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因为某个人,狼也可以专一

  回去的途中陈霖无精打采,显然是受到了什么打击,李子昨晚疯狂了一夜,也没什么力气,更多的是他的精神,他需要自己的药,胸口上传来一阵疼痛,是因为自己混乱的脑子已经不能协调身体的机能了吗?他回学校的意愿越发的迫切,就像一个瘾君子,一颗也不能再等下去。

陈霖连连叹气,让李子实在有些受不了:“我说,你这把一辈子的气都叹完了,咱们休息一下不好吗?”

陈霖哭丧个脸:“我这次算是折戟沉沙了,偏偏怎么喜欢上了她,而且显然我不是她的对手。”

听到陈霖如此“武林”式的分析,李子苦笑一下:“我说,昨天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你还不知足?”陈霖登时抱住李子,死命地拍着:“不要提,一提我就伤心。”

虽然陈霖并没与真的“涕泗横流”,可是李子还是有些“嫌弃”,一把推开他。

李子推开他后,轻声问:“发生什么了,陈大风流受这么大的打击啊?”

“不大,不大。只不过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当着你的面脱得就差内衣,还摆各种姿势勾引你,你还得老老实实的待着,你懂那种感受吗?这打击真的不算大。”陈霖说道最后挥挥手,真是有“风萧萧紫易水寒”的凄凉。

“那你没有霸王硬上弓?这不是你的拿手好戏吗?”李子问道,与其说是问,倒不如说是在确定,因为李子真的不会觉得陈霖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慈悲”的时候。就好像你把一块肉放在一头狼面前,他会打着禅,念着经,对你说一句:“出家人不吃荤。”吗?

听到李子的话,陈霖沉默了,等了半天:“我昨晚才知道她跆拳道黑带。”

李子终于明白陈霖昨天真的是宛如油锅里洗澡,煎熬的无以复加,原来放在他面前的不是肉,是老虎。就算是一头久经沙场的老色狼也得掂量掂量。可若是追根溯源这都是他在“自寻死路”。

其实李子知道陈霖的话只不过是借口,如果他想,一个女孩在一个男的面前是不会有什么反击的能力,而是他这次真的没有随便,他变得认真起来,因为那个乐乐。

不管陈霖如何失落也不管那个乐乐到底有什么魅力,李子却总能感受到他的心里充满了欢喜,这又是为什么?李子不懂,大概是陈霖第一次如此这么频繁把一个女孩挂在嘴上,如此会在意一个女孩一举一动,在意她怎样对他,没有“狩猎”一样的初衷,也没有那么多的“步步为营”。李子觉得这样的陈霖很好,他能遇到这样的女孩很好。

陈霖转脸一幅奸笑,碰了一下发呆的李子:“昨晚怎么样啊?美人侧,温柔乡,你小子可是艳福不浅啊。”

李子没有再理会陈霖,他不想提起昨晚的事情,一点也不想。是愧疚,还是真的像陈霖在乎乐乐一样,他也在乎阿曼?

他现在只想吃药,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需要那些自己反感的药。

第27章 因为某个人,狼也可以专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