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B.征

  这次旅行的机票全都是由吕姨的儿子——春蕾哥哥一手操订的,不得不说春蕾哥真是比女孩子心还要细,我们五个人,从盘锦出发,动车至北京,再从北京飞机抵达鄂尔多斯,再从鄂尔多斯飞到青海省会西宁,这一路上真是倒车倒的山路十八弯,省钱省钱再省钱,平均算下来一个人才847!唉,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定律,那就是有舍必有得,不舍得花钱,就必会搭进去精力,接下来的雷雨天气和飞机晚点真是把我们害得惨惨的呀!所以提醒各位,在不确定是否会下雨等导致飞机不能起飞的临时因素下,不要订转机的N张机票,即使订也不要订小航空公司的,我们这一行屌丝真是领会到打折机票的真谛了。

清早从盘锦北站出发,一路动车到达北京,真是不得不吐槽一下北京,北京的天灰蒙蒙像是阴天,可是在外面站着却像有阳光炙烤皮肤一样难受得很,干热干热的,真佩服北京市民,跟这样的环境斗智斗勇,朝阳区市民更是英雄中的英雄(捂嘴)。送我们去机场的是王姨的妹妹一家人,开车、拎包、取机票忙得不亦乐乎,中间却又出了一个小插曲——他们以为我们是去首都机场,结果我们这群土包子以为首都机场=北京的机场,开了半道突然想起首都不仅有首都机场还有南苑机场,又急急掉头赶去南苑,真是醉了醉了,还好这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帮我们结束了徒劳的努力,虚惊一场。这让我想起了金刚经第一章节中佛陀讲经时提到的六种成事因素,具体都有哪些怪我才疏学浅不记得了,但道理却一点没错,每一件事要想达到目的都是经过许多因素的合力才可促成,忽略了哪一种都会让旅行泡汤。

好了,第一关我们已经通过。接下来进入第二关——飞机晚点关。

妈妈说这是给我们的考验。嗯嗯,我觉得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好了,我们来讲这一关是如何考验的。到了南苑机场后,候机厅就直接打出我们那班飞机晚点,那也就是说我们很有可能赶不上第二班的飞机,这时候,我的两个阿姨已经面露疲色,是啊,一场旅行从一开始就感觉怪怪的。候机大概两个小时,我们得到下一班飞机同样晚点的消息,这才安心地继续等待。真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一开始是北京这边的天气不允许起飞,雷电交加,后来又是鄂尔多斯那边天公不作美,飞机在跑到上滑行了两次都撤回去了,妈妈和两位阿姨在一旁不停的念经,小胖妹终于在一顿神侃之后四仰八叉地睡着,我呢,则心烦不已,心理嘀咕去参加一次法会怎么就这样难!王姨说念完这经108遍就能起飞了,果不其然,还真的起飞了,当飞机离开地面,北京的灯红酒绿逐渐变成光区,光团的时候,简直要感动哭了,我们一共等了将近5个小时啊!嗯,我们成功破解了第二关。

如果说前两次的“考验”未免有些偶然因素,可是用马克思原理来讲,偶然因素中必包含必然因素,接下来的关卡才真是大BOSS,考验真不是说说而已!

第三关——航班取消关。

这一下子让我们无计可施。“师徒”五人抵达鄂尔多斯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1点,痛斥不负责任的航班也没什么用,如果选择第二天清晨再走的话就很有可能赶不上第三天的法会,无法与大部队在西宁回合,这可真是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我们跑到咨询台问了问近期的航班,好家伙,最近一趟也是明天晚上的,那可真是与法会无缘了。王姨撂下她的巨型登山背包,无奈地说道,看来真的是去不了了,那我还是不去了,可是妈妈极力劝阻,既然我们都成功一半了,怎么可能再放弃呢?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查了查去西宁的火车和客车,只可惜虽然有,但每一条路都会让我们错过法会。妈妈十分不甘心,她又跑到前台去询问,但这次似乎给了我们新的希望,咨询台的姐姐说可以帮我们联系一趟愿意连夜赶去西宁的商务车,但是价格会贵许多。但这次,三位“师傅”无比土豪地说,钱是其次,关键是看他能不能按时送到地方!鄂尔多斯其实是一个很富有的城市,煤矿林立豪车遍地,即使是寻常百姓也不会说给钱就干,真是好不容易找了两位司机交替开车,终于在后半夜两点从西宁出发。我记得二鄂尔多斯的夜空星星很多,而且空气清新,司机师傅从自家后院摘了好多大香瓜,混着泥土清香的味道,摇摇晃晃地载着我们一车“老弱病残”上了国道。虽是八月份,但从下飞机开始我就感受到了阵阵寒意,这边的天气凉得真快,昼夜温差又很大,我后半夜从箱子里拽出棉袄披在身上才觉得暖和些。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关顾四周只觉得荒无人烟,前后只有寥寥几辆车在路上行驶,到哪里了?宁夏。

突然有一种古时舟车劳顿,却又很新鲜的感觉,让我萌生了记录下这次旅行全过程的想法。下一章自然是白天行程中的所见所闻,会更有趣一些哦。

B.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