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惊吓

  夜色渐冷,喜房中红烛也已燃烧过半,并着双腿端着床沿的云苓开始紧张起来,寂静的空房,久久不曾有人过来,盖着头巾又不曾取下,眼前只有一片红蒙蒙,怀中的宝瓶紧了又紧,也不能抚慰她的恐惧。终于一阵缓慢的脚步声传来,房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有人走了进来,是他来了吗?自己的未来丈夫来了吗?云苓不禁屏住了呼吸,心脏咚咚的快跳了起来。一双手缓缓伸来,拉起了红头巾的一角,拉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好像在犹豫什么,后又松手放了回去。让云苓紧张的同时又疑窦丛生。

放下揭开一半的红盖头,缩回手去的人,正是宋家大少,宋轩焱,之前在外面坐了许久,看弟弟真的一去不回没有再回来的意思,看着原来自己的卧室,现在的喜房亮着灯,终于还是步履蹒跚一瘸一拐的走了回去。见到房中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子,正抱着宝瓶正襟危坐在床沿。看她紧着双手,微微发抖,她是在紧张害怕吗?掀起的头巾揭开一半轩焱又犹豫起来,看了看自己因为病痛佝偻的左手,一阵泄气,这会吓到她吧,颓然的松开了手。

过了片刻,看她依然静静的坐着,轩焱叹了口气,自己要是不去揭这个盖头,她怕是要这样坐一晚上了吧。自己终是要面对,或许真如轩淼说的,她长的很“淳朴”,终于轩焱还是再次上前把红盖头揭了开来,

盖头一落,紧张的两人四目相对,彼此都是睁大了眼睛,满眼的惊讶。轩焱吃惊的是,这少女是如此美丽,美的让人惊艳,本就天生丽质,今天又衬一身红妆,略施粉黛的她美的让人炫目。常年宅居家中,平常只见过些几个粗手粗脚的丫鬟,突然让他见到如此美的脱俗的美娇娘,让轩焱的大脑一下子短路了,不是说是个农家女,不是说张的粗枝大叶吗?惊讶的轩焱好巧不巧受这一惊竟然引动旧疾,脖子不由的一歪,本来尽力伸直的左手随着抽搐佝偻的更加厉害了。

云苓玩玩没想盖头揭开后见到的竟是这样的场景,眼前的那人眉头紧锁,满脸痛苦,歪脖咧嘴,浑身佝偻抽搐,吓得她花容失色,“啪”的一声,怀中的宝瓶一不留神,滑落了下去,碎了一地,两人俱是被吓了一跳,轩焱的抽搐更加不受控制,已近站立不住,瘫软在地,痛楚传来,不敢喊出声,只得咬牙硬挺。

受了惊吓的云苓,吓的直跳了起来,退到墙边,尽量远离这个看起来好可怕的人,转身看不远处,房门半开走,正打算夺门而出,转头看地上痛苦抽搐着的人,又有些于心不忍,想着去扶他,几次靠近,又被吓得小步退开。如此几次之后,犹豫再三的云苓终于下定决心去扶他一把时,房门被突然撞开,好些人冲了进来,把地上抽搐的人小心的背起,就往外跑,一头雾水的云苓想着跟出去看看,却迎面撞上了一人,忙收住脚步在撞上之前退了回来,定睛一看,来人是一中年妇女,目光犀利灼人,眉宇之间隐隐有股霸道,吩咐几声带人医治,便冷冷的盯着她踏进了房门。

15:惊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