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卑微

  我带了一张银行卡来找陆琨,心里是有些许忐忑的,不是因为他腰缠万贯不会在乎这点小钱之类的原因。和自己熟的朋友有了钱这一方面的交涉,总归是不好办的。

“这个给你”,他看到了我手里的银行卡,脸上写满了征询诧异,一副没有预料到的样子。我停顿了一下继续,“里面有我这次去草原的费用。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缺这些钱,可我还是希望你收下,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一口气说完,不让他有打断我的机会。

“哪有人送礼物有送钱的?”

“我比较特殊嘛。”

他静静的看着我,和我手里的卡,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哎,我说你笑什么呀?到底要不要?”我有点急了。

“好,我收下,我看我要是不收你这钱,就你这倔脾气,你真会跟我绝交呢。”

“哪有……”被他这样一说,我反而不好意思了。

“不过,我倒真希望你能送我个礼物呢。”

他说的,我记下了。我特别感谢命运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把这个人带到我面前,为我喜,为我忧。即使我什么都回报不了。

就在我们两聊得很开心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妆容精致,皮肤细腻。我不止一次见过她,几乎任何陆琨出现的场合,都会有她出现,我看了她几秒钟之后,想起了她的名字——徐菁。上次陆琨组织的“杭州?机车”活动中MV拍摄的女主角。

她紧绷的脸看起来与这精致的妆容并不协调,一进来便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陆琨,我有话跟你说。”徐菁说。

没等陆琨开口说话我就抢在了他前面:“既然是来找你的,那我就先走了。”她一来就紧紧的盯着我,我敏感的觉察到她的目光并不和善。

“你别走,我认为我要和他说的话,你也有必要听一下。”

“我?”我指着自己问道,她还是站在那里,不动也不回答我的问题。“貌似我们不认识吧?”

“我认识你,这就够了。”

多么威武的语气,可惜对我丝毫没有震慑力。反而陆琨的沉默,让我失掉了所有拒绝的力气。

她的脸又转向了陆琨:“我认识了你这么多年,同时,也爱了你这么多年,每一天,每一天,我爱你的感受我都能够强烈的记在我心里。”

“谢谢。”是不是所有的人在最无奈的时候都会说这两个字。

“可是你感受不到我对你的爱吗?为何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总是拒我于千里之外?”

“因为我之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是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依旧是无奈与不予理会,这样的冷漠真让人心寒。

我说,我好歹是个外人,讲这么肉麻的话,怎么着也得避开我吧,还真当我是空气呀。而且,再怎么想,这事儿跟我也没有多大关系吧,干吗让我在这里听着,要不是因为你是陆琨的朋友,我不好博他的面子,不然我早走了……我在心里愤恨的想着,同时也想着在哪儿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可能。”陆琨这一句话刚一出口,我看到了徐菁含着一丝希望的眼又一次黯淡下去,这样的场景应该很多遍吧,所以在多次上演之后,才会让人感到如此熟悉。听着自己爱的人亲口告诉自己说“我们没有可能”,这有多残忍。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我爱你,真的与你无关。

“我知道你是因为你那个初恋女朋友离开,她的离开给你造成了很深的伤害,你受不了,所以才不停的换女朋友,而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你一直忘不了她,你不喜欢我,我只是你寂寞了的时候一个消遣品。可是,没关系,我爱你,就算这样,我也爱你。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回到你身边,好不好?”可能是太久的等待,她受不了了吧,说到最后,她靠在陆琨的胸膛上面哭了起来。

看到这幅情景,我的小抱怨没有了,反而很同情眼前这个女人。女人的脚步永远都是跟着爱走的,而男人永远都不会。在爱情这一游戏中,女人受到的疼痛永远都不比男人的少,看到她,我突然看到了之前为杨卓伤心欲绝的那个卑微的自己。

“你别这样,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们之间没有可能,放弃吧,别这样为难自己。”

虽然不忍心,但陆琨最后还是推开了她。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陆琨选择了沉默,走到我身边打算拉我走的,突然徐菁又开了口了,她指着我说,“难道是因为这个女人?”

