怎么也吃不下的骨头。

其实有很多事谁也不愿想明白,想的太明白只会发现原来自己所珍惜的一切都是存在自己的幻想里,就像一场梦,梦里拥有一切,梦里欢喜,梦里时光,老在留不住地的梦。

如果有一种可能存在,那么就会怀疑现在的自己,可是若不怀疑,何来信仰?况且是对于爱的信仰。

“伤感完了,我们走吧。”王子君站起身,将所剩无几的糖塞到李子的包里。“我吃不了那么多。”李子有些发愁,他不是她,吃糖对于他来说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你要把它们全部吃完。”王子君的口气又开始转为命令,李子只得以沉默代替回答。

来时毫无目的,却能义无反顾,回去时明知道要去哪里,怎会迷路?李子挠挠头,他很少来这里,走着也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条,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是个路痴,不管在什么“路”上。

回头看看王子君,王子君看着他也不说话。他随意选了一条,王子君走在他的身旁,她走得很慢,把李子的步伐也带的慢了起来,平日里却总不会这样,只有和李子在一起时会,原本精确计算每一分时间的她会将时间抛开,这样她选择度量时间的尺度不同罢了,而让她会改变的只会是她身边的这个人。

再不愿走完的路也会将尽,好像生活中有一只手在你后面狠狠地推搡着你,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像一场伟大的歌剧,即使没有写下最终的结局,人物的性格注定也会带来终章,这就是命运。

原本李子打算把王子君送到宿舍,她很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不用送我了,只不过是几步路,你该送走的是她。”

她是谁?李子又被王子君的话带进了一片黑暗中,他望着王子君的背影,自己很少会看到她的背影,从小都是两个肩并着肩,或者是她在自己身后,原来永远坚强的她,背影也会这么单薄,像一阵风就能吹散的烟。

第40章 伤感的是眼前,忘记的却不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