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情”

  回到宿舍,难得陈霖又在,这让李子感到一丝异样。仿佛你见到一只昼伏夜出的夜生动物突然大白天也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白日撞鬼”,那个鬼就是陈霖。

见到李子回来,陈霖张口问道:“情场失意了?”李子对于陈霖的观察力毫不怀疑,就像一句话:你撅起屁股,他就知道你拉的什么“翔”。

坐在椅子上,实在没有力气说话。陈霖来到李子身旁说道:“不要灰心丧气吗,是你的就是你的,绝对跑不了,再说了,园中采花,哪有不被刺的理。”

李子不在自己身上纠结,对着笑眯眯地陈霖问道:“先别说我,你好像也很失落啊,是不是策马奔腾时被马踢了一脚?”陈霖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我恋爱了。”李子好好审视了他一番,显然不相信,若是身边有一个测谎仪,他真的想立刻给他试试。

陈霖一拍他的肩膀:“还是好兄弟吗,我伤心半天,你这居然还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信,实在是新闻,不对,应该说是奇闻,闻所未闻。”李子回道。

陈霖瞪了他一眼:“我说的是真的,在酒吧里认识的,一个特别疯的女孩子,第一眼见,我就感到胸中有猛虎呼啸,那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

李子笑笑:“天天害人的,居然被人害,真是报应不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陈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谁说不是,再勇猛的霸王也有放不下的虞姬,过不去的江东不是。”李子真是佩服陈霖,形容自己还能如此的厚脸皮。

“那你打算怎么办?”李子问道。

陈霖一咬牙,站了起来,双手捶胸:“小哥我这次拼了,也来场持久战,不成功便成仁。”

李子实在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竟能把陈霖这个菜花界的精英,情场中的老手迷成这样,真有点破釜沉舟的味道。

李子也不想听陈霖的豪言壮语,毕竟对于他所在的群魔乱舞般的情场世界,李子真的只能望而却步。

正当李子想要结束与眼前的这个“渣男”的对话时。陈霖意味深长地对李子说道:“如果心有所动就是情。”

李子下意识开口:“前辈,请赐教。”

陈霖伸手假装下巴有一撮羊角胡,捻了一下:“痴儿,可听好。虽说你与那个女孩相识甚短,可是心中有所悸动,便是生有情愫,简而言之,就是你对她有好感,不过好感这词,我并认同,好感太过中性,男女之间的感情纯粹简单,喜欢和不喜欢,所以说有情就是喜欢。”

李子听的认真:“喜欢了又该怎么办?”

陈霖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动情者分为痴,惧,乱,专。痴情者知情为毒,却甘愿为之投身火海,就像扑火飞蛾;惧情者视情为洪水猛兽,不论心中对情之一事是否向往,都敬而远之;乱情者视情为玩物,乱己,乱人;专情者视情为信仰,情比己重。”陈霖口若悬河。

李子却没有听到自己问题的答案:“你说的和我问的没有关系。”

陈霖伸出一根手指摇着:“此言非矣,小子切莫心急,听我慢慢道来,此四者虽说是用情之人,却因情行事,因情而动,都不是情之最高,唯绝情才是至情。”

李子有些不懂了,看着李子陈霖继续说道:“因情而杀情,既是专情之深;因情而杀情,定是痴情之痛;因情而杀情,必是惧情;因情而杀情,最是乱情。说道这里才能说道动情后该如何去做,兵家言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若想知如何行事,必当了解对方是哪一类,方可对症下药。”

李子突然对陈霖有了新的认识,好像第一次了解他一样:“那具体该如何做?”

陈霖眯着眼睛,沉吟半天,最后说了一句:“老夫还在参悟,只不过是到了知彼知己这一步,等日后再给你传法。”

李子等了半天等到了这么一句话,锤了他胸口一拳:“你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对了,你属于哪一种?”

陈霖盯着李子挤眉弄眼:“我属于败类。”李子又问:“那你口中的女孩呢?”陈霖深深叹了一口气:“她属于专治败类中的败类。”两个人相视而笑。

第12章 “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