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碎是美梦的宿命

  “这件事我以为完了,可是没多久那个追求我的男孩竟然找到了一些社会上的人去教训他,我赶忙跑到已经传遍学校每个学生口里的地方,我只看到十几个人把他围在中间,他身上满是鲜红,躺在地上,我跑了过去,抱住他大喊着已经报了警,那些人才离开。”

“他满脸青肿,血顺着他的脸颊留着,看到我,‘笑’还是那种笑,看到那种样子,我打了他一巴掌,不知道是害怕,是委屈,是心疼?现在想想是对不起。从那一刻起,我才真正认识到他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重要,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放开他,他把头发染回了黑色,不再无所事事,开始努力打拼,我如愿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偶尔我们会打打电话,每次时间并不长,可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白手起家到成功的例子并不是小说,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只用了五年,他就拥有了自己的公司,他向我求了婚,我答应了。”

“命运是傀儡师,我们是被缚住手脚的木偶,再一次深深的绝望降临在我面前,他被查出癌症,晚期。”

李子听到这里,他已经能猜想到故事的结局,大部分人都能,可他却怎么也感觉不到“老套”这个形容词,是因为这是关梦蝶的故事吗?他保持着沉默,认真听下去。

“不像电影小说那样,主人公都有太好的命运,只要坚强就能战胜病魔,癌症,我那时才认识到这是多么可怕的疾病,他像慢性毒药一般,一点一点把你的生命抽取,每天都在治疗的痛苦中挣扎,每天都要在死亡的恐惧中强打精神,可最后都只不过是徒劳。那一天清晨,我搞到脸上传来熟悉的温度,那是我躺在他怀中时他温暖的手,睁开眼,阳光轻轻落在他的脸上,他躺在病床上,如此安详,脸色以由被病痛折磨的蜡黄色变成了被雨水腐朽的石膏般的青灰。我知道他走了,从我的世界里走了。”

李子感到背后被关梦蝶轻轻抱住,她的体温与湿湿的泪反差如此之大,难道每一个人温热的体内存留的都是这般冰凉的东西,那么人的心浸泡在这样水中,又如何热得起来?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这不是她想要的,她心里那个小小的洞,是别人塞满所有的爱都填不满,因为她需要的那人的爱早已被时间碾得粉碎。

耳边传来她的声音:“抱抱我。”李子不愿转过身,如果转过身去,他感到自己对于她深深的欺骗,这个谎言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粉饰的,那双手狠狠拉扯他的身体,李子一动不动,他不想给一个这样的“瘾君子”一点点致命的施舍。

那双手放弃了挣扎,放开了李子的身体,李子望着窗外因为雨水泛着淡淡雾气的夜,有那么一丝恍惚,关梦蝶站在窗前,面对着他,黑色的夜将她裹住,连线条都抹去,也许是她太过美丽的身体,刺眼的光从她每一寸肌肤,每一毛孔绽放。关梦蝶将睡衣一点点褪去,就像一只挣脱虫壳的蝶,她迎面抱住李子,鼻尖在李子的脸上轻轻触碰,亲吻着他干涩的嘴,李子就像一个雕塑,一动不动,因为他知道此时的她眼里没有他,只有另一个他,关梦蝶没有脱下李子的衣服,应该是李子所穿的他的衣服,她需要这件衣服带她到虚幻的世界里,在那里有一个人在等她,给她这个病入膏肓的人一种叫做“爱”的药,或者是毒,不管什么,都能将她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那一夜,关梦蝶就像蛇一般死死缠绕在李子身体上,李子甘愿挡了另一个人影子,到了最后,是累了吗,是满足了吗?清晨起来,李子看了看身上变得褶皱的衣服,又看了看熟睡的关梦蝶,她的嘴角带着笑,是做了一个美好的梦吧。

李子走出卧室,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整齐地叠好,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这个只属于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家。

第20章 碎是美梦的宿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