陆琨突然停下了脚步,徐菁依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看来我是猜对了。”她走到了我们身边,“你爱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吗?为了钱,背弃了和自己交往三年的男朋友,为了区区八十万,就可以和别的男人睡,是这样的吗?”

看来她今天的到来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在背后做足了功课,我说嘛,怎么会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遇到她。原来是做足了功课,才对我开炮,之前也遇到过我几次,每次都是这种目光,可他并没有对我怎么样。

陆琨转回头直接给了她一个耳光,是我没预料到的,我神情恍惚的站在那里,好像被扇晕的人是我,我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就只有“八十万”三个字,有人就是能够一语戳中你的死穴,然后将你整个人钉在十字架上,再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你非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吗?”

徐菁虽然捂着脸,但依然没有放弃向陆琨哭诉的深情:“你不爱我没有关系,可我难过的是,你爱的是一个配不起你的人。她到底哪里好,值得你这样付出,在滚石门口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替她解围,机车活动都要带着她。”

“在我眼里,她哪里都好。还有,你以后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说完以后,陆琨牵过我的手走了出去。

“你现在对她的好,与当初的我是同样的,你只是寂寞了,想找个人来填补你内心的空白,只是因为她是你的生活中没有接触过的类型而已。你醒醒吧,你不是真的爱她的。”我们已经走到了门口,徐菁空谷绝响的声音还在里面期期艾艾的回荡着,她嘴里蹦出来的每一个字,相互碰撞,最终全部击碎,落成了一地的绝望。

有时候,我还是非常感谢我变态的理智的,即使泰山压顶,我也依旧能够泰然自若,雁过无痕般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坐到了车子里,我还冲陆琨笑了笑,我不想因为徐菁的那一番话让他对我有愧疚,毕竟他是引起这件事情发生的导火线。

对于别人的谩骂是没有关系的,我习惯了冷漠,习惯了没有知觉。相反,有人这么专心致志的攻击,我心里会好受一点,可以舒缓一点我对杨卓的愧疚,这样,总是比自揭伤疤要强的。况且,这也算不得辱骂,只是有人把实话说出来了而已。徐菁说的没错,我这样的人确实配不上陆琨。

可是等到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听到一颗尘封的心脏被人从谷口扔到了谷底,万丈深渊之下,没有激起任何涟漪,因为那潭水,是死的。

我空洞的眼睛望着窗外,并不知道此刻陆琨看着我,对于刚刚发生的事,不善于言谈不会安慰人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启动车子的时候,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一直握着,直到车子重新停下。光线越来越暗,夜色倾泻。朦胧的月色,肃静的树木,一排排,浓郁,葱茏。望远山远木,忽明忽暗,似是而非。

此刻,我有一种大智若愚,心如止水的悲凉。

陆琨把我送回家,到了门口以后,他说:“对不起啊,因为我你受委屈了。”

“没事,咱两谁跟谁啊,为了你,这点委屈我得受着呀。”他再也不是那一张深沉的脸了,终于露出了笑容。

“怎么,打算一直站在门口?”

他又笑了笑,最后走了进来。

“要喝点什么吗?”

“什么都可以。”

我拿出了一瓶St.julien,我很少在家喝酒,所以是家里唯一的一瓶红酒。

“聊聊吧。”我举起酒杯与他干杯。

“聊什么?”一副无措的样子,不知道他是真的茫然还是故意装出来给我看的。

“你初恋。”

又是一段冗长的对话,又是同样的一个话题。但今天我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十多年的牵挂和伤怀,他对初恋的感情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们在一起四个年头,爱情也快要化为亲情了,我真的不知道,她怎么忍心离开我,当初对我那么好,走的时候却如此决绝。”一杯酒一饮而尽,不留一丝余地。

“琨哥,你要理解的。换做是我,我也不会等。”他用一种想不到我会如此直接的说出这句话的眼神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因为等不起,人有几个青春供你六七年无私无怨的去等一个人。女人的青春更宝贵,她把她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你,你要知道你有多幸运,在你最穷困潦倒的时候陪着你,而且,如果不是她决绝的离开,她给你伤害,你怎么可能写出那首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的歌。说来说去,你要感谢她,无论怎样都要感谢。其实这些话,我早都想说了,我知道你难受,但是生活还是有希望的。”“生活有希望”这句话我只在安慰别人的时候才会用,在我的字典里,永远都不会再出现。

“如果换做是杨卓,你会等吗?”我闭口不言,他看着我,继续说,“你会等,而且你会毫不犹豫的等下去。”

“对,我会,等着他给我那个美好的未来。就算他给不了我优渥的物质条件,也没有关系。那是因为曾经的我深深地爱过他,爱他胜过所有,可那又怎么样呢,结局还不都一样。她和你在一起四年,四年里风雨无阻的在那么大的压力下陪着你北漂,说明她是深深深深的爱过你的,不然不会把那么宝贵的青春交给你,只是,她的爱输给了时光。”

“人都是这样,可共贫贱,却不可共富贵。那些与你共守平凡岁月的人,早都散失在天涯洪荒里。这都是命中注定的,强求不来,琨哥,看开了就好,放过自己,人还有要往前走的。还有,不要再苛责,你能在最摇摆不定的岁月中遇见她,是你的幸。”

他不说话,握在手中的酒,又一杯一饮而空。

“徐菁刚刚说的我换女朋友的事情,你知道吗?”他看不出悲喜的一张脸中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口。

“知道一些,也才四五个而已呀,还好。”我看到他本就落寞的一张脸更加黯淡无光,突然间明白我说错话了,我立刻纠正,“不是不是,琨哥,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挖苦你的,我是真觉的不多。”

“那你怎么看?会不会觉得我这样的人很龌龊?”

“不会,不要这样说自己。其实我能理解你的,真的。”他依旧用一种没想到我会这么说的目光看着我,“是真的,我们都这么熟了,我还有必要骗你吗?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忘记的过去,我知道舒彤的离开给你留下了很深的伤痕,你忘不了所以要找个出口发泄,灵魂疲惫了太久,是要找个出口供自己栖息的。”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表示安慰。

“你不要因为网上的那些流言蜚语,给自己造成很大的压力,没有必要,你看,虽然网上会有一些人骂你,但还是掩盖不了你的音乐才华,还是阻挡不了千千万万的人来听你的演唱会,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陆式音乐呢。人活着,哪能让每一个人都满意呀,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如果你觉得你那样做,你心里会好过点的话,那我挺你,你就算现在还这样,我依旧支持,因为我们是同样受过伤的人,我能够理解你。”其实我还想告诉她的是,我们是同样孤独的人,你内心的虚空,我完全能够体会。

人们总是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看到令自己不舒服的,就会去指责、谩骂,没有经历过的,永远都不会懂其中滋味,所以千万不要把自己自以为是的想法强加在别人头上,用这样那样的理由去批判,给别人留个活路同时也就放过了自己。

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徐菁竟然如此爱他,爱到不顾身份尊严,爱到了真如张爱玲所说的低到了尘埃里。

同为女人,我能够理解徐菁的心情,像一个受了冤狱的囚犯,还没申诉,就已经被判了死刑。一个消失了十多年、近乎隐形的人,便让陆琨心上的门彻底关了,任谁都无法进来,将像徐菁这样痴缠的女人完完全全的隔离在了门外,想来也觉得讽刺,还没战斗,就已经败在了她出现的恰如其分之下。突然就想到了历史上最为狠绝的帝王——雍正,因为一个早已过世的女子,将所有的妃嫔都隔绝在了他的心门之外,二十四妃嫔,三千佳丽,也不过是他寂寞时鼓掌的玩物而已,就连深深宠爱了很多年的熹妃也不过是纯元皇后的替代品。男人的心冷漠的时候何等决绝凛冽。

第十五章 卑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